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學時期便出道的林依晨,從女孩演到女人,經典作品一直陪伴著我們成長。走紅多年的她親民而不造作,在《惡作劇2吻》以及《我可能不會愛你》二度金鐘封后後,林依晨大病了一場,卻就此學會放過自己的不完美,並當一個不再凡事 say yes 的好好小姐。演員,對林依晨是一輩子的事,但做自己則是更重要的想望。(延伸閱讀:從女孩到女人!回顧林依晨演過的9部經典作品

TEXT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不走火辣妖嬌的性感路線,也非遙不可及的化外仙女,純情、俏麗、活潑、柔美兼具的林依晨自成一派,魅力無法模仿難以複製。她卻說,眾人所見只是她眾多面向的其中之一…… 

論長相,林依晨絕非同儕女星中最出色的那一個,不管比豔麗性感或比嬌俏可愛,似乎總有人更勝一籌,某些中國媒體甚至形容她為「第二眼美女」,說她乍看之下並不特別漂亮,卻教人越看越順眼,愈瞧愈討喜。不過,或許正是外貌上的種種「不夠」,才益發襯托出她的親切實在。

不像其他高掛天上的遙遠星星,林依晨彷彿隔壁人家的女兒,碰到面時一定送上溫暖的笑容,殷勤有禮地先主動大聲招呼,問你吃飽了沒?最近過得好不好?她的臉上不蒙面紗,她的親和與庶民完全不矯揉作假。也因為這股魅力,林依晨是少數「老少通吃」、「男女皆宜」的偶像女星,影迷沒有特定族群,從青少年到大叔大嬸爺爺奶奶都喜歡她。(延伸閱讀:傾聽「心」聲音,發現你的獨特魅力

親民貼心,周遭如沐春風

採訪當天,林依晨準時來到攝影棚,身穿簡單的白T搭配 legging,手上拎的是中價位 Longchamp,樸實無華但神采奕奕,不見絲毫明星架子。素顏的她膚質相當白皙透亮,妝前妝後沒有太大差異,只臉蛋比電視上略秀氣嬌小,看起來剛剛正好。說實話,林依晨的美從來不令人屏氣凝神,但就是讓周圍的人舒服自在。

從幾件小事可看出她感染力十足的親民特質。以往,與這種等級的大明星共事,攝影棚裡的工作人員難免稍加收斂,刻意小聲說話、動作放輕,怕造成干擾影響明星的工作;碰到林依晨,這層顧忌好像不存在了,大夥兒雖不至於吵吵鬧鬧,卻也不曾綁手綁腳小心翼翼,只以平常心做自己該做的事。此外,中午叫便當時,她點的是肥滋滋的控肉飯,而非惺惺作態地只吃一份燙青菜。

「我可以看著鏡子和你聊嗎?」林依晨微笑著問,「頭轉來轉去會讓化妝師不方便。」她既顧全了人與人說話時應有的禮儀,又替化妝師設想。推己及人的貼心不僅是好教養,某種程度也反映出她內裡的充足,這一點,母親絕對功不可沒。

「小時候家裡的環境確實不是很好,但也沒有差到很悲慘。媽媽母兼父職當然辛苦,不過我們衣食無憂該有的都有,玩具、書籍、關愛、家庭溫暖一樣不缺,而且放假她一定陪在我們身邊。我不覺得我的成長過程有任何遺憾。」

因為參加「捷運超美女」選拔獲得冠軍,林依晨意外與演藝圈搭上線,大學(政大韓文系)期間正式出道拍電視劇,第一部作品《十八歲的約定》戲紅人也紅,小妮子立刻晉身新生代偶像,一帆風順的演藝事業就此展開。「我運氣真的很好,那時《流星花園》超紅,電視圈掀起拍偶像劇風潮,需要的大量年輕男女演員多數從模特兒經紀公司找,我就這樣被找上了,」

她毫不矯情地接著說,「但我也很努力,白天念書晚上拍戲,自己還找許多表演相關書籍參考,或者向劇組的前輩請教,邊做邊學習,從實務中累積經驗。」假使當初沒走上這條路,「我想,我大概會去當老師、藝文線記者、導遊、或者空姐吧?」

生病,身心靈的無聲抗議

起步便先聲奪人,接下來的《我的秘密花園》、《惡作劇之吻》等作品亦叫好叫座,林依晨穩坐偶像劇一姐寶座,表演層次日漸豐富。2008年,她以《惡作劇2吻》勇奪金鐘影后,是有史以來首位演偶像劇獲獎的女星,也是迄今為止最年輕的金鐘影后得主,「開心到想飛,很有成就感!」

2012年,風靡全台的《我可能不會愛你》讓她再度封后,「第二次就真的是平常心,儘管事先有消息說我得獎的機率不高,我倒是無所謂,仍舊高高興興地共襄盛舉,沒想到又獲得肯定。」

 兩次得獎之間的那幾年看似林依晨事業得意的高峰,她卻過得格外辛苦難挨。「那段日子,我一年大約有11個月都在工作,身體狀況越來越糟,尤其拍《射鵰英雄傳》的時候,曾連續6天6夜沒閤眼,每一刻都在硬撐,沒人看見時眼淚經常不受控一直掉。我不是不想演,但我更想好好休息。」她生病了,大腦長了2公分大的蛋形囊腫,嚴重影響內分泌,必須開刀割除才能治癒。(同場加映:致自己的一封情書:我愛你,千真萬確

