「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延伸閱讀:


(圖片來源

記得早先年少時
大家誠誠懇懇
說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車站
長街黑暗無行人
賣豆漿的小店冒著熱氣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
車、馬、郵件都慢
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從前的鎖也好看
鑰匙精美有樣子
你鎖了,人家就懂了

—— 從前慢 ◎木心

// 我想,我們只是愛的慢一點 


(圖片來源

千辛萬苦學習進入複雜的世界
才發現其實
如此簡單
 
有些人認為蘋果是拿來吃的
有些人認為蘋果是一種象徵
而有些人沒蘋果可吃
 
有些人努力榨取別人的血肉、毛髮、青春
有些人只在乎自己的靈魂
而有些人已空無一物可供榨取,卻還想贈予別人
 
有些人在寫歷史(雖然沒有人讀)
有些人只在乎自己有沒有被寫進歷史(雖然沒有人讀)
有些人則從未進入歷史

——簡單世界 ◎鴻鴻


(圖片來源

相遇某一濱海小鎮
共度美好一夜沒有留下地址
各自他去。三年後
不期而遇。
整整
三年之中被小說敘述
所丟棄
他們不知道自己是誰
在另外一個故事裡似曾相識
地遇見
一問:你是誰看起來冷和疲倦
一說:我只知道我穿著的毛衣脫了線
只要你拉著那線愈拉愈長
我整個人就會消失不見

——To be elsewhere 夏宇

// 只要你拉著那條線,越走越遠,我們的故事就會消失不見。

巴巴地活著,每天打水,煮飯,按時吃藥
陽光好的時候就把自己放進去,像放一塊陳皮
茶葉輪換著喝:菊花,茉莉,玫瑰,檸檬
這些美好的事物彷彿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帶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內心的雪
它們過於潔白過於接近春天
 
如果給你寄一本書,我不會寄給你詩歌
我要給你一本關於植物,關於莊稼的
告訴你稻子和稗子的區別
 
告訴你一棵稗子提心弔膽的
春天

───〈我愛你〉,余秀華《搖搖晃晃的人間》

我只不過為了儲存足夠的愛
足夠的溫柔和狡猾
以防 萬一 
醒來就遇見你
我只不過為了儲存足夠的驕傲
足夠的孤獨和冷漠
以防 萬一
醒來你已離去

——夏宇 冬眠

// 你知道我很擅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