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參與坎城影展、享譽國際影評的《性本愛》來到台灣,卻被電影分級審議會拒絕分級審議。同時看見台灣歌手 HUSH 遭電視禁播,不免讓人懷疑審議機制的雙重標準,什麼是色情、什麼是裸露?(推薦閱讀:

今年坎城首映電影《性本愛》來到台灣,不只被禁播,更被拒絕審議分級。狹隘切割慾望與現實的分野,文化局為情慾製造了矯情的不在場證明,凡是太過真實深刻的,一律禁止。(推薦閱讀:

同時,去年才因 MV 露出有生殖器官的刺青被禁播的歌手 HUSH,這個月以〈我想知道你的一切〉拿下第二張公播禁令。〈我想知道你的一切〉是導演陳宏一筆下的綺麗新世界,像一場世紀末的華麗拼接,以對抗裸露教條出發,卻仍以「涉及裸露」遭電視禁播,無疑是文化公領域的一場玩笑。

虛假世界:主流裁判的媒體再現

影像中是各種性格的身體,中性的、刺上顏色與生命紋理的身體、讓皮繩綑綁的身體,乾扁圓潤的、成熟稚嫩的,各種身體擁有表述權,為自己褪去衣服,欣賞與認同不一樣的族群。

這些被歸類的邊緣,事實上是被「主流視野」裁判的邊緣。同樣時常被中國政府禁播電影的導演婁燁說過:「我不確定我的電影是不是『底層』或是『小人物』,我的周圍的很多人和事情差不多是這樣,我們也在其中,所以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拿起攝影機拍你身邊的人和事情。」

媒體再現的模樣,是否為世界真實模樣?誰是躲在審議機制背後的那雙眼睛?誰決定正常與畸形的界線?禁播沒有大膽性愛畫面的〈我想知道你的一切〉,潛台詞更像視而不見多元存在。我們泛化的文化市場暗自決定誰要成為優勢,竊喜自己擁有審判正常的權利。(推薦閱讀:

「兒童不宜」的雙重標準

如果連自己也無法認同自己的身體,要如何讓別人相信自己的靈魂?

影像裡深刻的活著的各種表情,孩子的迷惘、愛與恨被纏在繩上的難、在你耳邊呼一口氣的暖;獨自爬行的孤獨與群聚的渴,每一張臉孔,都是活生生存在的生命。我們看見的身形、年齡、性別差距,充其量只是一張標籤。褪下衣物,角色穿著肉色胸貼、內褲,是導演與歌手給人參透靈魂的入場卷,我們有沒有把握,願意一絲不掛地面對彼此的缺憾?

或許真正挑戰審議委員極限的並非裸露(實際上內容影片三點不露),而是多元價值的文化視野。從禁播影片尺度看向電視普遍腥羶畫面,不免讓人驚覺審查制度的雙重標準,何以蔡依林〈 PLAY 我呸〉打上馬賽克的身體闔家觀賞,貼上胸貼的非主流身體卻兒童不宜?(推薦閱讀:


 PLAY 我呸〉截圖


〈我想知道你的一切〉截圖

把舞台留給主流媒體的潛規則無所不在,比較廣告裡常見女體販賣與物化的性別失衡,禁播〈我想知道你的一切〉再現了父權收編的權力關係——我們可以凝視青春窈窕穿著暴露的女體、陽剛壯碩的小鮮肉,卻不能觀看所謂「裸露邊緣」的其他身體形象。審議機制秤斤秤量地刻板想像著情慾、把社會約化為一本統一課綱,這樣的審議制度,究竟誰更獵奇?

每種存在,都應該理直氣壯

主流觀點審議〈我想知道你的一切〉身體形象被列為「限制級畫面」同時讓文化顯得無知,我們好奇審查委員為什麼介意不一樣的身體?為什麼害怕直視那些坦蕩蕩的驕傲與慾望?

這個世界,準備好給各種族群一個安身立命的位置了嗎?當我們談論起手天使,這裏還有很多世界只敢窺探卻不願直視的情慾弱勢與性癖好者。「瘦女孩很好,胖女孩也很快樂」、「異性戀相愛、同志也要婚姻平權」,當我們不斷使用二元對立主張「包容他者」,他們就只是「也」的存在,是一種附屬的、其次的、無關痛癢的。(同場加映:

可是那樣的世界並不真實,這個世界有 73 億人,沒有誰是一模一樣,我們需要更多氣味與觸覺去察覺認同,去正視那些歧異的理直氣壯。

我想知道你的一切,關於他們說的那些不堪入目;我想知道你的一切,你被審判的怪誕與荒蕪;我想知道你的一切,你橘皮底下的皺痕與憂傷;我想知道你的一切,為什麼綑綁你始終不比心痛;我想知道你的一切,誰讓你純真眼神有了憤怒;我想知道你的一切,你的一塊胎記、一塊刺青、一段幽微的歷史。

MV 可以禁播,但衣服終究是得脫下的,無論是文化局,亦或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