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今晚
海岸靜坐
洋流遊行
鵝卵與石輕碰。
只要有一點火光
願意亮進深海,
罩一燈籠;
我們就會是
同一種魚

因為煙囪並不知道
海要多深
才能浮起一座島。
它從來都是
假裝自己
成一炷香;
就會有人
以為沙灘上香灰星撒
和著浪花
吞下
可以實現願望
 
可是今夜,
蚵仔不該靜閉
溼地不能乾等
當白色的海豚成群結隊
趨光而來
或許我們只是
一種 比較會許願的魚。
齊聚時,鱗片堅定
擦過四壁。
在最深,最黑的
海底隧道裡:
 
白海豚不會轉彎;
我們就不會轉彎

——守夜 ◎湯舒雯
  
聲援「2011.1.26反國光石化青年學子燭光守夜行動」

// 或許我們只是比較會許願的魚,正因為我們要在漫漫深夜裡點同一盞燈,看顧同一個願望。

畢竟,只有一個世界
為我們準備了成熟的夏天
我們卻按成年人的規則
繼續著孩子的遊戲
不在乎倒在路旁的人
也不在乎擱淺的船

然而,造福於戀人的陽光
也在勞動者的脊背上
鋪下漆黑而疲倦的夜晚
即使在約會的小路上
也會有仇人的目光相遇時
降落的冰霜

這不再是一個簡單的故事
在這個故事裡
有我和你,還有很多人

——愛情故事 ◎北島

// 以詩之名〉〉愛情從來不那麼簡單

圖片來源:Yoon Solae @ Pinterest

我們深愛自己的
唇舌,替代我們自己本身
表達不好說出的感謝
我們深愛鼻子
牠讓我們如是活著
我們深愛自己的耳目
精心選取的風景
我們深愛自己
與自己以外的人
我們深愛一分鐘
或者一秒鐘,深愛
擦肩而過的瞬間,誰是
舊房客,誰是新相片
誰是此刻,我們深愛
而未能確知的部分

——感官生活 ◎波戈拉

// 以詩之名〉〉我們深愛未能確知的未來

圖片來源:Hanna Tegbrant/Pinterest

颱風是季節捎來的書信,黑潮是項鍊
地震是亙古的母親時而輕搖妳的夢境
白雲是浪子──妳漂泊歸來的愛情
經常站在懸崖上遠眺海面
鯨豚隱現是他流落異鄉的倒影

我如此屏息守候而寧願妳未曾察覺
就像玉米田可以不認識北回歸線
或許在寂寥的午後,或許夜闌與黎明
蔗園、部落、林道、峭壁、沖積扇
默默我願漂流成妳沿途的風景

——我願是妳的風景◎羅葉

// 以詩之名〉〉最深愛的,最寂寞:承諾的有效期限

圖片來源:Sam Geraghty Lasek/Pinterest

已經決定要愛你了
剛才遇見你
忘了把眼神撕開
就 黏黏地愛了

可是風一吹
愛就輕輕飄著
擺蕩的心情
是我很確定的不確定

沒有擁抱的夏天
雨一直下得很任性
忘了拷貝你的背影
你的背影,在雨中
好像一杯即溶牛奶

我痛痛地把眼神撕開
把牛奶喝乾
把雨聲關小一點

才發現,你走得很快
很遠

——邂逅,在一個神經質的下午 ◎孫梓評

// 以詩之名〉〉我愛你,與你無關 

圖片來源:Sol Iametti /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