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皮在女人迷的寫作計畫【治癒日記】來到第六章,經歷了壞情緒的奔騰,曾經懷疑自己、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的黑暗期,這一章讓我們一起練習拆掉對自己也對他人偽裝的面具,重新遇見真實的自己,原來愛自己與愛別人本是同一件事。(推薦閱讀:

第六章、敞開

嘿,你有聽過一個故事嗎,名字叫做「纏繞著水草繃帶的海星」。故事大意是這樣子的,一顆住在海裡的海星有天不小心跌倒受了傷,為了逃避傷口他用水草把傷口纏繞了起來,以為看不見傷口就沒事了,一如往常在海路中行走,沒想到意外接二連三的發生弄得自己全身是傷,繼續逃避傷口的他將水草繃帶愈纏愈多、愈繞愈厚,幾乎繞滿了全身,最後只剩下眼睛沒有被遮蔽,躺在床上動彈不得。(推薦給你:

文本裡是這樣寫的:

「他躺在床上好幾天動彈不得,視線慢慢模糊,身體的痛苦並沒有消失,自己用水草繃帶纏滿的全身密不透風、快要使他窒息,世界好像就要停止運轉了,這時,家門外傳來了「叩叩」的敲門聲,他用盡全力說了一聲「請進。」

是螃蟹哥哥,好幾天不見海星在大街上走動,因為擔心所以就跑來了。

「海星阿,你怎麼把自己纏成這副德行,我都快要認不出你了。」

「螃蟹哥哥,我渾身是傷,而且每一個傷口都好痛,先前我不敢看醜陋的它們,也害怕它們一再被弄痛,所以就一直不停的纏繞,可是痛苦並沒有因此消失,再繞下去就快要看不見自己、也看不見世界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怎樣都好,可以求你幫幫我嗎?」

胸口一陣共鳴,我就像是這全身纏著海草繃帶的海星,受了傷卻不敢承認的海星。歷經了前五章的壓抑、逃避、麻痺、發洩、填補……身上纏著層層「偽裝」繃帶的我,好像就快要看不見自己、也看不見世界了!

或許,這些偽裝之所以形成,是因為我們企圖向自己與周遭人掩飾一些我們還不願意解決的事情,而這些還不願意解決的事情,指的是我們在親身經歷某些體驗的時候,仍然存有對自己的不接受,而這樣的不接受構成了俗稱的「傷痛」.烏雲就像一道道難以理解且揮之不去的傷痕,每一個人心中都存有不一樣的烏雲,不敢面對、背對烏雲生活的我們,開始用傷痛去理解自己、理解世界,成了一個個深陷在傷痛沼澤的泥淖裡,遲遲無法重生的「受傷者」。

從這一章開始的五章,我將和朋友們分享一個「接納」的歷程,邀請大家一起進入這一段由「背對轉向面對」,讓自己與真實的自己和世界「重新相遇」的美妙旅程.首先,就是學習對自己「敞開」,將傷口狠狠撕開,在細膩縫補的修復過程中,重新練習和自己產生連結。

海星的故事繼續下去,在海星勇敢的和螃蟹哥求救時,我從他身上學到了寶貴的第一課:

「螃蟹哥二話不說,馬上舉起雙肩的大螯,將海星身上所有的海草繃帶都剪開,剪開的瞬間海星痛不欲生,一直大聲哀號…」

或許我需要和他一樣,找一個強而有力的大螯用力地剪開所有偽裝自己的繃帶和面具,雖然一開始可能會有點痛,但我得忍著。

6.1 練習向自己傾訴,透過書寫打造一台「心情列表機」

可是我不知道有誰可以協助我拆開這一切的偽裝,不知道誰願意扮演我的螃蟹哥,可以不用太狠的剪開我的繃帶、可以不要對我投以異樣的眼光、可以溫柔的聽著我傾訴這一切...這一層層的偽裝裹著身心太久了,偽裝久的人生也漸漸就假掉,一時之間還真的想不到哪一位朋友可以真心、不帶成見陪我度過這一個難關,也或許是假惺惺的自己沒有面對朋友的勇氣,於是沒有退路的我想到了一個妙計:

「如果真的找不到可以拆開自己偽裝面具的別人,那麼把自己當成別人,靜靜地聽自己傾訴一切吧!」

於是我開始提起我的筆,每天晚上八點一到就開始不停的書寫,把腦袋中所有的東西都一口氣倒出來,沒有規則、沒有章法,也不需顧慮字寫得好不好看、句子通不通順,這使我感受到了久違的自在.在這裡沒有人會看到,不需要受到任何人的眼光牽制,這是由我親自主宰的世界,這讓我想起了冰雪奇緣裏頭的艾莎公主,讓自己壓抑在心中的冰雪魔法釋放的那一刻,她雀躍的大聲歌唱:

