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絕對也熱烈,她短短27年的一生備受爭議,快速殞落也造就了傳奇,她是英國近代最重要的女歌手艾美懷絲。《Amy Winehouse 艾美懷絲》熱映中,讓我們一起在她的歌聲裡回味,那一段我們都戒不掉的愛情。(同場加映:

「我不是好東西,快把我戒了吧!」近期上映的《Amy Winehouse 艾美懷絲》紀錄片透過親人友人的側寫與生前影像紀錄曝光她跌宕、狂放不羈的成名人生。艾美懷絲只出過兩張專輯,卻寫下了 21 世紀流行音樂的傳奇。鎂光燈下看似瘋狂的她從未懷抱星夢,寫下的每首創作都只是給愛人、給音樂的情歌。

千禧年後,她是英國最被關注的女歌手,媒體關注她的酗酒毒癮,樂評人著迷渾然天成的粗糙魅力。她的嗓子蒼老迷人,遠遠超過飽受爭議的行事張揚;她的眼線很傲慢,被情人牽起手時眼神卻柔軟發著光。一邊聽著殞落星星留給世界的情歌,看見艾美懷絲的人生風景。(推薦閱讀:

「我才不是懷抱星夢的女生,我只想要唱歌。」

媒體喜歡艾美懷絲這樣作風的女孩,因為他們可以無止盡獵奇這樣一位公眾人物的生活、消費她的個人隱私。艾美懷絲漫不在乎的抽著煙、翻起白眼,在演唱會喝得爛醉、讓觀眾喝倒采。她從來不是一位盡責的明星,艾美懷絲活得太誠實了,在鎂光燈前這個深具重量的名氣,背後只是一個想要好好唱完一首歌的女孩,電影裡,我們看得見艾美懷絲卸下眼妝、剛出道的清純模樣。

我不覺得艾美懷絲畫上眼線後就世故了,反倒是,她一直帶著我執的念,不想被鎂光燈影響自己,我們以為她很苦,但正是這種偏執使她活得熱烈。作為一個誠實地無愧於心的音樂人,她盡力了。(同場加映:

「只要大家更認識我,就會知道我只會做音樂。」

艾美懷絲一夕間成為名人,節目上主持人告訴她:「現在全世界都在注意你。」艾美懷絲聳聳肩,說我沒這麼多值得關注。2008 年的葛萊美獎,艾美懷絲包辦年度最佳專輯、年度最佳唱片、年度歌曲、最佳新人、最佳流行女歌手、最佳流行演唱專輯,成為開獎有史以來拿下最多獎項的英國女歌手。然而她卻因為毒癮被拒絕入境,無法親自領取獎項。

電影放上艾美懷絲年輕照片,原本喜歡咧嘴大笑女孩,在短短幾年內,被媒體獵捕、被情人傷害,她用酒精麻醉自己的生活,好像許多人都用一種同情的眼神看著她,可是你怎麼敢保證艾美懷絲在棺木裡不會說:拜託別鬧了。我們喜愛的艾美懷絲創作,那些創作資本正來自她無可救藥的心碎與悲痛。

「我就是自己的評論家,如果我沒有這個很糟的蜂窩頭,那我就會是個不快樂的女孩。」

艾美懷絲身形矮小,衝高的髮型讓她站在人前就是多了幾分氣勢。時尚大佬老佛爺卡爾·拉格斐視她為繆思,曾說,艾美‧懷絲是現代的碧姬‧芭杜。她誇張而獨樹一幟的風格成為很多人模仿的對象。我們喜歡看艾美懷絲扭著翹臀、頂著雜亂黑髮的狂野迷亂,一如她的精神本質那麼不願同流。(推薦閱讀:

「當我愛上一個人,可以不顧一切,我想那才是真正的毒品。」

很多人揣測艾美懷斯小時候因父母離異,造成性格裡的不安全感。她長大後更依賴著愛情活,越成名、身邊出現的男人越是辜負。她的前夫令她染上毒癮,後來的情人更不道德爆料艾美懷絲的私生活習慣。艾美懷絲對愛情始終坦蕩,不帶一絲怨恨,如同她在〈Love is a Losing Game〉唱著:「對你而言,我不過是一時的激情烈焰。愛,是你玩不起的遊戲。」

影片尾聲,播放著艾美懷絲的語音留言:「聽到我的留言後記得回電話給我,就算你不回電,我也不會稍減對你的愛!」她的愛是絕對的、執迷的,不貪圖回報。艾美懷絲終究輕快慵懶唱著歌,每首歌裡都偷渡著她最深邃的摯愛。

2011年艾美懷絲死於自家公寓,生命停在許多名人逝世的傳奇27歲。有人說她的離去是音樂界無人能彌補的空白,我們會在那蒼老聲線拉出綿密情感時想起她,這樣一個為自己執著活過的女人。

「如果你不丟掉一些東西,你永遠不知道你的生活還可以擁有什麼。」
If you don't throw yourself into something, you'll never know what you could have had.

「人生苦短,就做吧。你會知道的因為人生就是這麼短暫。」
Life is short, do it, you know because life is short.

「在這裡想『如果』是沒有意義的。」
There is no point in sitting around thinking about all the ifs, ands and buts.

「我的眼淚會替我治療自己。」
My tears dry on their own.

「我愛活著,我為愛而生。」
I love to live and I live to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