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內戰和伊斯蘭國的崛起,讓「回家」距離這群戰亂下的孤兒越來越遠。儘管各國態度軟化,願意接納更多來自敘利亞的難民,但問題仍然沒有解決。「如果不是戰爭,我們也不需要遷移...」一語道破每個敘利亞人的心聲。(永遠不要忘記懷抱希望:2014,五個讓你發現台灣人比想像中堅強的時刻

一張3歲男孩溺死沖上岸的照片,在全世界引發高度關注和議論,來自敘利亞的小男孩讓世人看到戰爭與人性的殘酷,他的父親難過地回想兒子在床邊叫他起床的情景,對記者說:「一切都沒了」。(時代的犧牲者:烽火下的聖戰士新娘:ISIS 強徵性奴的「播種行動」


(圖片來源:來源

「孩子聽不到我的聲音...」

《半島電台》、《衛報》、《路透社》、QUARTZ 綜合報導,日前一張3歲小男孩陳屍海灘上的照片,引發全球民眾的悲傷和憤怒,也讓更多人對十多萬湧入歐洲的難民感同身受;溺死男孩父親科迪(Abdullah Kurdi)受訪時說:「(船翻覆的時候)我原本抓著太太的手,我的孩子們從我懷中掉進海裡,我們試著想抓住船身,...黑暗中每個人都在尖叫,我太太和孩子根本無法聽到我的呼喊。」

曾花錢求人口販子

一開始,科迪想帶著3歲的艾倫、太太以及另一名5歲兒子向加拿大當局申請庇護但遭到拒絕,之後他轉向人口販子,付了兩次錢請求他們帶一家人到希臘,但又遭拒,最後科迪決定自己找船,他們跟其他難民想靠人工划槳方式渡海到希臘科斯島(Kos)去,但途中發生了船身進水翻覆的悲劇。(同場加映:

申請加國庇護遭拒

科迪在加拿大的姐姐堤瑪(Tima Kurdi)受訪時難過地解釋,因為科迪一家人沒有庫德族身分證明所以無法拿到聯合國的難民編號,她之前是先替另一名親人向加拿大當局申請庇護但遭到駁回,堤瑪受訪時邊哭邊說:「(科迪)他們不該死,他們不該死的,他們是想要有更好的生活(前往歐洲)。這種事情不該發生在他們身上啊。」

一切都沒了

《路透社》訪問影片中,科迪哽噎地說:「有誰的孩子不是寶貝?我的孩子是如此美好…他們會在早上的時候叫我起床說:『爸爸,我們來玩』,現在這一切都沒了。」

「我們想躲避家鄉戰亂,所以來到這裡,我們希望讓全世界看看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

報導指出,接下來科迪會帶著家人的遺體回到他們原本逃離的戰亂家園科巴尼(Kobani)。

大街上賣筆的爸爸


(圖片來源:來源

同樣因為照片,引發社群和媒體關注的是正在黎巴嫩的敘利亞父親阿塔爾(Abdul Halim Attar),近期因為有人拍下他在黎巴嫩大街上賣原子筆的照片,引發許多人關注和同情,之後甚至有網友發起了「買筆」活動(#BuyPens)也替他開了捐助帳戶,目前全球湧入的金額已經達到181,785美元(折台幣約595萬元)。

想籌錢幫其他敘利亞人

照片的內容,是阿塔爾某日在街上一邊抱著睡著的小女兒黎姆(Reem),一邊伸手兜售原子筆的畫面,他破舊的衣衫還有窘迫著急的神情引來網友同情和不捨,接受《半島電台》專訪時,他描述自己的生活,他表示他在3年前逃到黎巴嫩後,開始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賣筆,「我賣了三年了…有時候一天賣個50隻筆...這都要感謝神。」

對於世界各地湧入的捐款,阿塔爾說:「我希望用這些錢幫其他敘利亞人...我很幸運,我能活下來、我有地方睡覺,外面還有好多敘利亞孩子睡在大街上。…我們能怎麼辦呢?請神幫幫我們吧…」

