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昏寐,驚醒,親吻
在空蕩的房間道別
期待城市失靈
然後我們又擁有了
床邊故事
這是可惡的天晴
甜蜜的暴雨
還是奇摩知識也查不清楚的
愛情

無法再安靜坐著
像下雨一樣流淚

——翰翰,我們的雙腳泡在污水裡
(註:此詩名為夏宇詩句)

你住的小小的島我正思念
那兒屬於熱帶,屬於青青的國度
淺沙上,老是棲息著五色的魚群
小鳥跳響在枝上,如琴鍵的起落

那兒的山崖都愛凝望,披垂著長藤如髮
那兒的草地都善等待,鋪綴著野花如果盤
那兒浴你的陽光是藍的,海風是綠的
則你的健康是鬱鬱的,愛情是徐徐的

雲的幽默與隱隱的雷笑
林叢的舞樂與冷冷的流歌
你住在那小小的島我難描繪
難繪那兒的午寐有輕輕的地震

如果,我去了,將帶著我的牧笛
那時我是牧童而你是小羊
要不,我去了,我便化做螢火蟲
以我的一生為你點盞燈

——小小的島 ◎鄭愁予

請給我一枚火種
我將還你整束陽光
因為我是吸飽了夏日的
容易感動的鹽
釋出淚水
又曬成碎晶
是紛飛的蝴蝶
注解一部春天
你的經文寫於冬季
我的體溫無法閱讀
躺在紙頁間
眼淚把隸書洗成山水
自己卻逐漸乾癟
翅膀皺成智慧
顏色褪成夢
我溺死於陳年舊事
當你翻頁
就被吹成落雪

——標本 ◎ 何雅雯

但是我依舊待在被烘乾的地方,喝完一瓶酒
把瓶子倒扣,推倒,扶正
再倒扣
窗外的雨忽略著我:一滴抱著一滴,落下
融合也是毀滅,毀滅也是融合
但是一個人要多久才能返回天空,在天空多久才要到
一個落下的過程
──當我把一段菸灰彈落,另一段菸灰已經呈現
我把一個人愛到死去
另一個已在腹中
雨落在不同的地方就有不同聲響
沒有誰消失得比誰快
沒有誰到來得比誰完整

沒有誰在雨裡,沒有誰不在雨裡

——雨落在窗外 ◎余秀華

// 以詩之名〉〉下雨的日子裡,讓好歌陪著你 

我們不曾刻意聯絡
但有時你撥錯了號碼
彼此對著空氣說話
時間的盜賊偷走了聲音
沒有人來過。我發誓
我拒絕回答私人問題
好讓愛成了密室,像每晚曾經
秘密進行串供的床
為了鞏固我們的睡眠
我會說,沒有人來過
但或許你來過、或許剛走
整個屋子……
留下的,都是你不在場的線索

——節錄 隱形的共犯 ◎波戈拉

// 以詩之名〉〉愛情裡的不在場證明 


(一起來寫詩:讀詩・讀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