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講述的不只是人與人間的關係,也是人生哲學。什麼是重要的?你想抓住的真的重要嗎?看到別人在跑,所以妳也跟著往前衝了?別盲從,停下來,直視生命、對生命提出疑問,作者艾彼紀錄了和朋友的討論,與妳一起找回單純美好的赤子之心。(推薦閱讀:【胡晴舫專文】幸好這世界有《小王子》溫柔我們

年初時我與她見面,那時候櫻花盛開,我們約在一間小巧的咖啡廳,我送她一本《小王子》。「你為什麼覺得我應該看?」她快速的翻動頁面,不以為然地問我。

「親愛的,你每日汲汲營營是為了什麼?」被問到這問題時,她竟無法回答。我趁勝追擊的問她,「妳快樂嗎?」她想,自己的確是有些迷失了。老是排滿的行程表,她連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段都變得非常少。

她陷入沉思,回想自己的人生,一路走來從來都是人人稱羨的,有不少人想成為她、過過她的生活。「成為必要、不可或缺的( be essential )」是她對自己的期許。

自我認識她以來,她從來就是這樣有目標、有方向的一位女子,這不僅顯現在我們的言談之間。有時,單單只是從她的外表就能夠一窺端倪,眼神的堅定、絲毫不猶豫的步伐與一絲不苟的打扮。偶爾朋友間喝了酒,她也只會略顯疲態的說:「長大為什麼這麼複雜?我想要回去當小孩。」儘管姐妹們會很有義氣的出借自己的肩膀,她也只是在疑惑中沉沉睡去。

她不會是例外,也許多數的我們,也都忘了──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小孩,但是只有少數人記得。


(圖片來源

七月盛夏,我從北海道旅遊回來順便拿當地名產給她。她開門示意,要我進她家坐坐,我倆盤坐在沙發上共飲一瓶水果啤酒,她問我:「妳會不會偶而也覺得雖然目前的生活還算滿意,但總是少了點甚麼的感覺?」

我反問:「妳覺得自己少了什麼?」

她翻了一下《小王子》告訴我,自從長大之後,我們缺少的,是初心。那個單純快樂,沒有目標、目的,只是覺得有趣而想繼續下去的心。我們幾乎是一口同聲的脫口而出:「問題不在於長大,在於遺忘。」這句話也是小王子作者聖修伯里所說的。

我們都笑了。

我想,她終於知道長大並不是問題,而是她忘了如何一心一意的去經歷和感受。以往,她實在太習慣這種模式了,甚至覺得這就是生活的唯一要務,七月這次見面看來她對生活、目標的信念有些鬆動了。

「他們所尋找的,其實是可以從一朵玫瑰花或一滴水中找到的。然而眼睛往往是盲從的,人還是必須用心去看。」引用完這個句子,她微笑的說:「人類所追尋的無論大小,終究都能夠在平凡日常中發現,這句子不是很美嗎?」

我覺得更美的是她的領悟。

回去後,我給她寫了封 email,內容是關於我蒐集到有助於我們找回孩子般初心、單純與快樂的處方。信上我寫著,「和妳談論《小王子》的時候我漸漸回想起自己的孩提時光,這些小建議如果喜歡就拿去用吧!近日,我找到了我們通過的信,處方在這兒,也獻給想要找回赤子之心的妳:

處方1. 發現平凡事物中的不凡

還記得小時候看見窗外下雨時的興奮嗎?孩子們會去觀察雨打在屋頂、柏油路、草地上的形狀是不是真的像我們畫圖時候畫的一樣像個「向下的箭頭↓」?孩子們會仔細去分辨雨水落下時不同的聲音,去聞聞雨天特別的味道。

從天氣開始,打開你的五感與心靈去感受,從而逐漸擴大到其他生活中的場域,逐漸在生活中找回觀察的樂趣吧!

處方2. 不計後果,不想太多

現在妳只要想到雨天出門的車陣人龍、大雨把鞋子弄的溼答答的,就一整天都沒有好心情。但是,小時候的妳才不管雨天可能會弄髒妳的衣服、褲管,淋濕妳的頭髮、書包呢!孩子做一件事情並不在意結果,他們只是因為對世界好奇、對事情發展好奇,就放開自己去體驗。

對照成人後的我們,害怕事情失去掌控、瞻前顧後的。如果我們可以認同「事情不能全部都在掌控中」才是生命的本質,就能放手任一切發生,在生活中體驗各種可能,重新擁有站出去嘗試的勇氣。

處方3. 喜愛的興趣,讓妳神采奕奕

孩子們對於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堅持,妳看過嗎?他們總是不惜一切的去爭取更多的時間去做他們樂在其中的事,也許只是在公園留久一點、多盪一下鞦韆、多堆一個沙堡。

妳現在的工作能夠讓妳樂在其中嗎?不是的話,妳工作之於是否有一項興趣、嗜好是從小到大陪伴著妳的?是閱讀嗎?彈琴嗎?不論是長大後才圓的夢,或是重拾孩提時的興趣,永遠都不晚。再怎麼忙,也一定要做一件會讓妳神采奕奕的事!(三十歲之後的人生旅行:自己喜歡的事,為何不全力以赴?