「放開手吧,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理會心中的枷鎖,那縈繞在心頭的恐懼已不再重要,再也不畏懼、更不會臣服於冰霜風雪.沒有對錯、沒有束縛、起飛…從今往後由我主宰,放開手吧,讓它走吧,絕不再受傷害!」

尤其在那些心中烏雲密布的時候,我練習溫柔的告訴自己:絕對不要停下筆!一口氣把所有心中無解的鬱悶、矛盾、痛苦,或是使自己離快樂更遙遠的各種心情,一口氣全都傾倒在筆記本上,有點類似可以將腦海中的創意點子迅速具象化的「3D列印機」,我的筆好似一台能夠讓情緒具象化的「心情列表機」,看到心情隨著一個個手寫字打印在紙上,心中漸漸少了許多莫名的漆黑,多了許多踏實的光亮,在光亮中的我重新遇見了自己,這是種有力量可以掌握自己的感覺,嗨~真實有力量的自己,我們好像很久不見了呢!(推薦給你:

6.2  擁抱脆弱、直視傷口與受傷的自己,做一個「勇敢」的人

然後這是發生在螃蟹哥把海星的水草繃帶狠狠拆開以後的故事:

「螃蟹哥二話不說,馬上舉起雙肩的大螯,將海星身上所有的海草繃帶都剪開,剪開的瞬間海星痛不欲生,一直大聲哀號,螃蟹哥什麼話也沒說,就在旁邊陪著他,右腳的傷口因為被包覆太久已經潰爛,不一會兒就斷了。

「好好睡一覺吧,每天都睡到太陽升起時,一切就會慢慢變好的。」說完螃蟹哥就離開了,留下海星獨自在家。

隔天的早晨來了,太陽光透過窗戶打在海星的傷口上,有點熱熱麻麻的,他清醒了過來,好像沒有這麼痛了。

又過了一天,陽光又來和他打了聲招呼,這一次傷口上似乎有種奇特的感覺,好像有什麼變化正在發生,他坐起身來直視著自己的傷口們,它們好像沒有以前想像中的那麼醜陋,也不再使他感到害怕了。」拆開繃帶後,雖然有著對自己敞開的舒暢感,但伴隨的疼痛也毫不示弱,我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

如果說直視自己的傷口需要很大的勇氣,那「沒有勇氣」是不是就無法這麼做了呢? 勇氣到底是什麼、從哪裡來呢?

我常常給自己一種說法:「因為缺乏『勇氣』,所以無法完成某件事情。」這樣的說法感覺上把勇氣當成了完成某事需要的必備配件,沒有了它,就像潛水時沒有裝備就不能潛水、咖啡廳沒有咖啡機就不能煮咖啡,所以「沒有勇氣」直視傷口的我,就順理成章的無法脫離烏雲,遑論開啟一段新的人生!(推薦思考:

當然不是這樣的,拆開繃帶的我已經重新主宰了掌握自己生命的力量,我不會再把決定自己的權利輕易交給別人,如果說歷史是給人解釋出來的,那我的歷史難道得由自己以外的別人來解釋嗎?

讓我來重新定義勇氣:「人生中會面臨很多體驗,面對一些體驗一個人若選擇了逃避與忽略,那就產生了怯懦的感覺,反之,若選擇了面對與接納,就形成了一種全新的感覺與狀態,那就叫做勇氣!」所以人人都可以輕易地成為一個有勇氣的人,只要我們面對一些體驗時,練習正面迎它們,然後接納這些體驗以及體驗中的自己,勇氣就是這麼簡單、這麼容易!

於是我嚐到了勇敢的滋味,這滋味不僅甜美,更使我充滿能量,我接受了一個很重要的事實:「先前的一切體驗都是為了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讓我離真實的自己更靠近,所以我得練習真誠的去看待這一切。」

「壓抑(第一章)」是為了讓我學會敞開、「逃避(第二章)」讓我有機會練習面對、「麻痺(第三章)」使我認識了清醒的可貴,「發洩(第四章)」「謊言(第五章)」的循環,讓我重新正視了自己的行為與周遭人的關聯性,原來不懂的愛自己、關心自己的人,也同時很容易傷害愛著自己的人們,原來很多時候,愛自己和愛別人是同一件事。

勇敢承認了自己的脆弱的我,也慢慢的發現了使自己堅強的秘密:「人會感到脆弱,正是因為愛、重視與相信,練習擁抱脆弱,才能離堅強的自己慢慢靠近!」(同場推薦:

對自己敞開之後,我在日記的書寫裡不斷和自己聊聊,展開了一連串的對話,也慢慢發現了烏雲的秘密……請繼續收看第七章「理解」,我們就快到了,那一個嶄新人生的起點,一起啟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