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星星寫詩】第一章,作者張宀一筆一劃寫下水象星座的哀艷憂愁,那個我們心底最真實的自己。讀一首屬於你的詩,那些描繪你靈魂形狀的字,都珍藏進心裡。(推薦閱讀:

星座,那遙曠星塵裡最為突兀的存在,希臘神話裡優美的篇章,落在心上將我們塑成不同的靈魂。是刻印、是情緒,在心底深處最原始的本能。而將那些屬於星星的神話化為詩篇,筆書捻來屬於他們的哀愁與美麗,所有不為人知的晦暗與光明,揭穿幽密的偽裝。

為星座寫詩,水象星座篇。

【雙魚座】

For Cupid. My Dear
對愛繾捲深深地
心,只是逃避
送走了苦悶,帶走了哀傷,埋葬了善感
:「調侃了愛情。」
想成為誰的影子,在歲月裡的曾經
襤褸的鎖鍊,綁著自己
不想傷害只是怕回不去幽茗的水底

猶如愛的逃兵,害怕感情的紛爭所以逃避,卻沒想到葬送所有,離開俗世只因為心底恐懼。我們雋美如維納斯,夾伴邱比特的純真,一條細繩將兩者綁在一起,最後豢養成多愁善感的我。

偶爾熱情如火,剎然又冷默如霜,那善感總合的確讓人無法負荷,就算被謠傳成調侃愛情,這些並非我故意加害。

知道嗎?

我們總在每一個曦曉時分醒來後悔,悔著昨日的奔逃。我們嚮往感受愛的真諦,卻是被它層層囚住,而後又在每一個深夜,讓破碎的眼淚為我們的一天落幕。(同場加映:

雙魚始終只能存在水底敗喘,卻又因水面上的氧氣讓我們窒息。
我怕、我逃、最終我一無所獲。

「不過只是想好好的享受一段愛,但無以名狀的獸,讓我們無法隨心漂流。」

【巨蟹座】

女人浸於曠海裡耽湎
所有的生靈碎片聚集成殼,你總是不斷的被踩碎
在忠誠與天真之間,於憤怒與背叛矛盾
只存於母姓
寫在手心之間的掌紋
都是我們的眼淚與傷痕
存在是另一種愛
釀成每個自言自語。

湛藍的海,遠且寬廣,平靜且深邃,卻無人知道在那片浪絮下到底藏了多少的傷。

辛苦豢養的保護殼,卻總在一次又一次的犧牲下化成碎片。
多麽想為了誰奮不顧身,卻總是換來哀豔的痛快。
(推薦閱讀:

本能般的對於他人苦痛無法容忍,便一一的接納所有,潛伏在時間裡的傷口逐漸化膿。
無法告別任何一段關係,是因為無從傷害,因為最清楚被傷害的人 ,是我們。
情緒就像掌紋班密密麻麻,但都不是來自於我們的手。
還在彼岸那方哭泣著拾起破碎的殼,後來選擇武裝倔強,把所有的關心拒絕在外。

只是因為都不想再讓任何桎梏發生。

「最終寂寞在心理發酵,自釀成嗆鼻的自言自語,爾後依然沈默的繼續接納,再等待被接納。」

【天蠍座】

瞧如此俊美,Phaeton
他驕傲不羈,狂妄
輕聲無語的綁架眾人的堅持
在每個黑夜埋下種子,從未想過萌芽的是可憎的慾望
為何世界如此矯揉造作,依然隨波逐流?
妒忌臨盆的那天,我就什麼都走了樣
閃電雷鳴與愛的劇毒,我只是被憎恨派來的使者
其實一點都不想
被動,猜忌,懷疑,好奇
Actually,I won't hurt you 
till the end of world.

只是想擁有那些可能屬於自己的,為何總是被形容成掠奪者?

本能是存在我們靈魂的第二人格,但太多時候便常常被它取而代之。
其實多麽不想傷害,但,我們與生俱來的毒針常常在我們意識到之前便先螫向所有,同時也刺傷自己。

我多麽深深愛著,那是因為知道愛,沈重也稀有。
同時又多麽痛恨,只因悲傷總狠狠將我們摔爛。

本能不斷驅使我們忤逆著世界,來自靈魂深處的渴望其實也不過一抔悲傷的眼淚;當情緒累積開始,便形成漩渦吞噬所有。
每當我們不斷反覆自虐這些傷口,是多麽希望有個誰來好好撫摸痊癒,只是一切都被天性撕裂,當所有毀滅殆盡後終於成就自己。

如果少了這些情緒,我們只是殘喘苟活的蠍,失去了蟄刺,就沒有如雷鳴閃電般愛的劇毒,那就不是我們——本能的魁儡,愛與恨交媾成為一個孤獨王座上自顧自憐的暴君。(推薦閱讀

其實我們嚮往一段穩定的感情,卻總是反覆進行破壞與重生,在傷害與掠奪之間取捨,最後我們什麼都不剩,原罪的美名依然加冕於身。

「最後我們也無從解釋,只能在幽謐的水底等待著諒解。」

「為星星寫詩。」下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