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跨年,隻身一人好像是一種罪。以前你總會在這時感到難堪,一個人,是多麽值得同情的字。後來,你終於理解,寧願一個人,珍重地向這一年好好告別,說聲感謝,也不要在人群裡被寂寞簇擁。(推薦閱讀:

總在每年末端害怕人群,因為你依然孤單一人。

從學生時代之後那第一次的跨年聚會,我們瘋狂沈浸在迎接嶄新的瞬間,隨著時間荏苒,我們與青春段落漸行漸遠,進入社會的篇章。也矇矇懂懂的學會了交際應酬,身邊的人來去流水;清淺地習慣。

偶爾生命中,幾抔回憶的爛泥,還是會沾染了自己一身暈,就像每期來臨的月事一樣,無法控制地流淌出一地血紅,染了部分的生命,自然且無奈,始終無法自拔。

每次的離別都像是把自己狠狠的摔落,迸成一地碎片。

「只是我們還想要那些呀。」

所以低下頭慢慢拾起,蹣跚地拼湊曾經,這時間也許需要年載以上。只是隨著我們這樣反覆拾殤,將過往拼湊回去時,卻從這些已如流水淌過的年華裡,發現自己人生的形狀已經改變許多,一些稜角變得更加圓滑,偏執逐漸破冰,這些全都是蛻變的徵兆。

你才明白,離別的瞬間雖然悲痛萬分,可是隨著時間的沈澱,理解那才是成長的源頭。

「無奈蛻變需要時間與堅持,如同破蛹前那刻奮不顧身,過程苦而不堪。」

於是你封閉了自己,拒絕所有的邀約,把自己關在家裡看著電視默默倒數。年復一年,你依然如此;世界如是。然後有一天回首那副殘破光景,你發現你可以坦然面對,如笑談戲曲、如輕述一段故事,卻說進聽者的心坎裡。

「你真的走出來了。」

看看那些已經腐爛的曾經,即便不堪敗絮,但已默然地沃了你生命的底,等待昇華。新生早已潛蟄,結束的故事,就讓它逝去,你正邁往新的篇章,也許是一段交響樂,大地準備甦醒。當你嘗試著向別人訴說這些過往,突然間你發現一切自然順暢,代表你已經走出贅見,就像自由的說唱家吟唱幽冥,也歌進了聆聽者的心。

這就是一種告別與接受,當下的痛已褪去,學著接納自己的脆弱,並優雅的將它置於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而你不再引以為意。(同場加映:

「有太多的時刻,世界狹持著我們不得不向誰告別;但那並不代表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的萌芽。」

時間最殘忍的地方在於它永遠不會為了誰而等待,你也無須等待。但人類是慣性怠惰的物種,沒由來地只想作繭自縛。於是你被逼著告別現在,無數的當下都是令人難以忍受的過程,不斷將自己身上的丁點斑駁撕下,於是在過去之後才知道原來最後剩下的,是你那赤裸靈魂與純粹模樣,新的一切已在不覺曉當中開始輕輕呢喃。

告別了太多令人難堪的事情,其實你的人生正慢慢凝結起來,而那腐爛的開始風化消蝕,留下了單純其實一直都在心底陪伴著你。驚蟄遍及全身,通透且清晰,靈魂的片段正靜靜交織,過往已剩些許餘燼,即便你已充耳不聞,人生早往美好邁前了好幾個大步。

一年過去了,回首發現自己又自愛了許多,這都是告別後的相遇使然。

人生裡總有魆黑的夜晚,也會有破曉的瞬間。沒有不會熄滅的白晝,更沒有不會點燃的黑夜,總會更迭。我們就像在繭裡蛻變的蝴蝶,等待許久就為了敲碎那片雪白之殼的瞬間,然後,奮力紛飛。往下一片草原,遇見太陽月亮與星星,漂流相遇與告別,但我們已經學會獨立,心已經不再需要寄託於誰,溫柔早已遼闊了你的靈魂。

最後我們都能明白——告別,是為了之後的相遇,而人生自然會凝結成最完整的模樣。

這一年,我們都離開所有過錯,原諒自己曾經無盡耽湎;或者你也被誰曾經狠狠傷害,但這些痛都架構成了另一扇心的窗口,茁壯成另一片風景。走向年底的盡頭,未來正等著你掌握。不要留戀那寂寥可數的傷口與歡愉,你需要的是去向它輕聲說再見,往前信步而行,等到再遇見的那天,自己值得擁有的幸福自然就會豐碩。(推薦閱讀:

「學會告別與接受,你的人生,自然就會凝結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