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是女人迷的新單元,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很多時候單身不只是一種狀態,而是一種心態,你找不到完整愛好一個人的可能。直至看見了鄭宜農與楊大正的告白,他們溫柔地承接了你被其他人認為難堪的心事,你想起那個你無法愛他身體的他,原諒了你們,相愛,不見得要地久天長。(推薦閱讀:

能不能深愛一個人的靈魂,卻不能想像與他的身體親密?能不能慾望一個人的身體,卻無法找到觸動靈魂的孔隙?

這樣的愛,算不算愛?你經常迷惑著,為了自己反覆的心事難堪,你不敢問為什麼沒有其他人也覺得,同時深愛靈魂與身體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無論處於什麼樣的關係,你總覺得自己像單身,你找不到完整愛好一個人的可能,非常寂寞。

然後你看著鄭宜農與楊大正的新聞,在電腦另一頭哭了出來,你的眼淚踏實了你。你看他們用九年的深愛、掙扎、受傷、坦白,為你鬆綁愛的疆界,溫柔地劃開典型關係,你原諒了奇異的自己,你原諒了那些你不可與他人道的感情。

你深信屬於他們的坦白必然疼痛,從不輕易。他們從「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寓言逃了出來,不欺瞞心頭的掙扎,去了更自由的地方,他們坦白的途中,也溫柔銜著你前行。

你想起那天跟他躺在同張草地,望著同一片星空,貼得好近,你想溫暖他,你想跟他說話,你想搓搓他的頭髮,而你同時清楚知道了,你對他的身體沒有任何性的慾望,那個時候,你非常難過。

他這麼好,你卻努力也無法連他的身體一起愛著。後來你原諒了自己,也原諒了你們,你們之間沒有恨,你們曾經為了想相愛用力努力過,多好。

我們許諾過,不見得要地久天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