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台灣音樂劇《寂寞瑪奇朵》集結張世珮、程伯仁、倪安東、盧學叡等音樂好聲音,一起唱人生第一聲哭啼後的寂寞故事。這次我們邀請音樂劇高音女伶張世珮接受女人迷專訪,聽聽她談劇場裡外的角色、聽聽她如何在鬧哄哄的城市裡尋得寂寞可貴。(《寂寞瑪奇朵》寂寞信箱活動,邀請你分享那說不出口的寂寞)

她唱起歌來像一波波浪踴躍起高昂氣魄,有時甜如蜜糖、有時又像一把銳利的刀,割開陳舊傷口。坐在劇場,張世珮的歌聲為觀眾開啟了新的人生場域、在戲裡找出路。有句話說,當美好的東西來臨時,你會不自覺地閉上眼睛,這樣的聲音,讓人渴望沈沈墜入。

張世珮這麼一唱,就是十一個年頭,誤打誤撞地進入劇場,音樂科班出生,當所有人都說她好有本錢唱歌劇,可是她就是一點興趣也沒有。直至有次學妹因為臨時不能出場音樂劇《天堂邊緣》,找了世珮代打做合音天使,然後她的下一部戲就是女主角。台灣劇場女高音,如果張世珮謙卑說二,不會有人說自己是一。

劇場是她的遊戲間,人生才是她的舞台

好聲音很難被埋沒,世珮從來不覺得自己是演戲的料,剛站上舞台時,她度過許多肢體不協調的日子:「我前陣子去看了以前的影片,覺得很好笑,僵硬的像隻企鵝。一路以來我都很幸運,雖然我沒參加面試,冉天豪有曾說我是一個沒有企圖心的女高音。我一直都覺得沒關係,回到人的價值,你會想到找我演戲,代表你看得見我,當你覺得我有價值,我們有緣就在一起。」

這樣的價值是她徒手創造的。你可能覺得她的歌聲得天獨厚,但歌聲背後更是苦工,不懂演戲的她在鏡子前反覆琢磨,一個笑、一個回眸,都是幾百次的練習。這麼多種音樂的路,為什麼世珮偏偏選了音樂劇?除了誤打誤撞,更多是她本質裡喜歡不斷進步:「我覺得它豐富了我的人生,開始演音樂劇就是人生很大的轉換,在裡面找大了很大的自信與進步空間。那個就是一輩子的。你知道人生中至少有一件事是會做好的。」(推薦閱讀:

世珮分享李國修老師所說:「你人生做好一件事就好完美了。」

「唱歌演戲對我來說,人生如果要做一件有意義的事,就是這個。如果我的歌聲讓你的心是溫暖的,那就是功德一件。只要世上還有一個人覺得聽我唱歌感到幸福,我就要繼續唱下去。」

唱歌目的不是賺錢,而是賺更多溫暖。入行11年來,世珮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個「正職劇場女高音」,劇場是她的遊戲間,人生才是她的舞台。我看著眼前這個大女孩懷著熱忱生活,她不只是高高站在舞台上台灣數一數二的音樂女伶,更是把快樂傳染給世界的音樂精靈。

錢沒有再賺就是,快樂是轉不回來的

你或許會以為這樣無憂的音樂精靈為什麼都沒煩惱?人生以快樂為宗旨的她曾經也為工作溫飽兩難:「我最近才準備結束一份工作,選擇另一個讓我快樂的工作。台灣劇場目前沒辦法養活演員,我要兼很多課才能讓生活平衡。我一直在思考:工作這件事,我要選的是溫飽,還是讓我快樂?」

這個念頭遲遲猶豫半年了,一個契機她想起七年前因合作認識許效舜,舜哥對她說:「錢不是賺來的,錢是你有多少價值,人家送來給你的。」這句話一直影響世珮的生活方式,她笑說甚至上課時學生臨時有事她非常開心,覺得自己賺到一天:「錢沒有再賺就是,快樂是賺不回來的。」(同場加映:

孩子給我的成就感,比舞台的榮耀更多

快樂賺不回來,也是世珮從孩子身上學會的事。這幾年,世珮在工作與小孩間兩頭轉,直到孩子也去唸書了,她開始覺得自己不能再錯過她們的成長:「我教課帶許多學生,我就覺得我都在帶別人的孩子,卻錯過自己的小孩,她們等待我的時間太長了,開學週我跟學校請了假,專心陪孩子度過開學。我發現我很享受,做早餐、拎著他們去上學、十點幫小孩帶便當,她會跟我說媽媽便當好好吃,這比我把很多小孩送上舞台的成就感更大。」

世珮說著話時,肯定想著孩子的臉,因為此刻的她臉上露出了進門以來最甜美的笑。比起把許多小孩送上舞台發光,她更珍惜與兩個女兒的平凡相處;這樣的快樂,對世珮來說一點也不是犧牲,而是即時把握。

寂寞是很美好的

除了與孩子共處,她也沒少做獨處功課,世珮今年在音樂劇《寂寞瑪奇朵》飾演一位職場女強人,對現代人的寂寞群相特別深刻。她認為我們不必要抵抗寂寞,談起《寂寞瑪奇朵》裡有段歌唱:「人生最初的開始是大聲的哭泣」,世珮認為我們一生下來便是寂寞:「以前一個人在家會很恐慌,現在到了一個年齡我很享受寂寞,因為寂寞好珍貴。」

