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即使來到世界盡頭,你要面對的終究還是自己。」作者 Lily 從台灣到英國,從英國到蘇格蘭,在迷失中一點一滴找回自己;因為偶爾我們需要一次出走,一次靈魂放逐,才得以找回生活平衡與答案。(推薦閱讀:寫給旅行者一封信:找人生的答案,比出走重要

文/ Lily

六天,在一生中是幾分之幾,而我又在這六天中想通了幾分之幾的人生。

待在蘇格蘭的六天,我對原先認識的自己產生懷疑,在雜亂的思緒無法紓解時,我發現自己好久沒拿起筆寫字,發現很久沒靜下來和自己對話。

感謝這個聖誕假期的到來,在我倫敦的生活完全混亂時喊了暫停。離開令我喘不過氣的倫敦,我來到蘇格蘭的首都-愛丁堡,看著眼前這座環繞連綿山丘的古老城市,我問自己「有多久沒和大自然相處了?」。隔天一早,我搭上巴士前往遠離人煙的西北高地,站在一望無際的蕭瑟原野上,感受打在身上刺骨冰冷的風雨,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而原先令我無比焦慮的煩惱是多麼地微不足道。

相較穿著洋裝,踩著高跟鞋走在牛津街上的自己,眼下這個全身被雨水浸濕,腳踩膠鞋走在泥濘的我是如此自在。

我原先一度想離開那充滿束縛的小島,我的家鄉-台灣。離開了四個月後,我才明白我真正想離開的是我不滿意的自己,這四個月中,我依舊膽小、害怕孤單、習慣依賴。

國中時,我為自己安排好人生的每個階段並以此為榮,因為我以為自己不會迷路、不會迷惘。當我按照計劃來到倫敦時,我在幾個月課業與生活的雙重壓力下,問自己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嗎?(當你來到遠方:每一次旅行出走,都是回家的路

於是一切開始失序了。

在對未來茫然無措時,我迎來兩周的假期。我選擇離開人群,離開我熟悉的環境,當了為期六天的背包客新手。在偏遠的天空島,荒蕪的高地中,我遇見許多比我快樂的人。他們愛他們的家鄉,愛他們的生活,親切的笑容與問候在這裡隨處可見,沒有精品名車、高級餐廳,就連稍具規模的超市都沒有。(親愛的:生命,是最值得旅行的地方

可是他們告訴我:這裡更適合生活。

一開始我不懂。在我的印象中,要在綿羊比人還多幾倍的鄉野中生活是多麼乏味無趣,可是三天過去了,我卻想:要是能永遠留下該多好。六天過了。依舊得回到壅擠的倫敦面對我永遠做不完的作業。人沒變,心境卻變了。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旅行。(旅行的答案:世界沒有因旅行而改變,我卻因旅行開始改變世界

我是那片荒野的過客,感謝它讓我想起與自己、陌生人和大自然相處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