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過幾次戀愛,你的想望與定義不再一樣。再不是寵著你,讓著你,聽著你,而是你以為你在演著沒人看懂的遊戲,他卻一眼直直看盡你心裏。曾經年輕氣盛的愛,現在嚮往細水長流的陪伴,我們都從一個個遺憾中,學會找到自己愛人的模樣。(推薦閱讀:【為你讀詩】 我沒有鬆開過愛人的手

 L 有一個從中學開始交往的男朋友,她們一起熬過公開考試,一起融入聲色犬馬的大學環境,一起戴上四方帽穿上學士袍,一起迎接職場上的各種挑戰。

可是就在成為了上班族以後,L 發覺世界遠比那一方小小的課室要大,在外頭,還有許多佳餚美酒,而不止在麥當勞啃薯條溫功課,在外頭,還有許多派對許多宴會,而不止每個週末只看一場電影吃一家小店。

於是她們開始爭吵,開始欲求不滿,開始將他與身邊的男生做比較,終於,她還是先把分手兩字說了出口。

分手以後,她談了幾次戀愛,卻發現沒人及得上他了解自己,也沒人能像他那般忍受到自己的脾氣, 爭吵多了,溝通不了,身邊的男伴來來去去,卻沒一個晚上能一覺睡到天明。

在她二十八歲生日那夜,喝得一臉駝紅的她撫著玻璃酒杯的邊緣說道,我開始明白人們常說的時間。 餐桌旁的朋友都默然,她接下去說,我和他相愛得太早了,那時候,我們還是那麼的年輕氣盛,以致在那天,我們在社會的洪流中,如此用力、如此頭也不回地道別。(念念不忘王家衛:寫人間的遺憾與從容,永不過期的六部經典

然後她又說,如今在某些失眠的夜裡,我腦海中無法排除這樣的影像:下一個與我蹉跎數年的人,也許那個人並沒有他身上的好,甚至並不愛我如他,但我會在年華老去之前,在家人的催迫之下,低下頭去當他的妻,把他的姓氏冠在我的名前,為他生兒育女,當一個平凡的女人。

因為如今我明白到,外頭的世界再五光十色也與我無關,在派對完結以後,我只求有一雙手,為我抹淨妝容,蓋被同眠,如此而已。

有人在愛情中拐錯了路,走了不可理喻的一步,只因他們相愛得太早或明白得太遲,如此而已。(推薦給你:有些情,錯過了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