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慣了滷蛋、排骨、控肉、瓜仔肉,台灣人習以為常的便當來說,隨著節目來台的日本主持人瀨上剛卻有不一樣的體會。看他如何比較日本與台灣的便當文化,體驗暖胃也暖心的箇中滋味。(推薦閱讀:用心熬出頭!台灣的職人精神,美食真工夫阿吉師

我第一次在台灣吃便當,吃的是「三寶飯」,那是剛到台灣在台北馬偕醫院上班的時候,剛開始我中文不好,加上工作忙,沒時間到外面買,所以就和同事一起訂便當,那次發生的狀況,讓我印象深刻:在日本,凡是食物裡的骨頭都會被拿掉,但台灣沒有這樣處裡的習慣,結果我沒注意雞肉裡有骨頭,還很大力的咬下,發出「卡」的一聲,差點咬斷牙,現在想起還是很慶幸我當時是在牙科工作⋯⋯

那次經驗中,另一件讓我疑惑的事是,我打開便當後,以為沒有白飯只有菜,後來才發現,原來白飯是墊在菜下面。我覺得菜鋪在飯上,對想先吃飯的人就比較麻煩,好像進食的順序被強迫,得先把菜吃完才能吃飯。在日本,便當內的飯菜習慣分開擺,除非是像牛丼、親子丼那樣的蓋飯。不過,肉鋪在飯上的做法,使得醬汁滲入飯中,反倒讓味道單一的米飯變得更有風味。

我在台灣上班一個月後,開始對工作環境熟悉,就比較敢出外冒險,用認漢字猜意思的方式點菜。一開始我跟同事出去,記得那時候馬偕附近有家「上島咖啡」,同事提議進去吃,我那時很疑惑,都還沒吃飯怎麼就先喝咖啡? 沒想到打開門一看,每個客人都在吃飯!咖啡店裡竟然有定食、義大利麵、咖哩飯可以選擇,不像日本的咖啡店裡只有咖啡,頂多提供烤土司。這個有趣的經驗,讓我後來看見咖啡店,都還會忍不住打開門,看看裏頭賣些甚麼。(推薦給你:咖哩怎麼吃對健康最好?


( photo credit:Unsplash )

我覺得台灣上班族很幸福,公司大多會提供蒸飯箱、微波爐這樣的設備,日本就沒有。

日本職場要求工作的紀律,我們的想法是,為了工作,一、兩餐沒吃都沒關係「吃飯還要求加熱?你以為你是誰啊!」另外,所有食物、飲料,連水都不能放在辦公室裏,因為萬一電腦或資料被弄髒就麻煩了,日本公司嚴格規定,要吃、喝絕對只能在茶水間內。也因為日本人沒有蒸便當,早已習慣吃冷的,所以不少上班族的便當,都是當天清晨,由太太或自己起床現做。

因為距離中午用餐時間還很久,為怕食物壞,食材的選擇就很重要。像豬油容易硬掉,就不太會被使用。有些食物則是得用特定方式處裡,例如魚就要加鹽巴烤過。另外,在飯裡放顆梅子,據說也能讓飯經得起放。

這個習慣是源自二戰後、物資匱乏的日本,在那個有錢也買不到菜的年代,放顆梅子,用鹹鹹酸酸的味道配白飯吃,也成為老一輩日本人獨特的記憶。

大約兩年前開始,我自己在台北開工作室,因為樓下就有便利商店,我後來常在那裏買便當解決一餐,也幾乎吃遍了所有口味。有時候原本只打算買飲料,但是看到想吃的咖哩飯忍不住又順手買一個,結果連晚餐也吃便利商店的。比起自己做便當,在台北買外食的成本其實比較低,而且自己下廚還要思考菜色,再買菜、做菜,實在麻煩。現在我若偶爾要到偏遠山區出外景,臨出門前還會先繞去便利商店買幾個便當帶走⋯⋯。我身體裡大概三分之一都是便利商店的食物吧。(推薦給你:忘不了的台灣味,一輩子的台灣胃

我發現台灣便利商店的便當,現在也有很多像是壽喜燒、咖哩、日式麻婆豆腐⋯⋯等等日本口味。因為常住台灣,我對日本便利商店的便當口味反而沒那麼清楚,回日本的時候,我還特別觀察便利商店的便當種類,結果看到有幾款包裝和台灣完全一樣,不過,一份價格將近400 日圓(約合台幣100 多元)的日本便當,相較還是比較精緻:白飯特別好吃,肉的份量少,但是吃起來口感更好,這可能與選用的食材品質、等級較佳有關。

說到日本受歡迎的便當種類,炸雞和「幕之內」都算是。「幕之內便當」是一種豪華便當,這是以前看歌舞伎表演的觀眾,在表演進行換幕時所吃,「幕」指的就是舞台上的簾幕。在以前沒有電視的年代,日本人的娛樂就是看歌舞伎表演,表演中遇到換幕、換場景,不像現在幾分鐘就能完成,每次都要花上很多時間,觀眾就可以在這個時候享用「幕之內便當」,一邊打發等待的時間。


( photo credit:Unsplash )

除了買便利商店的便當,我也會去台北八德路上一家自助餐吃飯。吃自助餐,台式口味菜色的選擇就多了,還會看到些日本沒有的菜,例如臘肉;又或是能嚐到在日本屬於超高級食材的空心菜,同樣的份量在台灣只要十分之一的價錢。我的日本朋友來台灣玩,我也會推薦他們吃自助餐。我朋友也很高興,因為一餐就能吃到台灣一半以上的名產、特色菜色,而且只要用手指想吃的菜,親切的歐巴桑就會幫忙挾,不會說中文也沒關係。(你會需要:會吃也要會講!台灣夜市小吃英文這樣說

吃自助餐時,配菜我喜歡點空心菜、高麗菜、控肉、獅子頭、瓜仔肉等等,主菜我通常會選(炸或滷的)排骨。我是東京人,吃東西口味比較重,可能是因為加了蒜頭的關係,台灣排骨的香氣特別吸引我。而在日本,社會文化中極度重視禮貌,像蒜頭這種氣味強烈的食材就不太能吃,如果是放假自己在家用餐就算了,但是味道若延續到上班日就不禮貌了。如果有人吃了氣味重的食物,被早上搭乘 JR (地下鐵)的乘客聞到了,可是會被很不客氣地嫌臭的。

我覺得吃便當就是一種台灣的文化。台灣人愛吃便當,而且時間到了就一定要吃,從用餐這件事,可以看出大家對吃飯時,時間和品質的重視,就像那句台灣俗諺說的:「吃飯皇帝大」。

口述=瀨上剛
1986年來台,隨主持節目「瀨上剛in台灣」踏遍大小鄉鎮,出版「我是瀨上剛請多指教!」。

採訪、撰文=吳升皓 
攝影=李盈霞 
圖片提供=瀨上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