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日這一天,白天洪秀柱與朝野政治人物、主流媒體一同參加國慶大典;夜晚她邀請五家新媒體來到副院長官邸。這一天我們談人民對國民黨的失望,洪秀柱也談她為何挺身而出、以及對台灣下一哩路的努力決心。這一次,我們該聽聽洪秀柱怎麼說。(推薦閱讀:【獨家】翻轉舊政治!洪秀柱:主流媒體壟斷,我們怎麼看見多元?

洪秀柱在你心裡是什麼模樣?從國民黨初選我們以「小辣椒」認識她、我們跟隨媒體的眼光切面洪秀柱嗆辣敢說敢做的一面,卻沒人將鎂光燈放在「她想說的話」。當媒體過分以扭曲濾鏡檢視一位公眾人物、操弄文字與剪接遊戲為洪秀柱自行「註解」,她好奇,我們這一輩年輕人怎麼看待她?

於是國慶日這一天,白天洪秀柱與朝野政治人物、主流媒體一同參加國慶大典;夜晚她邀請五家新媒體來到副院長官邸。當別人還在疑問究竟「會不會換柱、洪秀柱何以打死不退」時,她只想聽更純粹的聲音:現在的年輕人,需要什麼樣的國家?

女人迷是當日唯一受邀的女性新創媒體,我們懷著對柱柱姐的好奇,希望知道她對台灣未來與媒體現況的看法來到官邸。一行人坐上圓桌,與其說是嚴肅謹慎的政治交流,更像一頓晚飯後的閒話家常。洪副院長輕鬆開場,說明今天邀請目的只是希望聽聽年輕人渴望的下個十年。

今天,我們從三個切面討論她眼中的國民黨以及台灣未來,聽聽洪副院長對於國家真正想說的話。


(圖片來源:來源

愛黨何須盲目!聽人民對國民黨失望的三個原因

1.政治理念與「人」的價值相距甚遠

洪副院長請大家說出對她的認識與疑問,與會人詢問洪副院長如何看待政黨理念,在他看來現在台灣的政黨存在目的愈趨模糊。洪秀柱坦言自己不斷尋求國民黨出路,她表示只要對這個黨還有信心的一天,就會找方法更傾聽新世代聲音。洪副院長聽見各家創辦人表態:「國民黨是一個太有包袱的政黨,這個黨與『人』的距離太遙遠。」她認同各位所言,在她心裡國民黨確實需要改革,找回建黨初衷。

此時另有參與者回應「兩黨無差異」,認為有待討論:「今年國民黨的遭遇就證明了年輕人為什麼會這樣表態。從歷史來看兩黨代表的形象、訴求的議題都是不一樣的,我覺得年輕人想要的是『改革的價值』,國民黨的包袱很重,從以前到現在轉型正義、歷史議題沒有人願意面對、到現在他們如何對待參選的黨內同志。我們今天看國民黨冠居最多資源,卻帶頭不公平。這應該是要和年輕人交代清楚的,包括您剛剛提到年輕人反中,這就是您跟年輕人的差距。其實年輕人不反中,他們追求的是自由開放的民主價值,共產黨是集權制度,年輕人看在眼裡,不會希望擁有這樣的社會。」(推薦閱讀:

年輕人不是一味要「反」,而是捍衛民主價值。現在每個大學生身旁都坐著陸生,我們對對岸的認識不再來自歷史課本、來自對陸客的偏見。而是進一步理解、認識、交流,當所有大學生都是能夠自然的與陸生暢談兩岸議題,同時國民黨卻避而不談、在許多人眼裡看來甚至他們試圖偷渡所有兩岸相關法案。我想對兩黨認知差異有鑒於人們在歷史受過的傷害,並非為反對而反對,而是相關法案更動都讓人民感到不民主、不公開,他們擔心未來愈趨與共產體制同質化。

