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人可以改寫自己的命運嗎?你相信你可以追求並且成為自己真正想要的人嗎?作者林微弋響應 SK-II 改寫命運之夜,寫下屬於自己的改寫命運方程式,微弋口中的改寫命運更是生命自我實踐的過程,改變自己的行徑方向,開拓出自己最滿意的那條人生道路。(同場加映:

【弋語】什麼叫改變命運?

改寫命運=改變自己前進的方向,開拓那條自己走的路。而走過的痕跡跟開出的道路,才是所謂「命運」。沒有什麼是不可改變,不可抗力,無法動搖的。命、運,都是有機的;於我而言,重點在「改變」。只要你願意,就能改變命運。

表演技巧也能實踐真實人生

身為演員,從一開始接觸表演到現在,我學習了許多表演技巧。其內有一套很直接能運用在大多文本上的程式,是一開始解讀劇本跟角色時我常用的方法。透過精闢的自我分析,問答;原本迷霧般的角色人生,漸漸被演員看出方向。我潛移默化地將之運用在自己的人生上,意外地無比受用。此套小「撇步」,或許也能成為你改變命運的方程式。


三年前,我實現了至美國唸書的夢想,獲取哥倫比亞大學表演碩士學位。我與我最好麻吉兩人共享一套碩士袍:)

4W1H:What, where, when, why, and how.

(本來還有個 who,但我們先 Focus 在改變自己的命運上吧!此番表演技法是我表演啟蒙恩師姚坤君老師教授。)

通常,當我想改變,或欲追求某個渴望已久的夢想時,代表我對現況有所不滿:可能是工作、愛情關係、不滿意自己的樣子,生活型態非我當初想望⋯⋯等等。 那要如何釐清呢?

第一步該做的就是問對問題:運用這四個W跟一個H自我問答,能讓正面對人生交叉口的你,看清楚想改變的重心:

WHAT 做什麼?

要踏出這第一步,需認真坐下與自己對談:

我想「做」什麼?進修?找自己?找到對的信仰?想要有家庭?想賺大錢?想要出名,想變成最大師級的藝術家?要學新的技能或是新的語言?開咖啡店?拍電影⋯⋯?當時我粗略的答案是「進修表演,以美國為目標」

切記:這裏不能太過籠統。不能只是一句「我想換工作」或「我要學新東西!」或「我想繼續念書!」這種模稜兩可的答案。目標越精細,造成你追夢的動機越強大,氣場越旺。如果要換工作,至少問問:「做什麼樣的工作會讓我早上爬的起來?我想要穩定的朝九晚五,還是彈性的自由工時?」

有時候妳會發現,低薪但彈性的工作比高薪卻超時的職業讓你更快樂;有時候妳會發現,妳心裡一直以來的遺憾是多年前你選擇了經濟系而非想念的哲學;有時候你會驚覺,你說法文比用中文更能寫出浪漫的詩句⋯⋯。不要被外界的價值觀影響。不要被他人的意見左右,不要因為自我能力的不確定而膽怯。這裡你必須撇開雜訊,僅只認真聆聽自己的想望,如此,才能聽見答案。(一起思考:拿到高薪之後,我們真的就會快樂嗎?


在問 What 之時,寫下你的天馬行空,不要停歇。讓千萬想法帶著你出發先!

WHERE 在哪裡?

這件你想做的事情,可以在同一個地方完成嗎?或是你必須旅遊?移民?到另一個國家?會不會牽扯到其他人?影響大嗎?

我的答案是「在美國」。當初我並沒有特別設定哪一個城市,也沒有多想是否紐約市會比佛羅里達來得適合我,因為我覺得我蠻好養的。但或許你,是冬天一到就會憂懼症的陽光女孩;或是你喜歡空間,沒有辦法住在狹小的城市公寓裡面,那這個選項影響你決定的百分比就會大很多。能不能適應當地文化跟環境,是你是否能打長久戰的強力因素。(推薦給你:

WHEN 何時?多久?

時間。

當初我問自己,為了這個目標我願意花幾年的時間?是否自己有那幾年去「揮霍」?要是這一切都失敗了,我回看時會覺得「悔不當初」或「浪費青春」嗎?

我起始時的想法是五年:準備一年,唸三年,畢業後至少待在美國一年⋯⋯。

那,要是準備了一兩年,卻撲空一個學校都沒上,怎麼辦?我會覺得浪費生命嗎?要是唸了一年覺得不適合,要回家,怎麼辦?我會覺得白花錢,浪費青春嗎?

