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洋墨水回到原點,一切好像沒變,卻又好像都變了。或許你會疑惑:「真的有必要到國外留學嗎?」當你靜下心回想,這趟旅程將是難以用價值衡量的寶貴收穫。(出走的勇氣:留學長路:培養直視自己靈魂的能力

回來之後一路忙碌奔波,一直到今天因為颱風天被困住而意外得以喘一口氣,才忽然真的發現我原來已經回來了。

而我,也離開英國了。

London

總有種不真實感,幾天前我明明還在倫敦,感覺閉上眼鏡還能感受到河岸的風,我還記得在河南岸走去學校的路,往哪邊走人比較少,在哪一邊拐彎比較近,橋下的通道總會站著一位大叔,用小提琴拉著女人香,我們從來沒有交談,但總會彼此用眼神打招呼,多少冷冽的夜晚,琴聲都伴我回家。也記得在國王十字車站的周邊,路上一堆虛假的人工造景,令人不解的鳥籠盪鞦韆,讓人不由駐足的彩色噴泉,以及運河旁的人工草皮,橙黃的燈總照亮回家的路。(延伸閱讀:十位台灣女孩的倫敦冒險

我記得夜晚走在泰唔士河畔令人屏息的夜景,漆黑的河,閃耀的樹,以及在夜空中發出光芒的建築,就像掉落到塵世的凡間銀河。我也記得第一次看到夜晚的塔橋,在黑暗中看到如此突兀的亮紫色建築,卻感到和諧。

England

我懷念少數有陽光的倫敦,儘管記憶中大多都是陰沈的天氣,有陽光的倫敦燦爛的像是另外一個城市。而我也想念綠油油的林肯草地,是我逃避如山一般的閱讀時的好去處。記得在 shaw library 睡著的時分,以及無數個圖書館的日日夜夜。

一年的時間回頭看好短,但身處其中的時候卻又覺得好長。這一年發生了太多事情,有太多的回憶堆積在如此短的時間,沈甸甸的,厚重的讓人有點難以呼吸,就像一個過度被壓縮的罐頭。我覺得我有所改變,但又說不出改變在哪裡。(你會想知道:世界沒有因旅行而改變,我卻因旅行開始改變世界

這種違和感在回到台灣之後不斷感受到。一年了,台灣仍然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回到家中,走到小巷,人面依舊,景色也依舊。霎時間會有種錯覺,我其實並沒有離開一年吧?只是出游了一個禮拜,家鄉一切事物還是跟我離開時一模一樣。

什麼都沒變,原來唯一改變的只有我自己。

值得嗎?回來之後,大家沒問出口但你總會感覺到的問題。我其實也不太知道怎麼回答他們。仔細想想這麼貴的學費(而且還每年調漲)拿來買什麼東西好像都不太划算。

Study

然後你想起那些苦讀的日日夜夜,你才發現原來你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讀完這麼多的東西,消化如此多彼此互補、矛盾或衝突的觀點,你才知道原來自己的時間可以多麼的壓縮、彈性有多大。你也想起那些找工作的社交場合,觥籌交錯,與不同的人短暫的相逢,快速地聊天,從蜻蜓點水的方式記住一些鎖碎的資訊。

你記得自己那些愚蠢的發言,你也記得你的發言讓全場點頭沈默思考的時候。記得和美國人聯手與英文好到不行的意大利人與東歐人辯論的時刻。你曾經親手接觸另外一半邊世界的脈動,看到各個諾貝爾得主、名人與作家在講台上所感到震撼的瞬間。你見證了無數次的相逢,再經歷了更多次的道別。(人生就是相逢和離開:你在秋涼時緩步而來,卻在寒冬前揮手道別

London Bridge (Tower Bridge) : Reflection on the River Thames

你也忘不掉,走在夜色低頭苦思,轉頭看到河岸風景,忽然感到所有讀過的東西,那些一個又一個的節點聯結起來,霎那間頓悟的快樂。

值得嗎?你離開一切家人與朋友,改變了你以往的生活圈,甚至打破了許多自己以往地堅持和誓言,最後還是回到了原地,看著一樣的風景。

值得嗎?

我不知道,但這樣的一段經歷,拿多少錢來,我都不換。

London Today

而我知道,未來很多年內,我都會懷念那個微雨又陰沈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