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Google 從印度旅行至吳哥窟,從台灣觀察到倫敦政經學院筆記,累積見識讓他滿懷謙卑,聽聽 Google 談我們身處沒有絕對真理的世界,如何以字捍衛理想,同時也誓死捍衛他人反對的權利。(推薦閱讀

一直以來我的文章都有我自己強烈的個人觀點,非常強烈。

有朋友跟我說,這些年來看我寫的文章,每年都有不太一樣的感覺,似乎我是一個不同的人在用同樣的帳號。我自己其實真的覺得還好,我所相信的東西,或著我所想要相信的東西,並沒有太多不同,只是隨著我的心情際遇,我的文風可能也會為之改變。我把這當作是一件好事,也是我活著的證明,總要在不變當中尋求改變。(延伸閱讀:

如果人透過文字可以認識另外一個人,那某種程度上這些人透過我的文字創造了不同樣貌的我。而我其實不太確定我朋友所說不同時期的我到底長得怎樣,是高是矮?是英俊是醜陋?是邪惡還是善良?我也很好奇,在他眼中,什麼時候的我長得比較可喜?什麼時候的我長得比較可憎?而這樣透過別人投射出來的我,還是我嗎?還是其實也參雜了對方的某種想像和期待,投射出來的,其實是對方?

人從懞懂無知、混沌不明的狀態來到世界,先是有了知覺可以感受外在,然後透過外在的刺激形成了自我。自我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我們憑此來感受、來思考、來回應。自我是我們認識世界的一切基礎,也是我們之所以為成為一個會思考的個體的主要依據。但是有我了,就有他。有這裡,就有那裡。有裡面,就有外在。從無到有,有了自我而成一。

有了我他之別而成二。有了我他之後,自然彼此之間有了不同的感受而形成分別,世界上無數個我和他構成了不同的意見、不同的觀點、不同的理論,從中發展眾人比較可以接受的觀點與行為,以及比較不能接受的行為和觀點,於是有了是非對錯。世界因是非對錯而成三,而成多。

那麼有真正的對錯嗎?我站在我所相信的地方看我所做的事情,對我來說這就是對。而我看其他人做事情與我所信的不符,對我來說這是錯。反之亦然。於是有了衝突,而衝突有了火花。火花當中才能創造。

於是從反向推導,從衝突當中我們學會捍衛自己,然後從彼此攻訐的當中瞭解到不同。從不同當中我們看見其實沒有真正的對錯,有的只是觀點。從眾多觀點之中我們發現其實都是彼此的認知,這些觀點,是自我的體現。那如果能回到最初的起點,所有的觀點都是部分的狹隘和部分的正確,觀點之間沒有對錯、沒有高低、沒有優劣。(推薦閱讀:

我沒有期望自己有哪一天能到走回那邊,但在這之前,重要的是形成自我的觀點。這也是為什麼我希望的文章能保有強烈的自我觀點,這是我的風格,也是我的起點,有人同意你的同時就代表有人不同意你,所以我沒有想要跟誰辨駁我是對的還是錯的,但我真心感激能夠看到不同的觀點。

所以請形成自己的觀點吧!然後擁抱他,接著,你才能夠看到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