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影評】重出江湖,用文字另闢與電影對話的途徑。12/17 搶先全球上映的《星際大戰:原力覺醒》,若你是星戰迷,你不會錯過!而若你不是從小的星戰迷,不妨跟著這部電影乘上飛行船光速飛行,貼近有故事的宇宙,盤點星際大戰:原力覺醒》的三個亮點,談性別、談反派故事也談未來,其實《星際大戰》系列從來都是展露人類浪漫的電影啊!(推薦閱讀:【女人迷電影院】女力系列

記憶裡的名字都回來了,韓索羅、莉亞公主、千年鷹號、R2-D2、C-3PO、天行者路克,他們都老了,挾著皺紋與星際的塵埃,絕地大反攻後三十年,他們再次戰鬥,熱血不免步履蹣跚。

我們也早就老去了,但看到星際大戰一開始的星河畫面,又感覺年輕的自己被召喚醒來,就像韓索羅與莉亞公主看到彼此還是相恨相愛。

共和帝國還在,正邪還是不兩立,邪惡有另個名字叫第一軍團,年輕的一代在宇宙裡誕生,星際大戰生生不息,下一代的父子糾纏正在上演,原力慢慢覺醒,黃沙裡走來機器拾荒的女英雄,她叫做芮。

《STAR WARS:原力覺醒》是我們追溯過往與想像未來的起點。盤點這一集的三個亮點,正義與邪惡不再壁壘分明、女力覺醒與黑人主角召喚「政治正確」的可能、我們追尋的不只在於過去,而在未來。

女力覺醒、黑人主角:更「正確」的星際大戰

《STAR WARS:原力覺醒》這一集醒來的不只是原力,還有近幾年成為熱搜關鍵字的女力。

天空與飛翔不只是男人的霸權,絕地武士不只是陽性的世襲,第一軍團高官有女性的面孔,反抗勢力也有女飛官,許多場景鏡頭為女性停了下來,我幾乎感覺到這一集星際大戰,多麽用力的「政治正確」。

劇中的拾荒者芮,多次出現修理機械的畫面,打破「女性是機器苦手」的刻板等號,芮的姿態自由狂放,也展露顯而易見的陰性特質,她戀舊、她堅毅、她流淚、她不需人拯救自己就能逃跑,她的「女英雄」包裹多重而複雜,她強弱有時,會成功,也會失手,她體內有股她尚且沒學會怎麼控制的力量。(同場加映:X 戰警裡六位耀眼的女英雄

除卻性別外,白色頭盔的帝國暴風兵面具下,是個出逃的黑人,他不再只是電影裡常見的奴隸或野蠻人;反抗勢力的領袖波由中美洲裔的 Oscar Isaac 飾演,此次重要男角刻意選用「不那麼白」的臉孔,並賦予角色更立體豐厚的樣貌。

更或許,我覺得星際大戰裡政治正確如此明顯,是因為我習慣了,許多電影裡不停複製政治不正確的畫面。

比方說我不會意外,女人在電影裡經常是被拉著逃跑的弱者,尖叫總比其他人大聲,比其他角色更容易陷入危險倉皇失色,於是星際大戰裡,當芮大聲拒絕拉著他逃跑想保護他的芬恩,當她第一次駕駛千年鷹號就上手,當她自己就能出逃不等著被拯救,我忍不住眼睛一亮。(推薦思考:

這樣的眼睛一亮,居然讓我陌生。

在芮出生的賈庫星球,性別的重要性被放低了,芮出場的第一幕,她伸手往陌生的機械裡探,她每天拾荒的結果決定她的溫飽,她是男是女不重要,無論如何,她都必須做活下來的人。環境孕育了她身體的能動性,她一襲弄髒的白紗,她撩起的頭髮,證明她可以誰都不是,卻去任何地方。

揭露反派內心世界:一個未成形的反派凱羅忍

正派永遠後繼有人,反派同樣生生不息。這次的反派叫凱羅忍,黑色的面具與斗篷,用近似的冷酷姿態呼喚觀眾對黑武士達斯維達的記憶。

可是,他並不是另一個達斯維達。

凱羅忍不穩定而狂暴,憤怒又脆弱,他薄薄的嘴角會顫抖,他害怕光明力量的召喚,他擔心自己不如達斯維達那麼強。年輕世代慣有的「無法超越上一代」的恐慌焦慮,他全都內建。

他絮絮叨叨的喃喃自語,「我將完成你未成的使命」,但仔細想想,如果一個人生存的原因僅是為了成就另一個人,那也是挺悲涼的。

他是尚未長大,還感覺得到殘存人性的反派,他遊走在灰色地帶,踩在黑與白間的鋼索上,無論往哪一邊傾斜,對他而言都像墜落。他都必須告別一個再也不能回去的世界。(更多的就不能說了,以免上映暴雷啊)

有人說,這次的反派很弱,我反而覺得,相較之下,達斯維達的強悍顯得蒼白許多。邪惡不是無中生有,難道就沒有過內心的掙扎?凱羅忍是未成形的反派,填補了屬於反派角色的成長寓言。

對,沒有人一生下來就等同正義或邪惡,黑白兩道從來都是選擇的結果,出身才不能替你決定什麼。這是更真實而恐怖的世界。新一代的星際大戰角色更貼近圓形人物,事件也越來越複雜了。(同場加映:漢娜鄂蘭:「最極致的邪惡,出自最平凡的人之手」

星際大戰的以後:你追尋的不在過去,而在未來

「你追尋的不在過去,而在未來。」

更早一點我覺得星際大戰大概不是我的電影,銀河間拿著光劍戰鬥,正邪不兩立的對抗設定,非常陽性的父子爭鬥,怎麼想都離我很遙遠。

我很晚才看星際大戰前幾個系列,才有些明白從前身邊人們的瘋狂。

人們喜愛星際大戰,或許從來不是因為它的故事多精細了不起,而是當星際大戰推出開始,人們能想像現存的地球以外,有個遙遠的星河,正發生我們難以企及的事件,比人類世界更混亂瘋狂的故事都在宇宙裡,星際大戰填補了人們對未知的空白,這是屬於人類的浪漫。(推薦閱讀:

這一集《STAR WARS:原力覺醒》裡,我印象深刻有這麽一句話,「你追尋的從來不在過去,而在未來。」我想,這是不是星際大戰系列的貪心呢?它不只要緬懷過去的畫面,不只要你滔滔念念當年的打鬥和熱血,它要領你往前飛向更以後的宇宙,眼見角色死亡與新生,共同期待星際大戰的下一個系列。

我們用光速飛行,追尋的還在更遠更遠的未來。這麼想起來,星際大戰實在是非常浪漫的電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