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久沒有親近自然?「一個人在大自然裡走上好幾個小時,是一種練習,練習跟自己對話的過程」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師,一起來看看花蓮慕谷慕魚的與世獨立。(推薦給你:用雙腳走出來的旅行意義:沒有新的養分,人生只是靜止的湖泊

走路,我們每天都在走路,但我說的不是這種走路。

不是從捷運站出口走到公司門口的距離,也不是停好機車走回家裡的幾步路而已。是要走上數十分鐘,半小時,甚至一個多小時的那種路。

小時候每次走路就像是在冒險。但長大後,被都市的便利生活馴養,溫馴到連路都不想再多走一下。因為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時間是如此珍貴,體力是如此不容浪費。

現在花蓮的慕谷慕魚,只能用走的進去了,沒有遊覽車或汽機車代步,要進去,就只能乖乖走進去。花個一個多小時進去,再花一個多小時走出來,就讓我們來走走看吧!(推薦給你:新加坡生活的第一條法則:不能不知道的「走路哲學」

一個人

早上七點還沒到,出現在銅門派出所排隊,卻發現原來自己不是最早到的。

現在申請進入慕谷慕魚沒有這麼難,直接前往銅門派出所填寫入山申請書,在前往入口檢查哨,就可以走進去了。對比之前較為申請繁複的過程,現在簡化很多,感覺也便利許多。因為會考驗你的東西不是前面繁瑣的入山申請,而是你很久沒有認真使用的雙腳,考驗你值不值得欣賞這片景色。

這是我第一次來慕谷慕魚,依稀記得記憶片段中,好像對這個地方與名字有印象。但不知道是年紀太小的記憶從彩色球轉為灰色球被回收了,還是轉為核心記憶,默默影響我對於戶外運動的愛好,但都沒關係,因為這次就是要來創造新的。

從最早的時間進入慕谷慕魚,一方面是想躲避夏季中午的太陽,一方面今天也是一個人走。既然一個人,就要徹底的一個人,避開賴床時段的人擠人,來體驗這走路的過程。對於要走多久,只有事前稍微做過功課的時間概念,在哪個轉角處可以看到要的景色,在哪個隧道後可以聽到潺潺流水,都不太清楚。

在一個從沒去過的陌生地方旅行,也是一樣的心情,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個轉角的景色。

大自然用自己的方法保護自己

「慕谷慕魚」,由第一個踏入此地的太魯閣家族「MuKuMuGi」族名命名音譯,太魯閣族語意思為:「從長滿藤蔓地方而來的人」,這個名字很令人印象深刻。

在2014年以前,你可以搭乘小巴士長驅直入,直接進入慕谷慕魚,但在各種觀光亂象下,同年6月,當地社區部落決議拒絕觀光車輛進出。隔一個月後,麥得姆颱風摧殘,造成慕谷慕魚的主要道路坍塌,封山整修一年。

冥冥之中,好像大自然在為我們敲響警鐘,當地原住民對於環境保護重視,而對整個觀光業發出怒吼,隔一個月,颱風就讓整條道路無法通行,封山不開放。有點巧合,但也不得不重新省視,我們與大自然的關係。(推薦給你:【年末出遊選】來花蓮當個單純的山孩子 緩慢

走路的過程

往裡面走了一段路,發現路其實很好走,地勢高低起伏不大,都是柏油路所構成。

一個人在大自然裡走上好幾個小時,是一種練習,練習跟自己對話的過程。

1. 來到一個你沒有來過的地方,看過一些你很久沒有看到的景色,什麼都會覺得新鮮有趣。

2. 漸漸地景色開始重複,山谷、溪水、綠山、黃土、黑路,這些要件不斷重複出現,你還是你自己,慢慢踱步。

3. 眼前的景色開始不能滿足你,注意力漸漸把你帶往其他層次。

來自大自然的其他種種,才會漸漸察覺。早起在大自然活動的味道,風吹過山谷間的呼嘯聲,氣溫微涼、體溫微熱的隨著你的步伐邁進而有變化、連平常淡之無味的瓶裝水也開始轉為甘甜。到最後,只會剩下自己的呼吸聲、心跳聲、與腳踩在路上扎實前進地聲音。很純粹發自自己身體的感受。(你會想知道:培養三個旅人態度,旅行不再只是「移動身體」

思緒開始被抽離,一些平常沒什麼機會認真思考的事情開始湧現,在庸庸碌碌工作中、汲汲營營生活中,所隱藏的問題。

「現在的工作好像就這樣而已,也賺不到什麼錢。身邊朋友紛紛開始往人生下一個階段,結婚生子之類的。感覺好像很久沒有回家吃飯了。人生就只有這樣嗎?」

這些問題都在我腦中盤旋過,但通常苦思無解的情況下,也只能笑笑地跟自己說:「我也不知道答案。」

就放空了,什麼都不想了,在這片絕美景色裡。

戒不掉的都市病

沿路上,還是會有當地部落居民騎機車開汽車的從你旁邊經過(被准許可騎乘),有時候都會很孬的想舉起大拇指,問問可不可以搭個便車,讓我坐一下吧,反正坐車一下就到了。還是戒不掉,依賴交通工具的便利,尤其當自己是一個人的時候,軟弱跟屈服,大不了付點錢,當作計程車,反正也沒人知道無法可管。還是自虐地打斷這個念頭,一種我又不是走不到的想證明什麼。

用身體去記憶的慕谷慕魚

到了到了,雙腳泡在彎月峽谷的清水溪裡,好涼好爽好過癮,今天第一個人到,所以目前這片景色暫時我獨享。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景色優美的無法置信等等形容詞,已經在我心中默背過一次,但這些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我在享受當下的那個心情。

聽說當時太魯閣家族「MuKuMuGi」是從南投翻過「奇萊峰」及「能高山」,抵達銅門部落後,被這渾然天成的景色吸引而定居下來。我無法體會在沒有這些平坦道路的支持下,翻山越嶺的辛苦,而後看到這個美景的驚喜。但我可以體會,開闢後的平坦道路上,充斥汽機車與嘈雜人聲的觀光客,挾帶垃圾隨處,不受控制的那種憤怒。我無法接受,自然風景是如此簡單的唾手可得。

搭車來,下車拍照,泡水,乘車離去,這有什麼樣的紀念價值?這是一種等價交換,用你身體的疲累去交換眼前的景色,也是用身體老老實實地幫你記憶這座慕谷慕魚。

以後只要提到慕谷慕魚,你就會說起:「我那時候走慕谷慕魚,來回走了三個多小時,走得要死要活,又熱又累,但不得不說那邊的景色超漂亮的!」

叮咚!有沒有發現,中間那段走得極為辛苦的過程,才是你會拿出來說嘴的事,才是你擁有與眾不同的體驗。不是每個人都能走三個多小時,也不是每個人在路途中,都會有跟你一樣的發現。

慕谷慕魚的景色、照片,紀錄太多,要多漂亮有多漂亮,要多美麗有多美麗。但你真正用雙腳走踏過,親眼所見、親身所感的慕谷慕魚,才是你心目中的那個慕谷慕魚,無人可以取而代之。

我完全支持用步行來欣賞慕谷慕魚,放慢一點速度吧!你會發現更多。(慢活哲學:享受慢生活!韓良憶:我的們社會不需要更多成功卻不快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