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你認識洪秀住嗎?如果不認識、為什麼我們會從媒體的片面之詞評斷她這個人。聽聽作者 Google 在女力時代沙龍遇見的洪秀柱,與我們想像的小辣椒相距甚遠!這是一個打破距離的夜晚,有是一個公民對話的夜晚。(推薦閱讀:

今天來到女人迷的女力講堂。其實坦白講,我前來所攜帶的心術並不正,是帶著來看「大概是目前全台灣最悲情的女士」的心情參加這場講座的。對於柱柱姐本人,過去我並沒有太大的了解。最近有過的印象,大概也是「有沒有」這段影片吧,娛樂了我一整個夜晚。

而最近非常紅的「護柱聯盟」和「挺柱運動」,有許多也是帶著戲謔的角度來看。與其說我把她看做一個政治人物,不如說我把她看成一個諧星,在消費了我的笑聲後,轉瞬就消失在我的腦海中。(延伸閱讀:

但今天的洪女士卻不太一樣,她不是一個諧星,坐在那裡就真真切切是一位阿姨,一個真真正正的人,值得我用一個莊重的態度和心情去正視她。如果要我用三個關鍵字去形容她,大概是一個認真、熱情而且有趣的阿姨吧。

雖然整場不免環繞在她17號的去留(真的慘啊)、以及國民黨的政策與她的政見之間的衝突,但我卻開始思考另一個問題:為什麼她在我心中會是一位諧星?(可能是我心術不正)

記得之前看新聞的時候,常常不免會覺得「這怎麼可能?他(她)怎麼會講這種話?」或「怎麼可能有人能弱智成這樣?」,看完之後笑一笑,也就沒有再接著去了解,印象停留在「這個人腦子進水了」或這人「腦袋有洞」。但真相往往不是如此,人活到一定年紀總會有自己的想法和看法,無論這個看法是深是淺、合乎邏輯與否,但至少他們都有自己理解周遭世界的方法。

而一個人也比我們表面看到的還複雜得多,小看任何人的同時也是小看自己。可怕的並不是一個人想法怪異或想法偏激,可怕的是我們社會開始把所有複雜的人簡化成膚淺,把正常的別人弱智化。這些我們認為智能不足的人總會有我們所看不到的一面(雖然我還是常常覺得很多人智能不足),而這一面,往往深刻得多。

同理推斷,世上的每一個人在不同人面前總會有不同的面貌。我漸漸也開始習慣從別人口中聽到某個朋友的另外一面,一個我從來不曾認識的面貌。剛開始我會感到慌亂、會感到不解,有時候我會為此辯論得面紅耳赤、不歡而散。因為這並不是我所認識的他或她,這並不是真的,他們怎麼可以這樣污衊?

但慢慢的,我開始不去為此辯論。不只是因為我開始明白我沒有辦法去改變所有人的觀點,也是因為我開始明白和接受這些我所認識的人的不同面貌,無論好的壞的,都不過是人性。我並不能認識一個人的所有面貌,這些面貌有時殘酷得讓我意外,有時慈愛得令人動容,我開始接受我所認識的好人在別人眼中有醜惡的一面,而我所不喜歡的人,也有令人佩服的一面。(延伸閱讀:

這才明白一個真正的好人有多麼難得,而真誠又是一個多麼可貴的特質。因為我們自己,或多或少,都透露著一絲虛假,或多或少,都是別人眼中的惡人。

而人言可畏,鋒利如劍。我試著盡量不要從別人口中去認識一個人,而是以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聽去試著了解部分的真實。接受我所不知道的一面,同時安然的和我認識的那一面相處。沒有辦法知道所有的真實又如何呢?就算一個人有你不認識的樣貌又如何呢?他們畢竟沒有用這個樣貌去對你,他們用什麼方式對你,就用你認爲合適的方式去對待他們。

很意外也很高興認識柱柱姐的另外一面,不論結果怎樣,不論平常她是怎樣的一個人,我都感激她這一晚的真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