每人一天13美元

之後,SkyNewsArabia 也連線訪問阿塔爾,帶著3歲半小女兒受訪的他忍不住說:「(捐款和幫助)這一切都像是場夢,全世界的人好像都站在我身邊一樣。」

 
#BuyPens refugee tells us his story

"I want to use any money I get to help other Syrians. What's for me is for them."Abdel-Halim's face became known around the world when a photo of him selling pens as his sleeping daughter hung over his shoulder went viral. A crowdfunding campaign, Buy Pens started for him has since raised over $150,000.We spoke to Abdel-Halim at his home in Beirut about the outpouring of support and what he plans to do with the money.Read more: http://aje.io/BuyPens

Posted by Al Jazeera English on 2015年8月31日

幫幫其他敘利亞孩子​​

被問到有沒有收到捐款時,阿塔爾坦言他在黎巴嫩沒有銀行戶頭,還沒收到這些愛心,之前的日子他都是依靠賣筆以及聯合國發配的一人13美元來生活,阿塔爾對這筆「夢一般的捐款」表示感恩,他說接下來想讓孩子們去上學,也希望可以因為這次的活動讓世人去幫助更多的敘利亞人,他說:「現在還有1,500名敘利亞孩子睡在街上…」。

社會輿論群起 各國態度放軟

現階段,對難民議題相當頭大的歐盟各國,也因為男孩溺死照片的緣故受到各界壓力而開始轉變態度;愛爾蘭政府表示他們可以再收比原訂600人更多的難民進來;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也一改原本不接受的態度,表示英國願意再接納數千名敘利亞難民。


(圖片來源:來源

另一邊,加拿大移民局也談到他們將收容11,300名敘利亞難民、23,000名伊拉克難民以及10,000名在前述區域受到迫害的少數民族。

匈牙利:我們不要大量的穆斯林進來

相較各國放軟的態度,正與難民起衝突的匈牙利則維持強硬的措施,週四(9月3號)時,原本不給難民搭火車的匈牙利當局,改變態度讓難民上車,但最後發現火車行駛的目的地不是奧地利而是難民營,許多難民無法接受甚至想臥軌抗議。

對匈牙利政府來說,他們不願接收更多的難民到國內,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就被媒體 DPA 爆出他不想在匈牙利見到大量穆斯林,他說:「我認為我們有權利決定要不要接受大量的穆斯林」,「我們不喜歡(接受大量穆斯林)的後果。」

「我們匈牙利人都很害怕,歐洲人們都很害怕,因為大家發現歐盟領導人都無力應對這一波(難民湧入)情勢。」

匈牙利政府表示,他們會繼續按照申根簽國家的規範,對進入當地的難民進行身份檢查。

13歲男孩一語道破

難民湧入歐洲的情勢一時難解,當各國領導人因為這議題弄得焦頭爛額時,13歲的敘利亞男孩馬薩爾美(Kinan Masalmeh)則點出了這一切危機背後最殘酷卻也最真的現實。

他在匈牙利有「陽光之城」稱號的賽格德(Szeged)車站外受訪說:「這裡的警察都不喜歡敘利亞人,塞爾維牙、匈牙利、馬其頓、希臘通通都一樣」,記者又問道:「那你想對大家說什麼話?」

馬薩爾美說:「求求大家,幫幫敘利亞人,敘利亞人需要幫忙。…你只要停止戰爭,我們並不想到歐洲,停止戰爭吧。」

 
馬薩爾美說,要不是戰爭他們也不想這樣湧入歐洲。許多人都是懷抱在歐洲展開新生活的夢,才願意忍受艱難和死亡的風險渡海。
 
從 2014年引爆的難民潮,已經造成歐盟各國爭論不休,各國領導人必須基於人道幫助這些逃離戰亂和貧困的難民,但同時間,他們也要思考怎麼維護自家人民的利益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