處方4:為自己所做的慶賀

年幼的孩子不會去評價,他們只管完成手上的作品,可能是畫畫、歌唱或跳舞,然後為自己所做的慶賀,可能只是開心的笑、很用力的拍手或是拉身旁的人一起參與。

當我們不再為自己完成的所慶賀時,很容易忘記自己花時間灌溉的有多美、多特別、多不凡。開始認為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事情就是應該這樣,沒有成就感、沒有掌聲,連對自己的感謝都沒有。這會導致我們對所做的不再熱情,只剩下好不好、對不對的區別。放掉這些評價,單純地為自己正在做的、已經完成的歡慶,生命本身不就是應當被慶賀的嗎?

處方5:和自己的秘密暗語

妳還記得小時候最喜歡的筆是哪一支、最喜歡的衣服是哪一件嗎?那時候總會覺得只要拿自己最喜歡的筆來寫字,就可以得到高分。穿上自己最喜歡的衣服,就感覺可以幸運一整天。

現在妳有沒有保留一些屬於自己的秘密暗語?如果沒有的話,為自己創造幾個吧,生活的小幸運與小驚喜就藏在妳與自己的暗語裡面。

寄出信後我收到她的回覆,她決定連續一個月的周末找一段時間,到公園、遊樂場、草地上觀察孩子們如何遊戲、如何開始並且完成一件事。初秋微涼,秋高氣爽的十月早晨,這次換我赴她的早餐之約。

她告訴我:「你要我做的那個練習我做了。」

前陣子她有點迷失,一直在想甚麼對她來說是最有利、最有幫助的,不論是生涯或感情皆然。她一直抓,一直追尋,把行程表給填滿,以為這樣就能離目標更靠近一點。

她看孩子們是如此的專注在他們覺得有趣的事情上,有時候只是一朵花、一隻螞蟻都能引起他們的好奇;一個紙箱,兩個孩子就能夠想出 N 種不同的玩法。(推薦給你:微笑看世界,世界也會微笑對你

孩子不過只是因為有趣而想投入罷了,沒有甚麼精準的目標,卻能夠笑得那麼發自內心。

她接著說,「我把所有耗費我太多心力和時間,又讓我感受不到興味的事情都給刪掉了。」那些事情只是因為別人在做,讓她感受到競爭的壓力而不得不做的事。

「這半年多出來的時間,目前只拿來和家人、朋友多相處。我非常喜歡這樣過生活,與他們有連結讓我感覺非常踏實。我覺得暫停下來,投入生活、用心感受,可以慢慢分辨出真正重要的事物。」

「真正重要的事物,不是用眼睛去看的;只有用心,才看的見。」狐狸對小王子說的話,又浮現我心。

她自己也覺得奇怪,這些平常不在眼前的人事物,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特別喧囂。她清楚自己對家庭、朋友連結的渴望一直都存在,只是重要性總不及那些感受到職場競爭而帶來的焦慮與憂心,所以她只好一直努力與追求,一直抓緊與填滿。


( photo credit:independent.ie

我說,「你找回生活的主權了?」

我的意思是,她不再被自己的焦慮、假想的害怕給操控,能夠真實的享受生活帶來的樂趣。

我了解,對一個這麼有目標的人而言,她的困難不在於「要多做甚麼」。「做甚麼 doing something 」永遠是她不間斷尋索的,反而要她甚麼都不做 、暫停與放掉,才是最困難的事。這一次,她已經大大的跨越了自己的舒適圈到另一邊──不做甚麼 doing nothing 。

暫停,讓她在心裏騰出了足夠的空間與距離,去反思甚麼才是最重要的,累積成為自己生命的本質。不再活得像小王子在星球旅行時遇見的國王、戴高帽的人、酒鬼與點燈者那般行屍走肉。(推薦給你:用心生活,是種習慣

陽光準確地灑在她身上,我看不清楚她的臉。這幅畫面很美,也好像是個預言,新生活即將開展,她回歸孩子的初心後將能夠更投入地去生活,對世界感到好奇,單純的嘗試、經歷並活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