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這次我離開你,便不再想見你了,
念此際你已靜靜入睡。
留我們未完的一切,留給這世界,
這世界,我仍體切的踏著,
而已是你底夢境了......

——節錄〈賦別〉 ◎鄭愁予

// 以詩之名〉〉轉身更要需要決絕的溫柔 

圖片來源:Pinterest/Tiffany Gunning

生命
既不是圓滿
也不是缺憾
不過是一個沉重的試驗
要不斷地
用信仰來驅除無望
用愛來補償孤單

——蔣勳,〈祝福 〉

// 用更多祝福,更多愛,來圓滿你們的受傷的心。親愛的,今天也要好好的,走過這場煉獄,我們知道你依然美好。

以詩之名〉〉願你們平安 

圖片來源:Mély

有一天我會想念你
也會想念此刻的自己
有點陌生、有點遲疑
還有那些沒對你說完的話
已在樹底盤成根
成為另一片森林

——有一天我會愛你 ◎夏天

以詩之名〉〉想念此刻的自己 

圖片來源:Pinterest Lotte van der Aart

夏天的繡球花,有千百種藍,千百種紫
濱海公路的雲,有千百種倔,千百種媚
 
船帆過了一百張,繼而
燈塔亮了一百夜
雷雨的摹聲有千響
層層浪濤,向岸邊拍出萬種心音
 
異鄉人啊,在這面海的小鎮
你揮手的瀟灑有千百種
而我只有一種愛

——繡球花 ◎陳依文

以詩之名〉〉跟著夏天的浪花去旅行

圖片來源:Pinterest/Sol Iametti

一定有些什麼
是我所不能了解的

不然 草木怎麼都會
循序生長
而候鳥都能飛回故鄉

一定有些什麼
是我所無能為力的

不然 日與夜怎麼交替得
那麼快 所有的時刻
都已錯過 憂傷蝕我心懷

一定有些什麼 在落葉之後
是我所必須放棄的

是十六歲時的那本日記
還是 我藏了一生的
那些美麗如山百合般的
秘密

——《如歌的行板》,席慕蓉

// 以詩之名〉〉那些青春的秘密啊,總有一天我們會知曉 

圖片來源:Pinterest/Samantha Sch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