2.轉型正義的窒礙難行

許多人知道洪副院長的父親曾經是白色恐怖的受難者,她認為自己絕對清楚國民黨一路犯錯的軌跡:「我父親唱過綠島小夜曲、他是四十年沒有工作的。」關於國民黨不願面對的歷史錯誤,她同樣耿耿於懷,她曾問馬英九:「你一天到晚跟228道歉,我從來沒看你跟白色恐怖道歉過。」

我們提出洪副院長「面對歷史」的定義不夠正確:「轉型正義在國際定義裡有很明確的定義,不是道歉就夠了。」


(圖片來源:來源

確實,轉型正義必須透過法律、非法律手段、行動、政策及其相關制度清理與更正過去侵犯人權的措施,為的是修補破損的正義體制,鞏固民主的政府體制,重建社會的互相信賴。馬力歐接續說一個不被人民信任的黨、推任何理念都是窒礙難行的。何以伸張轉型正義,因為不清楚我們的歷史脈絡,就不懂得按圖索驥走向未來。

洪副院長回應:「我理解了,一是要面對我政黨的過去,如何公正公開的檢討與被公眾檢驗。另外是轉型正義的實踐。我是絕對在意的,我本身是那樣的家庭出生,但我同時也明白大家所想的未來,我現在跟你們這些年輕人在一起,我覺得我不在乎這次我的提名到底有沒有效。我接觸你們像跳進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是我以前沒有接觸過的。就像你們說的,我們隔得太遠了、不理解。所以現在我們一起去找一些問題、也找一些答案出來。不管是藍是綠我們讓問題讓社會知道,健保、醫療、住宅是現在大家都有的問題。我常說如果我跟蔡英文很多政見是一樣的,英雄所見略同這也沒什麼不好,今天我們這場選仗更像是一起把這問題找出來。」

我們認為洪副院長已經點出她這次參選目的不是當選,而是嘗試開啟更多對話與討論的空間。我想我懂得洪秀柱何以被稱為小辣椒、敢言能行,正是因為她不害怕犯錯、不擔心在衝撞中尋找答案。(推薦閱讀:


(圖片來源:來源

3.一成不變的守舊形象

其中有參加者表態對這場選戰的看法:「我們兩三年前就知道馬英九要下台了,那到底要派誰?我假設國民黨如果是一個很顛覆的人來,譬如說是一個四十歲的人,好比說你會有個 chance 裡的木村拓哉出來的驚喜,現在選戰文宣與網路的打法都還是舊世代,對年輕人的認識停留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樣子。我們失望是絕對的。國民黨沒有一個讓人有年輕活力的深刻印象。現在的選戰打法像沒辦法接棒給二代的電子產業。最近有個施明德的新書,他找了張忠謀、嚴長壽先生、姚仁祿,那感覺就像是馬雲之前一直講的:『當台灣還是一堆白髮的人在講創新,這些人就是不行了。』這是一個很沈重的問題,我們看到的國民黨還是跟八零年代的模樣,這樣的政黨不會有新世代喜歡。」

洪副院長接著提問:「那你們看民進黨呢?」

參加者回應:「至少會打選舉,比較理解『人』在想什麼。我仔細去看蔡英文的科技政策,其實他跟毛院長是差不多的。我看到國民黨形象上、氣勢上就是輸了。我想到的是國民黨是一個有包袱的政黨,這個包袱是國民黨不願面對的歷史。柱柱姐今天代表國民黨出來選,你就是帶這個包袱出來選,剛剛講的只是一種手段,但重要的是國民黨不敢面對,你只要面對了新的議題就是打自己人的臉。」(延伸閱讀:

我想這也是洪副院長之所以坐在這裡的原因,在這四十幾年來,國民黨可能沒有這樣一個人,願意坐在大家面前,坦誠她的不好、坦言黨的錯誤。這次選戰有洪副院長自告奮勇也許更是挽回國民黨顏面,給舊勢力做了一個衝鋒陷陣、勇於認錯的示範。下一篇我們會接續談談洪秀柱總統參政的這條路,聽她談給台灣未來的三個期許。

http://womany.net/read/article/8752
10/14,認識你沒看過的小辣椒洪秀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