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這樣寫了:「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裏,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唯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裏嗎?」一個彼端的陌生人,卻是同你靈魂最契合的人,你會經歷更多心的流亡、逃難,然後在回家的路上遇見他。(延伸閱讀:

「我不知道下雨的時候
鳥兒要怎麼飛翔,而那些不飛的,會把翅膀
藏在哪裡
 
我常常依賴看見的事物去猜度
那些看不見的,我相信
所有被愛的事物都會留下痕跡,告訴我
它們去了哪裡
 
我相信下雨天是一隻高飛的鳥兒
將會為我帶來,它的彩虹」
                                            ──蘇淺〈雨天的鳥〉

我們不能強迫別人愛我們,也不能強迫別人喜歡我們,很多很多時候,緣分還沒到來的時候,我們都沒有資格苛求,也沒有定位能夠想望,因為還沒來的時候,一切都只是想像,所有緣份都禁不起任何一點催促。

有沒有那麼一種時候,你看著臉書上與你有至少幾十個共同好友的他或她,讓你好奇的想要現在就私訊他說:「嗨,你與我有好多共同好友,或許我們的興趣會很相近?我真的有點想認識你,想和你談談天,就算談天的時候,中間隔著一層螢幕。」

還有沒有那麼一種時候,你看著尚未認識的他,出現在你很多很多朋友的動態時報相片裡、打卡裡、動態裡,然後你在螢幕前想著,他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搞笑的人、貼心的人、有深度又聰明的人嗎?然後你想著,天呀,我與他有那麼多的共同好友,怎麼就是,還沒有認識彼此呢?(延伸閱讀 : 人生的第一堂愛情課 : 愛情比友情更複雜 )

然後你開始翻閱他設定公開的少量貼文,原來他和自己一樣喜歡一個人買票進戲院看些影展片,那些他人會說很文青、很有深度、很常看不懂卻不能承認的電影,然後原來上周去展演空間看的獨立樂團,他也有在現場,跟他的一群朋友。

翻著他的動態時報發現,他和自己一樣,喜歡的音樂很廣泛,既喜歡張懸那樣帶著真摯情感的音樂,也喜歡很多人都沒有聽過卻在獨立樂團圈一夕爆紅的草東沒有派對,還有,原來他好像是個活潑的人,除了看看電影、聽聽樂團、逛逛市集以外,他也和自己一樣,喜歡到處嚐嚐美食,特別喜歡在冬天吃冰淇淋,夏天吃火鍋,居然連這樣的怪癖都如此相似,卻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有認識對方,除了那些相似之外,他的塗鴉牆上,有幾張照片裡,都出現了笑得雙眼都瞇成一條線的男女,你想是否和自己一樣,因為開朗的個性,總能有很多很多的朋友呢。

在生活裡有很多這樣的期待,期待能夠認識一個人,無論是相談甚歡的朋友,抑或是不謀而合的情人,你從來沒有想過真正能有那麼一天,他就站在自己面前,談著他的生活,然後發現,原來和你想像的幾乎都一模一樣,唯獨你忽略沒有先猜到的是,他會那麼喜歡你,甚至喜歡到,將自己的生活與你分享,欣賞你的才華、了解你的脆弱、明白你的能力,甚至是很常在深夜時分,突然遞給你幾條信息,關於工作與生活,不藏私地與你分享心底的秘密,你們能夠聊著工作該如何轉換心情,也能夠聊著在成長的過程中曾經遭遇什麼樣的困難,還有聊著對生活的規劃與想法。(延伸閱讀 : 想你,不是戀人限定 : 敬我們黏而不膩的遠距友情

太多時候我們總依靠看得見的去猜度,像是抬頭仰望天際時,只見得著夜空中最亮的那顆心,緣分,不單單指稱愛情,甚至連友誼都需要一點契機和運氣,更多的,還有一些勇氣。

在友誼與情路上,我們流過很多捨不得與無奈氣憤的淚水,在一個夜晚,最好的朋友傳了一封訊息說:「我想我們這輩子都別當朋友了」,友誼便這樣喊停了,還有那個深夜裡,交往多年的他只打了通電話說:「我們就到這裡吧」,愛情便這樣結束了,很多時候結束的不如我們所願,以為心會這樣帶著傷前行,卻沒想到,在多年之後,學會了對自己誠懇後,你會在某天的某個場所,意外的認識一個沒有緣由卻這麼相信你的人,突然,你覺得自己好幸運好幸運,勇敢的心原來會讓你撞見一個這麼好的人。(延伸閱讀 : 一首歌給遠距離中的好姐妹 

此刻只想說:「好喜歡你阿。」

如果一萬次悲傷,是為了等待一次真心誠意,我想,那一萬次悲傷也值得了。

「每一顆眼淚是一萬道光,最昏暗的地方也變得明亮」——逃跑計畫《一萬次悲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