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新駐站作者!邀請香港作家——陳煩與我們聊聊《分手旅行》背後的故事,讀陳煩的字溫柔而平時,就這麼不偏不倚的打在我們心上了。你有過分手後的出走嗎?或許,你該給自己的心一趟沈澱之旅了。(你會喜歡: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幸福的故事大致相同,悲傷的故事各自迥異。

一段感情總是這樣開始的。初相識時,我們被對方的一個眼神或一個手勢吸引,從此把他說的每句話都牢牢記在心,有對方在的地方,空氣變得如高山般稀薄,獨處時甚至有種缺氧的暈眩感覺。於是兩個患了愛情高山症的人,漸漸走在一起,挽手走過這片四野無人的高地。(延伸閱讀:

而一段感情的終結,卻有著千迴百轉的情節。也許是他不愛了,也許是她愛上別人了,也許是雙方都對這段感情淡了,而小《分手旅行》的,卻是一個關於相愛卻不能相處的故事。

當兩個性格和出身南轅北轍的人,在平行線上漸行漸近,那些現實的差距都顯得不那麼要緊,可是當愛情的糖分被時間蒸發消失,生活的牽絆便緊緊地纏繞著二人。

故事講述女主角溫柔生於小康之家,相貌娟好,成績優異,是校內的模範生。中四那年,平日對母親千依百順的父親竟然外遇離家,溫柔目睹母親如常生活,獨力支撐家庭,素來倔強又好逞強她只好把難過嚥下,惟成績一落千丈,從精英班跌入最差的班別,因而結識了何永樂。

中五會考後,阿樂因成續不達標而踏入社會工作,溫柔則繼續升學,但二人的距離並未因此而拉遠,反而因為阿樂在餐廳學廚,每夜拉了溫習到夜深的溫柔來試菜而更加親密。  

溫柔升上大學後,因學業繁重,與阿樂相處的時間漸漸減少,但二人仍然積極維繫感情,而不務正業的阿樂總是願意配合溫柔的時間表,二人常常留在家中吃外賣和看影片,彼此亦無怨言。

直至溫柔畢業後踏足社會,阿樂依舊是當年那個吊兒郎當,不求上進的大男孩。他懂得溫柔的脾性,也知道她對自己有何寄望,但他卻總是愛理不理,口中不斷編織美好的將來來哄騙溫柔。

於是那些難以喘息的工作量、貪慕虛榮的同事圈、望女成鳳的母親,一切一切都讓溫柔對這段七年的感情產生疑問,壓抑已久的情緒終於在阿樂任性地辭去工作後爆發,於是這對在穿著純白校服的年代相愛,到畢業後步入庸碌人海而分開的戀人,決定到台灣來一趟最後的分手旅行。(推薦閱讀:

 

但願在放下書本以後,我們能明白,相愛而不能相處的痛,在於一方過分用力地去愛,把自己的期望和喜好加諸於對方,又或是另一方卑躬屈膝地遷就愛侶,把自己的稜角磨蝕割除。

可是也許,只是也許,你只需記住如今在你眼中的污點,當初是如何地讓你心心念念,記住眼前那個無法相處的人,最初是如何地教你怦然心跳,那麼,你就會找到繼續相愛的鑰匙。(你會喜歡:

 

至於書寫《分手旅行》這個念頭,便要數說一下台灣之於我的意義。

 這個四面環海的小島,是我第一次離開爸媽去旅行的目的地,也是我在學時第一次以記者身分去採訪的地方,甚至我的畢業作品也是以台灣與香港兩地互換的移民潮為題。而台灣最讓我念茲在茲的記憶,便是我在台北當交換生時,過了半年平靜而孤獨的日子。

那是大學畢業前的最後一個夏天,我拉著行李箱,懷著逃避香港那繁重課業的渡假心情,來到台北的桃園國際機場。

那時候我在景美租了一個套房,就在胡同的巷口旁,不遠處便是景美夜市,黃昏時分,商販會把手推攤檔拉到馬路的兩旁,穿著汗衫的叔叔姨姨便開始擺賣工作。 

巷口有一家喚作「佳佳來來」的二輪戲院,只要付一百元台幣,便可連看兩套剛下線的電影,觀影的人們可以買一大堆小吃零嘴進場,查票的叔叔阿姨會笑瞇瞇地問道,這麼晚了怎麼還沒吃飯呀。(同場加映:

樓下餐廳的老闆知道我獨自一人由香港來台灣,每次我進店光顧都吃同一款湯麵,日子久了想轉換口味,可是我才步進店內,老闆已經笑說,還是要雞排湯麵蜂蜜綠茶對吧,我就點頭說好。那是一種,你捨不得糾正的錯誤。

有一陣子我患上感冒,因為人在外地,懶得求醫,只是每天都吃幾丸從香港帶來的成藥,結果久病不癒。老闆的兒子知道之後,隔天就傳短訊跟我說,我問過朋友了,要是你沒有醫保卡,看醫生也不過是五百元,你就別省這些錢了。

 

這些瑣碎的日常片段,都給予我一種簡樸安逸的生活體驗,甚至讓我在回到香港這個物欲橫流的地方以後,繼續練習以一種平靜而溫順的態度去面對生活。於是我決定寫一本以台灣作為背景的小,把美好的風景與人物都寫成文字,把錯過的旅程與關係都變成故事,並且用這個故事,獻給那個陪我走過六年旅途的人,我們走著走著,太用力地拉扯上路,終於把鑰匙遺失在成長的中途,在揮手作別以後,至少還有這個八萬字的故事,讓我不至忘掉那些漸漸褪色的日子。

”Think how you love me," she whispered. "I don’t ask you to love me always like this, but I ask you to remember. Somewhere inside me there’ll always be the person I am to-night.“

 《Tender is the Night》 F. Scott Fitzgera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