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專輯單曲〈Hello〉露出,首周下載量突破100 萬大關。唯有她有這樣的能耐,跟著 Adele 的《19》到《25》,唱日子裡的憂傷與美好、輕輕譜寫成長的故事。(推薦閱讀:

2008年英國有個女聲騷靈沈啞地哼著《19》歲,讓青春哀愁添了歲月深度。當年那張唱片在英國賣過220萬張、全球超過750萬的銷售量更獲得7x白金銷售認證。她是Adele ,19歲這年 Adele 從英國走向美國,21歲第二章專輯《21》帶她走向世界、舉辦《愛黛兒巡迴演唱會》、當年《21》最終在美國告示牌專輯榜一共獲得24週冠軍,在英國專輯榜一共獲得23週冠軍。

短短三年間,她成為廣受世界歌迷愛戴的歌手,曾有樂評說 Adele 複製了披頭四時代的音樂狂熱。三年後,2015年11月20號《25》專輯單曲〈Hello〉露出,首周下載量突破100 萬大關的驚人數字證明了這個時代 Adele 歌聲的重量。

Adele 在接受 i-D 專訪談新專輯:「我常常在想從 21 歲到 25 歲,這到底是怎麼發生的?」現年27的 Adele 說自己渡過了 20 幾歲的張狂年輕、終究成為一位母親,不再擁有過去日子的熱鬧紛擾,也安穩許多。(延伸閱讀:

我想我們都懂得 Adele 的蛻變,如同她用一首首歌理解我們一般。我時常覺得女人在某些不被慶祝喝采的年齡格外孤獨。18歲、20歲、30歲的生日總要更慎重地走過,彷彿小心翼翼走過成長的分際線,過了那山後我們就更與眾不同。19、21、25,在我心裡是特別寂寞的,真像日子裡最平凡的陽台下午,在突如其來的一陣雨後感到孤單。再也無法把自己當少年,又還不願真正長大。

跟著 Adele 的《19》到《25》,回味我們生活裡的幽微毛躁、病兆與無常。

19歲,寫給青春的不確定

我該對愛放手嗎?我應該繼續向前走,就算我不知道該走向哪。——〈Chasing Pavements〉

19歲的 Adele 在〈Chasing Pavements〉唱著在愛裡的害怕受傷害與懷疑與掙扎;在〈First Love〉輕輕對初戀道別:「原諒我,我的初戀,我們已經分開,我需要品嘗來自另外一個人的吻。」青春正好、愛情正甜、即時嚐鮮的那個19歲。

嘿,你還記得你的19歲嗎?吹完蠟燭彷彿宣告一夕間不再是孩子。你從家庭的體系中獨立出來、唸大學第一次一個人過中秋節、在打工中學習世故、在戀愛裡練習做個贏家。那個吵了一架就像崩了世界的美好年紀啊,你開始懷念。

面臨20歲前總是懷著深深恐懼、不想放棄的天真、與以為認識世界的真實,那樣的19歲在女孩身上灑上了曖昧矛盾的香粉,未知,是這個年紀最美好的事。(推薦閱讀:

21歲,寫給前任的道別

「有時因愛而活,有時卻也因它而受傷。」——〈Someone Like You〉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Adele 說這是獻給前任的道別:「歌唱裡的我,只是曾經的我。Someone Like You 故事是前男友和我分手後,立馬和另一個女孩訂婚了。我寫那首歌是想讓自己快樂一點,而且想努力說服自己,一定會很快遇到一個讓自己真正快樂的人。」21歲的我們,終於不再疑惑離開,深信離開是你已經準備好走向更美好的地方。(嘿親愛的:

學習不再讓愛情牽絆日子,學習把前任放在心上舒適的位置,學習與親愛的自己獨處。〈Rolling in the Deep〉與〈Set Fire To The Rain〉譜寫愛的翻騰炙熱。我想起詩人吳俞萱疼痛筆觸:「我年輕的戀人/滿手血污向我走來/為了與他相襯/我洗滾燙的熱水/把自己洗出皺褶」。

正因為21歲的愛情這樣奮不顧身而駭麗,所以我們願意在離開後小心收藏那難得的深刻。

25歲,寫給自己遲來的原諒

「我們曾那麼年輕,那麼自由。但我早已不記得,我們的世界崩塌前的感受。」——〈Hello〉
When we were younger and free.I've forgotten how it felt before the world fell at our feet.

Adele 寫給25歲的〈Hello〉開場 MV 抖擻陳舊的歲月的布、揚起塵蟎、抖落遺憾。相較《19》的迷惘、《21》的衝動,這張《25》多了一份對自己的寬容。Adele 說:「若要讓我為新專輯貼標籤分類,我會說這是彌補。我在彌補我自己,彌補逝去的時光,彌補所有我做過與還未做到的事。現在的我沒有時間像過去的歌那樣、把自己所擁有的一切給用力摔碎。」(推薦你看:

25歲,有些人生的局已定、有些過客都塵埃落定。Adele 這樣談她的25:「我懷念過去無論好與壞的一切,但是它們已經再也追不回來。現在的我開始覺得每一件小事都很重要、輕佻草率地看待事物是沒有任何成果的。」

從向外索求回到自己身上,就像 Patti・Smith 寫下「我們明白,我們索求的太多。我們也只能夠從『我們是誰』和『我們有甚麼』的角度去給予。」從此以後,理解自己、永遠比體貼他人重要。

25歲的善感,是這個世界老是告訴我們「25歲之前一定要做的三十件事」;是心理學家 Laverne Antrobus 定義真正長大的年紀。我們並非拋棄年輕的張揚姿態,只是更小心拿捏他人心臟的重量,不輕易捏碎、傷人了;更願意在失去後的責難原諒自己。(延伸閱讀:

與 Adele 從19歲蹣跚來到25,一步一步紮實、讓日子更有重量了。Adele 曾在一場演唱會上說:「我從來不為誰寫歌,我只為自己做音樂。」 我想這樣的驕傲,是無論活到什麼年紀都該為自己保有的珍貴禮物,為自己活,如 Adele 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