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眾場合裡,若有陌生人想和你聊天,你是否帶著畏懼與防備?很多時候,我們都冷落了對話的機會,讓自己陷入靜如止水的人生。開口說話吧,比用手機認識彼此,有溫度地多。(延伸閱讀:

想像你今天要穿越一條狹窄的巷子。就在途中,迎面走來了另一個人,此時的你,是選擇給對方一個微笑,還是選擇低下頭來,快速地從他身旁穿越。又想像今天一大早,你到了公司的廚房,廚房裡頭有幾位你的上司或同事,你會大方地跟他們打聲招呼,還是為了避開他們而假裝自己沒有要去廚房而快速地逃走?

再想像今天你在等著教授進教室上課,或者在餐廳門口等待著服務生為你帶位,此時你會跟身邊同樣也在等待的人閒聊兩句,還是把頭低下來滑手機,以避免自己孤獨的尷尬被發現?

很多人說西方人注重隱私,東方人,尤其是台灣人,則是以對陌生人的熱情自居。但在國外,你反而會發現,在公共場合當中,要跟亞洲人說話或者閒話家常,才是最困難的。

或許是語言,又或者是教育,我們總是小心翼翼地注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開門時,若前方有人幫你擋住了門,你應該大聲地說聲謝謝;路上的陌生人要跟你說話、乞丐要跟你要錢、路人要問路,甚至是商人要向你販售商品,你不喜歡,就跟他們說你趕時間,或者你沒錢,甚至你可以說你不知道。這些都是很自然大方的反應,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發現很多人總是會板著一張臉,話也不說一句地走掉。

不要說對陌生人的冷漠,在課堂上或者在與朋友的聚會當中,亞洲人永遠都是最安靜的那一群人。

或許我們真的都生性害羞,但其實有更多的時候,我們都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我們在說話前要仔細地評估自己將要說的這段話會不會很愚蠢,會不會被其他人嘲笑;就算談話已經結束,我們也常常會花上一整個夜晚去用說錯話的罪惡感來折騰自己。但其實絕大多數的時候,跟你說話的人早就忘記了你們的談話內容,甚至忘記了你這個人。我們的煩惱與擔心,往往只是在庸人自擾罷了。

生活的壓力有時候會讓人喘不過氣,為什麼我們還要浪費時間在煩惱自己不經意所說出的話?而且其實,很多時候,生活的樂趣就是從與人的對話當中發掘而來。(推薦閱讀:

我曾經一個人獨自到了東村的酒吧,因為信用卡有最低消費額度的關係,我沒有買到 20 塊錢就沒有辦法刷卡。於是乎,我就請了當時坐在酒吧上頭的兩男一女一人一瓶啤酒;就是這瓶啤酒,四個不認識的陌生人就在這座城市當中產生了連結,其中一位甚至是某間房地產公司的老闆。

不要害怕去跟陌生人產生互動,每一個人的背後一定都有一段獨一無二的故事,你永遠不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可以帶給你什麼樣珍貴的寶藏。

在同一層辦公室工作卻一整年沒說到話的同事、家裡樓下的管理員,咖啡店的店員,甚至是電梯裡頭剛從外面打完雪仗回家的小男孩。在面臨各種壓力的生活之下,如果能夠去嘗試著多跟身邊的人大方的互動,打聲招呼甚至說個笑話,都可以給你帶來豐富一整天的能量。

當然,在這篇文章裡頭提到的與陌生人互動,絕對不是要你去刻意地達成什麼目標。你不需要去期待跟每一個對你說話的人深度地交友,更不用刻意地去跟每一個陌生人攀談甚至嘗試真的去「認識」對方。我只是要你放寬心地去過生活,用一些小小的交談來開闊自己封閉的世界-不要去鑽牛角尖在無謂的事情上。(同場加映:

當學會大方自然地過生活之後,你會發現每天踏出家門都是一件讓人期待的事;而你也會察覺,當你微笑地向對方說話,很多時候對方也會被你的熱情感染,進而卸下心房地與你說話。

正面能量,不就是這樣子產生的嗎?祝福你們在看完這篇文章之後,都能夠轉頭與身邊的人說上一兩句話。這種與人的互動會讓人上癮,每當你又多認識了一個人或者又有了一場開心的對話時,你會更無畏地去開口。

期待每個人都可以這樣子做,跨越人與人之間的藩籬,畢竟-與真實的人互動,總是比滑手機來的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