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圖片來源 

有些人永遠不可能跟他說話 
有些人只說一些話 
有些人可能比一些還多 
另一些極少極少的 
也許只有一個 
可以說許多許多 
那說了許多的說了又說又說還說 
那說一些的不曾再說 
比一些多的也只是比一些多 
那永遠永遠不說的 
始終始終 
永遠始終永遠不能 
這一切 
不如不說 
這一切 
不如不說 

——說話課 ◎夏宇

// 有些人永遠聽不懂的話,不如不說。


(圖片來源

年輕就是
愛情的馬戲團
老鼠和南瓜一起排排坐
初戀的故事像是一粒灰塵轉眼不見為你表演
連西班牙蒼蠅都勇敢地為你跳火圈
年輕就是
雙腳倒勾在吊環上的日子
每一個空中飛來的愛人哪
都嗯嗯啊啊好害羞很難接
年輕就是
一吹口哨你就穿著泳褲往下跳
拍拍手就把你從另一頂帽子拎出來
經常鞠躬問候人生百態各位觀眾
為了愛你何嘗不願意
翻一輩子的跟斗

——愛情馬戲團 ◎鯨向海

// 有時候我們都,想念那樣滑稽的愛。


(圖片來源

關於傾盆的離別
滿街落葉與光照漸短的規則
即使我不斷追著往事
也不再遇見你了
你是那種比較強的風
我的靈魂依附在上面
是那麼容易散落

——你是那種比較強的風 ◎鯨向海

// 你是那種比較強的風,只是匆匆過境


(圖片來源

黃昏了,雨是停了,公寓
與公寓之間,天空不能轉身
時常我在小窗前,讀你的信
信上描述遙遠的氣候,夏天剛坐下
十點鐘才天黑,比古鐘樓更高的藍色
工作時臂上汗毛安靜伏著
像一匹金鹿

「還有五天……」電話中你說
聽見整個世界為我們
嘩嘩翻動──日子是一冊翻熟的
美麗的書

我將認識你的單車
走上天暖時你讀書的陽台
如你所料,討厭那些文革書籍
對太具有象徵性的中國裝飾
抱持懷疑。然而我會記住
到達你家門前每一個轉角
因為你也總是循著這樣的路線
離開那邊,來到六點鐘就晏了
放牧著雷和雨的老夏天
大海就住隔壁的我這裡

然後小聲喚你進來夢中
讓時間攜帶著,長程火車那樣地
前往下一座星雲

——〈旅行排練〉楊佳嫻

// 那是我們的相愛預習,讓我計畫一場慧黠的愛。


(圖片來源

即使所謂的靑春
所謂青春
都已經被我們消耗殆盡
我仍然記得
謹慎萬分、還打草稿的情書
鉛筆寫的交換日記
被我們虛晃掉的整個夏天
路上哼唱著歌

剩下的人生
我將溫習這些
如同吮食殘存的蜜活著

——〈無題〉林婉瑜

// 青春裡記憶不完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