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這城市有雨 但適合走路
八月穿過捷運 覺得孤獨
到站前確認行李
不再像是一名旅人
只帶一句話、一本札記和少許謊言
只寄一封信 一個月一次 一期一會
你說 收到信就可以
聽見城市的溫度
嘈雜的 、過站的、轟隆
十一月變冷 起風像
吻 但不夠體貼
列車進站很久
一直想著遠行的事 想著
劃去行事曆上的
日子、月份、年份
霧氣打濕了眼鏡 朦朧
手腕安靜 腳踝作痛
你曾花費力氣
在行李中輕巧放入
筆和刀具 用逐漸陌生的
手勢、口條、習慣
剪成車票的形狀 過站時
替你拉上背包拉鍊
太容易迷路 也太容易遺失
地圖 所以得走更多的
路 當成對話
溶解的街道裡
你一張臉都
不認識,你習慣了
這城市有雨 但適合走路

——這城市有雨,但適合走路 ◎黃文俊

風是黑暗
門縫是睡
冷淡和懂是雨
突然是看見
混淆叫做房間
漏像海岸線
身體是流沙詩是冰塊
貓輕微但水鳥是時間
裙的海灘
虛線的火焰
寓言消滅括弧深陷
斑點的感官感官
你是霧
我是酒館
冰涼的體溫,摩擦的氣氛,該是懂了的情勢,去喝杯酒冷靜下來,好好一起說再見。

——擁抱 ◎夏宇

就這樣老去, 
順從時間的安排,
用它鋒利的刀,
取下青春。
等再過幾年,頭上添一些白髮,
額上貼幾行皺紋,
手裡換幾根拐杖。
我們這一生都要做的是,
讓時間的含苞在我們生命裡,
開著,也落著。
我們是拾花瓣的人,
身體里布滿泥土和香。

——〈就這樣老去〉諾布朗傑(藏族)

圖片來源:http://bit.ly/1KGyakI

我年紀很輕
不用向誰告別 
有點感傷 
我讓自己靜靜地坐了一會兒 

然後我出發 
背上黃挎包 
裝有一本本薄薄的詩集 
書名是一個僻靜的小站名 

小站到了 
一盞燈淡得親切 
大家在熟睡 
這樣我是唯一的人 
擁有這聲車鳴 
它在深山散開 
喚醒一兩位敏感的山民 
並得到隱約的迴聲 

不用問 
我們已相識 
對話中成為真摯的朋友 
向你們訴願 
是自自然然的事 

我要到草原去 
去曬黑自己 
曬黑日記藍色的封皮 
去吧,朋友 
那片美麗的牧場屬於你
朋友,去吧

——海子〈小站〉

靈魂選擇自己的伴侶
然後將大門關閉
再也沒有誰能夠
闖進她神聖的領地
靜靜的——任憑車輿
在低矮的簷下靜候
靜靜的——任憑帝王
在門前俯首
而我知道從那廣袤的國度
她選擇了一個人
從此用巨石封上了
感情的閘門

——艾蜜莉·狄金森〈靈魂選擇自己的伴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