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詩歌節《詩的公轉運動》活動展開,寫詩與讀詩正走在一條小眾的路上。來讀讀路克的創作,充滿荒謬、卡通、諷刺、超現實的夢境,詩永遠不放棄想像力。(延伸閱讀:

路克·肯納〈合唱〉

夏季開始的那天起,合唱團就寸步不離;
他醒來時發現他們駐紮在床的四周。

合唱團某天從天而降,毫無預警也不給理由,
他們唱著四部合唱,遞給他一片烤麵包。

回去上班的第一天,合唱團站在辦公桌旁,
唱呀唱,讓他的事業陷入絕境。

兩個星期後他的另一半跟一個骨科醫生跑了。
漢娜再也無法忍受合唱團的歌聲。

當晚,他朝合唱團每個團員的臉上飽以老拳,
打人發洩挫折感。但是,雖然他們鼻青臉腫

嘴唇還在滴血,他們卻更賣力地大聲合唱。
唱呀唱,讓他無法入睡,無法入睡,

無法入睡,在純五度的歌聲中,直到他沉沉睡去。
遲早你會喜歡我們的,他們輕輕唱著。

路克肯納,英國人,七年級生(1981~),文學博士,在大學教創意寫作。是全才型詩人,寫詩、詩劇、短篇小說、中篇小說、科幻小說、舞台劇劇本、廣播劇本、詩評、小說評論,甚至連戲劇也有他的份,演戲兼製作舞台劇。他也是那種讓所有作家眼紅的得獎咖:選擇以詩集初登場──第一本書就得獎了。兩年後,第二本詩集進入「前進詩歌獎」決審,是歷來最年輕的入圍者(該獎得主包括奚尼、凱洛.安.達菲、泰德休斯等名家)。

不管哪種文類,路克的創作一直都有種荒謬、卡通、諷刺、超現實的特質。在詩作中他編派如萬花筒般的多種聲部,有的愛抱怨,有的超滑稽,作戲劇獨白輪流演出。在路克肯納的世界,詩與戲劇彼此滲透,界線模糊。至於他的中篇科幻小說,則寫到了該文類常見的主題:如果科技產品(在他的小說裡是手機)功能越來越強、越完備,脫離人類的控制,而有了自己的意志,那該怎麼辦?在這個大數據的時代,人類是否如同科學怪人,造出了吃掉自己的怪物?這樣隱含著現實批判的超現實元素也在他的詩作出現,好比這次給大家欣賞的〈合唱〉。

〈合唱〉全詩共分七段,每一段都是合唱團與主角的對手戲,七段,剛好象徵七天,彷彿是不斷的循環,生活的本身。這班合唱團到底是誰?不請自來,變幻莫測,突然降臨且寸步不離,不斷在他耳邊唱歌,但是彷彿只有主角聽得到。是不是有點像電影《口白人生》的情節?像小精靈的合唱團先給主角好運(「遞給他一片烤麵包」),再給他一連串的惡運(「唱呀唱,讓他的事業陷入絕境」、「兩個星期後他的另一半跟一個骨科醫生跑了」),主角瀕臨崩潰,把每個合唱團員都揍扁,但依然沒用,「遲早你會喜歡我們的,他們輕輕唱著」。

那揮之不去的合唱團究竟什麼來頭?是命運,還是記憶?


(一起來寫詩:讀詩・讀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