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小時候覺得好玩
就用手去碰含羞草
看它縮起來

可是 從來沒人認真想過
要過多久
它才能重新打開

——〈封閉〉──寫給校園霸凌事件,蔡仁偉

以詩之名〉〉我們都不完美,但努力成為更好的自己 

才知道自己擁有的不夠
當我身處遼闊的夜晚
徒步走過銀河
發現水面上,那些相似的倒影
原來都是不同的人

當晨起的列車在霧中前進
總是我最先醒來
站在窗前,觸摸水漬與積塵
看鐵道遠遠分隔風景
拉直纏繞的心事
我會是最晚抵達的
當我在途中寄了明信片
測量彼此的顏色
當你離開
面對歸途的旅客
始終沒有人願意與你擦身

也只是擁有自己
這些日子,彼此都穿越許多邦國
陽光來過,雨水來過
我們一直是這座平原上
最耿耿於懷的小鎮

——旅行 ◎ 郭哲佑

以詩之名〉〉旅行的日子,我們只是擁有自己

圖片來源:Pinterest,Noelia Pérez

那天早晨兩條路都鋪滿落葉,
落葉上都沒有被踩踏的痕跡。
唉,我把第一條路留給未來!
但我知道人世間阡陌縱橫,

我不知未來能否再回到那裡。

我將會一邊嘆息一邊敘說,
在某個地方,在很久很久以後;
曾有兩條小路在樹林中分手,
我選了一條人跡稀少的行走,
結果後來的一切都截然不同。

——〈未走之路〉,佛羅斯特

// 我們曾在某個地方分手,走向不同的路,我們每個人生選擇題錯身,即使答案不同,卻依然美好。

以詩之名〉〉分手之後的 Final Push:我們的感情在分開之後仍然很美好 

其實 海很像你
過了好幾十個日夜
我才發現我是礁石

其煩不厭 ◎ 葉青

以詩之名〉〉我們是彼此的海,也是彼此的礁石

也許愛太過巨大
而你必須先去死也許
我對什麼都是
一點也不了解。

當你說太陽的時候我想到的是雨
在你笑的地方,輕輕地,明確地
我卻看見有層次的淚水飄揚──
我對你破門而入,又出來。

這世界的一切都是痛苦
如果你一出生就死
由於渴望一顆心
而把自己漸漸哭醒。

請看,兩個各自轉世過
一千次的結果:
我倆沿著幾條相同的街道走
卻不能在一起。

——〈也許愛太過巨大〉◎Pieter Boskma

以詩之名〉〉緣分有時候很淺,我們只能是兩條平行線

圖片來源: Anca Craciu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