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同場加映:

一個人漸漸走出我的身體──我的虛構,
他旋轉在一個塵埃錯雜的角落,
彷彿他是宇宙的精神。荊棘布滿

大千世界,我的一隻手指的邊緣。
彷彿一個虛空就來源於這手指的一次觸碰。
沙侖的玫瑰重疊萌生,我拉下這沙的頭巾,
一個人影開始說話,那是引擎輕轉的歌聲:
無所謂驅動,無所謂明暗
一秒鐘以後我們相愛,失散,重新找尋。

——深夜讀罷一本虛構的宇宙史 ◎廖偉棠

// 一個人漸漸走出我們的身體時,我們以為虛無,原來不過是下一次流浪的開始。

看著身邊流過的一切還以為在水裡潛游

有時候記得有時候
有時候會記起我們原來自由
有時候像一個手足無措的荷包蛋忘了翻面

有時候記得跳舞卻忘了拯救地球

愛情的光芒如此耀眼幸而
我們還可以躲進彼此的陰影裡
有時候忘了帶傘
有時候把自己撐開卻沒在下雨

——有時候 ◎鴻鴻

// 以詩之名〉〉有時候我們只想盡情愉快

風是黑暗
門縫是睡
冷淡和懂是雨

突然是看見
混淆叫做房間

漏像海岸線
身體是流沙詩是冰塊
貓輕微但水鳥是時間

裙的海灘
虛線的火燄
寓言消滅括弧深陷

斑點的感官感官
你是霧
我是酒館

——夏宇〈擁抱〉

// 以詩之名〉〉想要你一個擁抱 

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的顏色。
當藍色的夜墜落在世界時,
沒人看見我們手牽著手。

從我的窗戶中我已經看見
在遙遠的山頂上落日的祭典。

有時候一片太陽
在我的雙掌間如硬幣燃燒。

在你熟知的我的哀傷中
我憶及了你,靈魂肅斂。

彼時,你在哪裡呢?
那裡還有些什麼人?
說些什麼?
為什麼當我哀傷且感覺到你遠離時,
全部的愛會突如其然的來臨呢?

暮色中如常發生的,
書本掉落了下來,
我的披肩像受傷的小狗踡躺在腳邊。

總是如此,
朝暮色抹去雕像的方向
你總是藉黃昏隱沒。

——聶魯達,〈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其實我也根本不是港因為
我沒有岸  只有
那些遇見是船  我也就不只是
船桅上的鷗
 
於是海最藍時才是你的注視
而那個藍
就是那個極清澈的謊
 
假設你的
假設是對的
有些船的航行
可能根本就是港的秘密移動
 
可是為什麼那些吻是錨
唇就是浪
唇是那樣綿密的浪

——節錄至 同日而語 ◎夏宇

// 以詩之名〉〉海最藍時才是你的注視

早就已經存在了。
可能走得稍遠一點
在你三十五歲
而我三十歲的那個地方
等待著,與書櫃一同壁立
看雪標點窗景,抓傷地板,呵欠
只因為遲遲不能決定
 
應該從中譯還是英譯本開始讀起
(啊,牠像是你一樣勤勉好學……)
想起屆時必須面對
兩隻貓,你偶爾也過敏似的
在早晨裡打起噴嚏來

——我們一起養過的那隻貓 ◎楊佳嫻


(一起來寫詩:讀詩・讀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