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七年級生的告白之後,我們對親愛的五年級生說話,也對自己絮絮叨叨地說。作者簡維萱寫下「像我這樣的八年級生」,看似生活無虞坐享資源的這一代,心理滿懷著對於台灣現況的憂慮,如果我們再不用選票支持我們想要的未來,沒人能替我們的將來負責。01/16 一起返鄉投票吧。

像我這樣的八年級生,出生在一個看似比較好的年代。我們有似是而非的民主,我們有接近正常的國家,我們的言論自由隨風搖擺,我們有萬能市場、指導生活的一切。

我們享有以前人的血澆出的樹,比父母的童年擁有更多選擇,卻也面臨到前所未有的困難——我們似乎不是、真的那麼在乎我們現有的東西,而任由他人輕易奪走——比如海岸,比如假日,比如一棟老屋,比如對食物的信任,比如語言和歷史課本,與被塗白的那些影子。(推薦閱讀:

那些構成「我們之所以為我們」的事物、屬於我們的將來,都正隨著惡意的浮出而消失。

像我這樣的八年級生,見證了民主的存在及其脆弱。政令往財團和資本家傾斜,輕易對有權力者放水;國會沒有健全的骨骼,政府如神經肌肉萎縮的巨人,坐擁資源,卻毫無方向地盲目行走。

但我們也同時嘗試成為改變。我們見證太陽花開的三月,見證群眾與宅鄉婉的正義,見證網路如何串起更加開放平等的場景,讓過去的努力不被白費而成為道路,追求一個更好的、得以一同共生的未來。(同場加映:

而正因為未來的持續逼近,使得我們無論意願、都需要表態。不去觸碰政治的下場,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

現在的我們早已看到,糟糕的人把持了一切。有人壟斷了言說的權力,媒體傾頹,放送獨斷的意識形態;有人霸佔歷史的詮釋,讓該見光明成為一片空白;而我們自以為是的法治,離獨裁沒有多遠,我們信已為真的民主,也時常為人摻水。

但我並不相信,這就是從前、所耿耿於懷的未來。

像我這樣的八年級生,已經禁不起輸掉更多的台灣,也再也沒有人能像我們自己一樣,珍重我們的將來。

如果未來某天,我們將悔不當初——

去投票吧!

我們現在就在這個當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