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國媒體從業者,對周子瑜事件後的反思:我們是為了國籍而戰,還是為和平?或許,轉換自己的思考位置,我們可以少一點憤怒與謾罵,多一點解決方法。「強盛的民族性」究竟是好是壞?聽聽作者張萍萍怎麼說。(延伸閱讀:


圖片来源:路透社

這幾天最熱的話題就是臺灣選舉和周子瑜事件。在泰國,許多人,包括媒體對此並不關註。以至於星期六(1月16號)臺灣選舉投票,竟沒有任何一家泰文新聞單位對此做出報導!我所在的單位有中文、泰文、英文和法文,然而,關於臺灣競選的消息,也只有我這個來自大陸的中文編輯會去關注,並發佈新聞。

昨天,和一個泰國中文報社社長聊天,他告訴我,對於泰文媒體對此失聲感到詫異,即使是泰文資深媒體人,竟也沒有意識到臺灣選舉與泰國存在的利益關係。經這位社長一「點撥」,他的一位泰文媒體人朋友才醒悟,表示立刻去寫一篇社論。至於這中間到底存在哪些利害關係,就不便說明了。但是,我想這多少也反映了人的狹隘:只關注自己感興趣的,與自己存在切身利害關係的事物;對於媒體,輿論的導向則傾向於與本國政治、社會、人民利益相關時事,所以難怪遭受恐怖襲擊的黎巴嫩人民會抱怨「媒體只關注法國巴黎恐怖襲擊,生命原來不同價」。

後來,和另一個朋友聊起「世界公民」的概念。朋友出生在大陸,成長於香港,經常出入美國,現居泰國。從身份上來說,他是個世界公民。對於自己是哪國人,他並沒有特別強調,他也認為自己是世界公民,只是個散落在這個地球村裏的某一個角落的某一個生命個體。在我的理解上,這只是淺層次的一個定位。(同場加映:

於我而言,我出生在大陸,曾在臺灣學習,也曾旅居香港,現在泰國工作。我拿著中國護照,以前都操著中國話,現在多了英語和泰文,我該把自己定位成是哪裡人?後來,我找到了答案,我是一個「世界公民」。

記得看過龍應臺寫的一篇文章,題目是《世界公民意識》。在文章裡,她寫到通過自己的孩子研究出何為「世界公民」,而所謂「世界公民」實際上是“Global Citizen”。對此,她下了幾個定義,第一條定義是:相信個人的行動可以造成不同;第二個是對於公平跟正義是有所關切;第三個是會以行動來表達這種關懷。

按照我的理解,我認為的「世界公民」是基於「人」為出發點,淡化我們的身份證和護照上所寫的國家認同,因為所謂的國家、政府,不過是人給自己設定的一套遊戲規則,那並不值得被推崇。當國家、政府能使得人民生活得好,那可以繼續讓它存在,如果它只會讓人民陷入災難,那就應該下臺。

我們無法選擇出生地,當你具備選擇更改國籍的權利,也只不過陷入另一個狹隘的國籍選擇的圈套。所以,我強調的是一個我們同在的「地球村」個體與整體的生存與發展,不必強調你來自哪個國家,不應對他國的苦難事不關己,甚至幸災樂禍,而是把「國家」的概念去除,把世界各地的國家內的「人」當成自己。

在這裡,你需要懂得理解、尊重、換位思考、感同身受,也許就是孔子說的「悲天憫人」,「憫」是天性使然。康德說,人類的天然使命,是為下一代營造更美好的生活方式。這或許就是答案。(推薦你看:


(圖片來源:來源

對於周子瑜事件,兩岸人民的反應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對於政治的殘酷性、骯臟齷齪和泯滅人性的真面目就無需多論了,那些附和政治、自以為正義的民粹的兩岸網民們,還有故步自封、惟利是圖、毫無人性的、只求點擊率和曝光率的兩岸媒體們,應該自我反省,學學何為理解、尊重。這是一場真假民粹的狂歡,其間暴露兩岸網民的狹隘、自私,最後傷害的是一個 16 歲的、被迫說違心話的小姑娘,有多少人會去想她該有多恨、有多無奈、有多無助,這到底是怎樣一個毫無人性的社會啊!

德國著名哲學家叔本華在其《人生的智慧》中說:「最廉價的驕傲就是民族的自豪感。只有一個人缺乏個人的、他能夠引以為豪的素質,他才會抓住那些他和無數百萬人所共有的東西為榮了。擁有突出個人素質的人會清晰地看到自己民族的缺點,因為這些缺點時刻就在自己的眼前,但每一個可憐巴巴的笨蛋,在這世上沒有一樣自己能為之感到驕傲的東西,那他就只能出此最後一招:為自己所屬的民族而驕傲了。」

當兩岸網民在對罵時,為的都是各自主張的「國家的尊嚴」,也即一種「國家的自豪感」。然而,扛著「國家自豪感」而吶喊的大旗,在罵聲中忽略人性,成為廉價的政治的奴隸。

當你把自己當成「世界公民」,秉持客觀、理性去看待每一個政黨、國家、社會制造的問題,就能戳穿虛偽,接近真實;而在每一個問題背後,都必須落實到「人民」,此時的「憫」便是如此重要,此刻才能凸顯人性的價值!失去人性,不啻於行屍走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