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前女人迷討論起三位總統候選人的性別政策,不難發現三政黨對台灣未來的性別想像模糊,從政見發表會觀察性別議題始終「搬不上檯面」,為婦女服務、喊出同志口號淪為「加分」的助攻修辭。(推薦閱讀:

13 日婦女新知基金會舉辦「性別政見說不清,三黨補交作業大評析」記者會,提出三黨政見的性別疏漏。他們認為蔡英文在 2012 總統大選曾主張「性別政策白皮書」,這次大選,卻沒有任何一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出完整的性別政見。

接下來,讓我們從婦女新知提出與性別領域相關方向:托育、長照、勞動、伴侶,關注候選人的政見。


(圖片來源:中選會

【托育長照】

蔡英文

  1. 以提升社福運算承諾托育、長照、婦女就業三合一照顧政策,改善生育環境。(出處:7/18 民進黨新聞稿

朱立倫

  1. 公共托育政策:1、活用閑置空間:全面利用少子化所多出來的學校空間,大量設置公共托育服務。2、帶動托育產業:結合幼保技職教育,創造專業人員的就業機會,讓更多家長可以安心就業。3、釋放婦女勞動力:政府全面推廣設置公共托育中心,不只照顧好孩子,也能讓年輕的父母親沒有後顧之憂,為未來打拚。 (出處:11/07國民黨官網

宋楚瑜

  1. 鼓勵成立本土長照社會企業,協助社企推動志功參與,逐步降低外勞長照比例。(出處:9/13粉絲頁
  2. 推動銀髮志工,可參與長照、托育、安親、環保與社區服務等,亦可協助社區內行動不便老人的送餐與購物事項(出處:9/13粉絲頁
  3. 全面發放 3 萬元生育紅包(出處:官網

【職場勞動】

三黨無提出與職場性別平等、婦女勞動權益相關的具體政見。朱立倫曾在政見中提及:「女性勞工公平待遇:讓女性勞工得到公平的待遇。」但無具體措施。(出處:10/28國民黨新聞稿

但蔡英文提出以性別平等為旨的身心障礙者政策,內容為縮短女性障礙者與男性障礙者的工作率與所得差距;強化公部門內身心障礙者的職務再設計。是唯一將「女性障礙者」提出的候選人,政策發表中含:「強化身心障礙者提早老化與平均餘命等研究,作為政策規劃基礎;發展適合不同障礙類別、年齡、性別的體適能活動並提供營養咨詢;提供女性障礙者足夠資訊與支持,維護她們的生育權利與健康。」(出處:9/2 官網

三黨候選人在此次競選中階忽視當前台灣職場性別現況。現代婦女基金會統計有 29.2% 女性會在求職時感到性別歧視、45.3% 表示同工不同酬、42.6% 女性遭遇職場天花板升值困境、24% 女性曾受困懷孕歧視。[1]

職場懷孕歧視及男女同工不同酬依然嚴重,女性在職場上要面臨的不只是就職門檻、還有低薪化、外派化,更多因「結婚有家庭」因素成為裁員首選。(同場加映:

 

「三黨候選人目前提出的各項政策也缺乏分配正義的性別關懷。三位都說要積極加入各項經貿協定,卻不談經貿自由化對中小企業、弱勢勞工、農民、漁民等的衝擊影響評估,看不到這些行業的女性比例及性別分析,更看不到協助女性及弱勢族群的配套措施。年金改革沸沸揚揚,但因上述政府在照顧正義及勞動規範上的退位,導致許多在職場處於邊緣、退回家庭承擔照顧責任的女性,其晚年經濟安全堪憂,也不見三黨候選人拿出具體政策。」;曾昭媛(婦女新知基金會資深研究員)、沈秀華(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2]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伴侶】

蔡英文

  1. 承諾制度改革,支持多元成家三法案,發表:「在現代社會中,家庭的組成可以多元,而不同形式的家庭,都應獲得平等、合理的法律保障,請大家一起連署支持多元家庭三法案。」。(出處:2013/9/6 粉絲頁
  2. 對同志權益喊話,以彩虹標誌支持美國釋憲通過同性婚姻合法,但對於台灣立法困境表示須持續社會對話。「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全美合法,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說,美國走了很長一段路與很久的社會對話,台灣面臨同樣問題,台灣需要不斷的、理性的社會對話,縮小社會差異。」[3]

朱立倫

宣示將推動「伴侶法」,認為無論同性或同居伴侶都應享有婚姻關係中的權益和義務。(出處:1/13 中時

蔡英文以「理性溝通」支持多元成家法案,國民黨在婦女新知提問後緊推出伴侶法。「多元成家」像是被草率提出的口號,缺乏確實近程發展與規劃。

從其他政策不難發現,候選人對台灣未來家庭與伴侶想像貧乏,依然建立在「傳統家庭價值」,譬如,宋楚瑜以生育紅包鼓勵女性回歸家庭價值,這次各候選人「為女性服務」的托育政策也看見,我們對女性權益還停在「彌補」行為,彌補女性在家庭價值中失去的人生。相對模糊性別在職涯發展的未來承諾。

即便候選人開出了「婚姻平權」、「生育保障」的支票,我們期待的是支票下的「明細」,一個更針對當代性別生活現象擬出的施政。無論誰當權,女人迷覺得以下兩點,都應該放進未來執政方向。

我們要的不是補償,而是平等競爭的機會

很多人會說:「台灣性別權益已經夠平等了,你還想怎樣?」

2002 年設立性別工作平等法,但今天還是有留長髮的男警被革職;2004 年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去年鷺江國中因性別氣質被霸凌的男孩跳樓死亡;2011 年立法院通過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五年後總統大選的政見發表,依然背負著父權社會對女性的生育期待與家庭狹隘想像。(延伸閱讀:


(圖片來源:中央社)

性別很重要,因為即便法令實施,根深柢固的父權文化依然宰割著單一意識型態下犧牲的亡魂。

我們需要的不是補償津貼,而是對待我們像個活生生的人,給予所有性別競爭生存的機會;我們需要的不是「消除職場歧視」的標語,而是從教育課綱改革群體對女性的價值要求;我們需要的不是「我支持婚姻平權,但一切有待商量」,而是從確切法令承認多元性別、賦予基本人權。以往通姦罪審議,不論是婚姻中外遇或身為第三者的女性,被定罪的人數遠超過男性。我們需要的不是以家庭價值知名的「保護」,而是讓女人也能擁有情慾論述。(延伸閱讀:

性別主流化,世界會更好

很多人說:「台灣可能出現第一任女總統,性別很平權了啦!」

我們需要的,不只是女性參政。而是女性參政後可以得到平等的「待遇」,我們不必要求一個女性執政者必須「像男人」,我們不妄下「政治是陽剛場域」的性別斷論,我們尊重一個女人與生俱來的特質與後天努力的專業。

性別,就是你看待自己的價值。我們期待在候選人上任後提出更多具體多元性別主流化與平權教育政策。我們期待有一天,女人談起情慾可以不羞赧不愧咎,任何性別都擁有自己的身體自主權與選擇權。(同場加映:

期待我們的世界,擁有更多陽剛與陰柔的語言流動,我們能活成自己渴望的模樣。有一天,性別可以紮紮實實地被搬上公眾領域、總統政見發表會討論。而非只是「加分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