寂寞好珍貴,世珮緩緩道來,她聊起前陣子「拋家棄子」去一個人的旅行,所有人都擔心世珮「迷糊」個性,先生甚至幫她把地圖都查好了:「很多人當了媽媽後,就要跟家庭綁在一起,沒有自己的時間跟空間,我鼓勵所有媽媽不要把責任都攬在身上。你要出去呼吸,感受一個人的寂寞。一點都不苦,真的很美好。年輕時單身的寂寞會讓你覺得恐懼,走過許多關係的變動後,你會發現一個人的時光都要珍惜。」(延伸閱讀:

接受你自己,比尋求溫度更重要

《寂寞瑪奇朵》中世珮詮釋一個面臨離婚的現代女性:「我的角色很強勢,心裡很脆弱。我覺得很多人都是這樣的。這是一個現代的文本,太太跟先生都事業有成,夫妻關係相對沒時間經營。《寂寞瑪奇朵》演的是一整棟公寓、每層樓都有人們各別要解決的寂寞心事。」

拉遠到我們居住的城市,每一個黑夜裡還沒熄燈的房間主人,你是不是也這樣寂寞呢?

人生的寂寞課題,世珮也從臉書世代聊起,她認為臉書把人聚在一起、卻把心都丟了:「現在有臉書,你會很關注所有人在做什麼,卻很少察覺自己。我們年過三十要邁向四十以後,人生開始有很多功課,你慢慢發現最重要的不再是你眼見的。開始花更多時間專注在家人身上,面對一個人和面對自己,沒有那麼困難的。」(推薦閱讀:

「我們的表演課常有許多對生命不滿的學員,他們要的只是一個不需要一個人寂寞的出口。我覺得奇妙的是你為什麼不能面對你自己?你可以先試著接受自己。現在的人我都覺得太追求外在,忽略內在比外在更重要。」

下輩子還要做女人

一個在舞台上總是耀眼的女高音,回歸了家庭也是柴米油鹽,世珮卻說自己要做一個非常快樂的媽媽,享受寂寞的時光、享受自己的本色:「我們以為有家庭有婚姻後人生都要『埋在這裡』,我會覺得永遠不要忘記當一個女人非常快樂,無時無刻要很愛你自己,以前我沒有覺得愛自己很重要。三年前我的好朋友離開我們,我很震驚,我覺得一定要把握活著的時候去做你想做的事。」

「女人一定要愛自己,下輩子投胎我還做女人。」——張世珮

世珮說出這句話時,我心裡彷彿有個小小的地震,為她這樣篤定的表態感到震撼。我們常以為女人生來是比較苦的,生理條件處處不吃香,經痛也好、職場天花板也好,總有某些時候,我們想下輩子不要做女人了。可是世珮卻如此享受做女人的幸福,她說:「別為任何一個人活,人生終究是為自己活。」(推薦閱讀:

世珮總是在無常或遺憾來時這麼告訴自己:「未來每一天,我都要為自己快樂,這才是女人價值。」

當媽以後,千萬別等老公小孩回家

什麼是愛自己?世珮接著分享她的先生曾經斥責她穿得太過邋遢出門,世珮回答:「有什麼關係,我都是兩個孩子的媽了。」她的先生這麼說:「當了媽,你還是你自己。」

「我在孩子面前是他們媽媽,但我不能永遠是當媽媽。」世珮說先生總是帶她一起成長,也不讓她失去喜歡的夢想。就像她常因劇場忙得天翻地覆,先生未曾責怪她的「母親角色」。我想有一個願意一起承擔家庭責任的人生夥伴是幸福的,也難怪世珮總是可以在母親與自己的身份間轉換得宜。(你會喜歡:

「小孩老公都出門後,就是我自己的時間了。第一件事會去吃一頓豐盛早餐,逛個菜市場,婆媽就會告訴你很多社區發生的事。回到家後我會打開鋼琴練練唱,它是我很重要的情緒抒發,是我療癒的方式。我覺得充實自己有很多方式,心靈或是腦容量都有,有時回到家可能很累了,我還會換上運動鞋去公園,流汗就覺得很棒。」

嘿,世珮這位媽媽可是沒在等孩子老公回家的,自在的時間,完全屬於她自己。

「做女人好幸福!」從世珮笑盈盈的臉上我感到身為女人的難得,她不只想做個劇場好演員、更要做人生的最佳女主角,不抱強烈企圖心、世珮反而活出生活的精彩難得。

她也不拒絕面對自己,鼓勵每一種在世的寂寞,真心去面對自己的缺陷與不滿足。我想就如她所說:「寂寞好珍貴」。因為寂寞我們自處;因為自處我們理解;因為理解我們更靠近。面對寂寞,才能離渴望的溫度更近一些,如果你對寂寞的想像是很悲觀的,我想你必須到劇場裡聽聽張世珮的歌聲清亮而溫婉,像歲月的梳子,爬梳過人生的每一寸焦慮、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