動手術前,害怕、恐慌、胡思亂想陣陣襲來,懂事與自制被徹底擊潰。手術完成後,她好似換了顆腦袋,很多想法改變了,「因為我不想和從前一樣了。」早熟的人叛逆期通常來得比別人晚,好在,不是「我我我」那種膚淺的層次。

她開始聆聽自己的聲音,學習放鬆不壓抑,學習與不完美和平共處,學習當一個不再凡事 say yes 的好好小姐,學習照顧他人的同時也別忽略了自身需求,學習快樂。 

信賴,來自時間的累積

不變的是她對表演的熱忱與投入。「當然,回頭檢視過去演過的每一個角色,都會覺得這裡可以改進,那裡應該更好,但演的當下,我確實盡力了。」

林依晨坦承,黃蓉是一大挑戰;「她不僅聰明絕頂,還多才多藝、充滿生命力,最難的地方是,每一個人對她都有自己的想像,我只能把握我對黃蓉的理解,盡一己之力詮釋她。」

演程又青時她最放鬆,「劇本好、演員好、導演和我又有默契,加上我的身體狀態很好,所以演得很輕鬆,不需要擠壓自己就跑出來了。」至於受到兩岸三地無數觀眾愛憐的楊雪舞,「劇組太龐大,光導演就三位,很多事不是我單一演員能夠控制的,幸好整體效果不錯。」

心頭的最愛?「《惡作劇之吻》系列和《我可能不會愛你》,原因或許有點好笑─合作的對象我都很孰悉,工作的時候比較自在。說實話,我慢熱,不是一個很快就能和大家打成一片的人,有時拍完一部戲還是不熟,沒辦法,這是我的問題。」

事實上,林依晨自出道至今沒換過經紀人,「熟悉才會讓我產生信任。」原來,禮貌竟是她的保護網,經得起時間考驗方能走進她的內心世界。「我並沒有故意去營造鄰家女孩的形象,親切有禮的確是我的一部分,但我也有淡漠、調皮的面向,組合有點極端。」

若從這個邏輯出發,必得是她熟悉或信賴的男主角,雙方才能在戲裡擦出令觀眾感動的火花。「我和小綜(鄭元暢)應該最有默契─合作過三次。他的思想很跳躍,雙子座古靈精怪的特質超明顯,和他酷帥外型的反差頗大,但這正是他的魅力。」

陳柏霖呢?「柏霖腦筋動得很快,是個很有想法的人,而且會努力把想法實踐在工作上,譬如和我交換對彼此角色的想法。胡歌和我合作過兩部戲,科班出身的他,表演方式和我這種半路出家的很不一樣,我們的相互切磋很過癮。馮紹峰比較常浸淫在自己的世界裡,而且他很忙,對戲的時候才會碰到,不過他超會哭,一下子就能進入角色的情緒。」(延伸閱讀:編劇:大仁與又青的唯一與第一《我可能不會愛你》徐譽庭

倫敦行,是學習也是體驗

或許正是看到胡歌、馮紹峰等科班出身演員不同於自己的表述方式,讓林依晨興起了出國進修的念頭。「選擇倫敦,實際面是因為只有那裡提供為期一年的碩士班,其次離歐洲近,可以趁機到處走走看看,這是美國城市無法提供的資源。」(同場加映:在德法念雙碩士,我學到的人生課題

在倫敦,林依晨可以卸下萬人矚目的明星身分,只單純當一個簡樸的學生。「星期二到五的課最滿,要從早上9點上到傍晚6點,我大概7點起床準備,8點半出門,地鐵搭20分鐘就到了。下了課則準備隔天的作業,背劇本、勘景、找化妝師等等,很多事要做。週末通常睡到自然醒,但頂多也只睡到9點,然後出門買菜─買足一星期的量,回家洗衣服弄一弄,再挑一、兩個想去的博物館和美術館逛一逛,或者看表演。」

由於班上有華人同學,全班都知道她是大明星,「不過,華語影劇圈離他們實在太遙遠了,所以他們對待我的態度就像一般同學,不會比較特別。」

除了學習表演,林依晨還難能可貴地體驗到何謂平凡獨立的生活─從煮飯洗衣到繳水電費,自己動手解決日常各種大小瑣事。「在家,所有的事媽媽都會打點好,工作的時候,很多東西則有旁人代勞,我只要演好我的戲,就算盡到責任了。對我來說,倫敦行更像是一種探索真實生活的歷程,因為絕大多數人的日常作息都是由這些元素構築而成的。」

現在的林依晨比以往更有活力,更知道該如何取捨,在滿足自我與他人之間取得平衡。聊到不願透露的事,她會咯咯笑說「這個我想保留給自己」,而非面有難色地思考該怎麼說、或說多少。

「只要有人看,我願意一輩子當演員,但我更想做自己。」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以下將外連至美麗佳人網站)
林依晨談人妻生活 婚後幸福的秘密就靠老公這一件事...
幸福人妻林依晨帶路:「收起一些些的自己」˙7招教獨門愛情保鮮術
真羨慕她老公!林依晨生日兼訂婚 知心好友滿滿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