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五年級生。 用了大半輩子為自己的家和國家努力,為什麼今天在他們口中我成了壞人?」國民黨釋出「五年級生」廣告,五年級生與七年級生之間顯得好遙遠與疏離。但多數的七八年級生揣懷著的從來不是恨意,而是挽起袖子解決現況的決心。

聽聽作者 Google 談「年級學」的疏漏,不分五年級生與七年級生,我們都是在台灣寒冬,期許台灣繼續成為寶島的人。(同場加映:

今天和一位曾經身在金融業的長輩聊天,她待在銀行十幾年的時間。最近打算自己跳出來創業,內容是有關倫敦最近(也好一陣子了)很紅的財務科技FinTech。

她說,2005年以前,台灣的金融市場曾經是一片看好,在亞洲區的表現也是數一數二,2005年以前,我們的銀行業的效率與創新,可以說是東亞第一。但接著,我們社會開始停止,停止了將近整整十年。(推薦閱讀:

她希望改變,她希望能夠將創新與勇於挑戰的氛圍,再次帶給台灣。

以最近相當紅的年級學來說,她正好是五年級生。小弟我則是魯魯的草莓七年級生。但其實,我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太大的不同。我們一樣關心這片土地,一樣想著怎麼樣可以在我們力能所及的地方,讓它變得更好一點點。

坦白說,我不喜歡年級學。在我來看,世代與世代之間,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我不認為我能代表所謂的七年級生,我也不認為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宣稱他代表整個世代。所謂的七年級生裡面,有人任性妄為、有人艱苦不拔、有人驚才絕豔、有人愚昧駑鈍,有人胸懷天下,有人獨善其身。有人奉獻,有人自私。同理,所謂的五年級生裡面,也是有著各式各樣的靈魂。

所謂的世代,並無不同,他們也曾經年輕過,奮鬥過,苦惱過。唯一不同的是,我們所面對的環境不同。環境不同,所造就的際遇遭遇就不同。

你不會因為別人命好,生在一個良好的家庭,有著穩定順遂的人生,就去恨一個人。因為這並沒有意義,羨慕或嫉妒,我們終究還是要回來面對自己的人生。世代之間,也是如此,我們仇視五年級,或五年級看輕七年級,年輕人討厭老人,或老人不信任年輕人,其實都是一樣,所謂的時代,勢之所依,萬物更迭,最後取決的,都是自己的選擇。(推薦給你:

的確,現在的環境不比以前,全球的環境、經濟也似乎遇到了瓶頸和困境,下一個黃金十年、下一個重大的技術突破、下一次全球的進步在哪裡,誰也不知道。而台灣,在這樣的困境當中,也似乎是一年比一年差。

我們現在的困境是上一代人造成的嗎?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如果把整個時代想成一個人的人生,我們因為上個階段的某些選擇,造成下個階段的這個結果。這些選擇,可能是少數人造成的,也可能是多數人造成的,如同蝴蝶輕輕擺翅,卻震盪出如此多不同的結果。

而回頭看,我們現在可以知道,許多以前的觀念,或許現在不可行了,許多以前以為正確的道理,到頭來卻發現其實沒有這麼正確。這個時代需要改變,我們就不能再遵循以往的方法、以往的觀念來做事情。(推薦閱讀:

掩耳盜鈴不能改變結果,不聞不問也只能繼續沈淪。仇視世代,責怪他人,並不能讓我們自己變得更好,因為到頭來,還是我們要面對我們自己的人生。


(圖片來源:Kovis Lo @Flickr C,C)

我記得小時候,書本上說,台灣是一塊寶島。他曾經是,美麗動人,溫暖而寬厚。而我長大一點之後,現在人家告訴我,台灣是鬼島,也不可否認的,以現在環境來看,它的確是,環境污染、政治混亂、法紀不彰、經濟困頓、民不聊生。(推薦閱讀:

小時候,我記得我能在家鄉的小學抓到獨角仙,夏天的時候,可以在河邊抓到泥鰍,也可以撈溪蝦,偶爾上山,還可以拔竹筍。我的童年很快樂,在樹陰下乘涼,上山下海,爬樹爬牆,而我也很幸運,因為我不曾擔心下一頓有沒有著落。

而我現在,除了害怕我自己沒辦法提供下一代如此優渥的經濟環境以外,我也害怕我小時候經歷的那些往事,對我的下一代來說,會是只能存在於想像當中的事物。

我害怕,我會讓我的孩子因為經濟狀況而苦惱,我害怕,我的小孩再也不能外出,因為厚重的霧霾遮住了陽光,我害怕,我的小孩再也不能玩水,因為河流中的重金屬汙染足以致命,我害怕,在我有生之年,資源耗竭,會遇上一場大災難,而孩子的一生當中,都要活在恐懼與不安當中。

所以我很害怕會有下一代,因為我不知道眼前的一切,還能夠支撐多久。台灣的現況,如同影集權力遊戲一樣,寒冬將至,而我們人們還在彼此爭鬥不休。

套句電影的台詞,Winter is coming。

年級、年齡、世代都將不是問題,而為了讓我們有下一代,下下一代,甚至下下下一代,我們需要的不是仇視與對立,我們需要身處這個世代的每一個我們、每個一年級、每一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能夠團結一心,試著去找出不一樣的路。因為接下來我們所要面對的,或許將是無比嚴峻的漫漫長冬。

希望我們都能變得更好。讓台灣在我們下一代的課本裡頭,還是一座寶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