最後我很明確地告訴自己:準備考試辛苦是應該的,沒上,至少我試過了。留學困難是一定的,一定要撐一年才能有放棄的念頭。要是真的打道回府,我至少能跟自己說:

「親愛的,妳盡力了。妳成長了,妳走過了。跌倒受傷或決定回頭,都是妳的選擇,你自己創造的人生。這樣的人生,還不美好嗎?」

 

一旦訂定好旅程長度,你便自動地踏上了這趟冒險的第一步,不管長短失敗成功痛苦快樂輕鬆疑惑喜愛痛恨⋯⋯這趟冒險,是你專屬的私房旅程。冒險過後,我們都會長成不一樣的風景。(推薦閱讀:

HOW 怎麼做?

HOW,共有三大點:

1. 事前詳細計畫: Plan,分粗、細項;再一一擊破。

2. 大量 Research,查資料,問前輩。

3. Repetition: 反覆練習。

若運用在我自身的目標上,會有如此的過程:

我的夢想是『到美國進修碩士表演學位,需要就讀三年。』

A. 到美國:機票。簽證。托福(英文)能力。

B. 進修碩士表演學位:申請徵選。表格,徵選費。徵選學費。徵選內容準備。

C. 唸書期間:三年學雜費,食衣住行預算。學生貸款。

因此,粗略計畫便是——

第一步, 考過托福,並找學長姐以及我的表演啟蒙老師姚坤君幫忙準備徵選。

第二步, 查大學資料 開始報名。預算表。買機票,找地方住,申請簽證⋯等美國學校相關事宜。

第三步, 飛美國。考上。

第四步, 錢。

計畫定好便開始非人哉的日夜 Research,問前輩,看網站,書籍推薦大學,查英文,查旅遊資訊⋯⋯查,查,查,你什麼都要查!

最後,就是反覆練習 Repetition:

不管是考托福、準備獨白、英文或是模擬徵選。我想著,若美國在地的演員們會花兩個月的時間在考表演所上,我至少要個半年吧?於是我用這種推理,模擬的方法,替自己畫出一個時間表,照時間表的概略輪廓,去執行小步小步的計畫。

提點:我把錢放最後一步。因為我知道,若一開始就想錢,就不用去了。我若把自己最沒有可能改變的一步障礙先放在路上擋我,我很快就會放棄了。事前計畫,不是為了給自己龐大壓力到喘不過氣,或逼自己放棄;而是先看清手上籌碼有多少,還差什麼要補強哪項,才能實際執行。

WHY 為什麼?

我要問的 WHY,不是簡單的「為何要去?」「因為訓練不足,想念更多書。」而是更深層的推理:

為什麼要去美國學表演?因為美國表演系統比較好嗎?也未然。因為想學新文化。

為什麼想學新的文化?台灣文化不好嗎?也不是。因為需要不同文化的刺激。

刺激,好。所以我對目前生活感到麻木,空乏,『不夠刺激』。為什麼?

因為我演不到想演的戲,因為我不相信自己夠好可以演大戲,因為我沒有自信,因為我一直被說不夠好,因為我就是不夠好⋯⋯。

終於通了。

表面的我告訴自己「喔,就是要去美國學表演,才會解決所有問題呀!」但真正的 WHY 的相對答案,其實是:我想逃離這個無法自我理解的空間,找尋新的刺激,找到真正的自信。(同場加映:

這一關於我而言,最難通過。因為在這一層層表面的回答之下,是更深層的自我慾望的探尋。像撥洋蔥那般,由外而內,緩緩脫下面具跟心防,真的與自我對談。其實就跟寫 SOP 一樣,但這個 SOP,是寫給自己看的,你對外界沒有責任。放慢腳步,允許自己有絕對自私的慾望,想望,面對自己真實索求,對自己有耐心,你,也可以找到那個真正的答案。

這一張看似不起眼的照片,是我在美國的第一次演出後台,上台前仍然在準備的另外兩個劇本。那時候緊張興奮,惶恐害怕,跟心裡感受到的深層的快樂,是確信自己紮實的改變了自己的人生的時刻。

做夢,不要怕做。做了,才有機會變成現實

 

每次遇見看似不可能的大目標/阻礙擋在眼前,我總是拿出4W1H,重新審查現狀。即便不能改變『命運』,也至少能確信自己在走向我要的改變。

很多事情要想,很多責任,很多負擔,很多情緒,很多怕⋯⋯我都知道。有太多次,我因為害怕不安而退卻;有太多次,我因為懷疑自己,或不想吃苦而放棄。但現在回看起來,若那些時刻我能有現在自己這樣做夢的力量,現在的我或許就走在奧斯卡的紅毯上了,但我永遠都無法得知,因為機會已逝。所以要跟妳說,親愛的妳,不要怕。夢有了,做就對了。

在此,給你一些小小的字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