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隱藏淚水與脆弱,最堅強的人,總是和平的與他們相處在一起。」一書《父後七日》這麼寫著。情緒的流瀉,是一個自我療癒的過程,適當從身體排出以後,我們能更有力量的繼續往下走。看丁菱娟老師說說讓生命變得更厚實的力量:哭泣。(推薦閱讀:「請不要再那麼努力了!」日劇《 Dr.倫太郎 》告訴你同理心的秘密

可以哭,但是不要停留太久。


( photo credit:PEXELS )

女孩,我不會要求妳不要哭,不要難過。妳在我辦公室講到傷心處哭了起來,我知道妳想到家人忍不住掉淚,我只能遞張面紙說,「好好哭吧,哭完我們再來談」。

喜怒哀樂是人性,人在傷心難過的時候總不免掉下淚珠,甚至泣不成聲。雖然在職場,專家認為不宜太情緒化,不要在主管面前哭,但是我覺得違反人性的都不必太在乎禮教,只是不宜過久,負面情緒先發再收。(與自己的情緒和解:六件事提醒你擁抱哭泣的內在小孩

所以有人在職場上忍不住哭了,會常聽到旁人說,「不要難過了」或「不要傷心了,要看正面」。但是這些話語在當事人聽起來並不會真的好過。我認為情緒發洩是一個療癒的過程,該哭的時候就哭,該難過的時候就難過,不要壓抑。只是情緒不能太過,哭過了,難過完了,就要啟動復原機制,讓自己快快回來,不要沉溺在悲傷的情緒中。快速復原才是我們要鍛鍊的能力。

走過低潮一個過程,因為受傷的人都需要一點時間療傷,去經歷那個痛,所以會難過、會低潮、會悲傷,然後經過一段時間後再擦乾眼淚,重新出發。所以不需要在受傷的當下就馬上叫他人堅強的站起來,這有點強人所難。

所以孩子,失戀了,我知道很難過,很苦,我不會叫你不要難過,不要悲傷,不要哭。我知道,那也是生命一個很重要的「經過」。但是哭完了還是得過日子,工作還是要做。整天情緒不好,不但自己不好過,別人也不知怎麼面對你,所以還是得想辦法讓自己回到正常生活,然後看著那個傷痕變成了美麗的疤,只是印記,不會再干擾你。

我知道受傷的苦,知道那個沉溺在裡面的悲,有時候自己都不想讓自己走出去,像個無形的拉力將自己往下拉。於是我漸漸開始練習,療傷的過程不要拖太長。所以剛開始我會盡情的發洩內心的不舒服,會哭,會睡不著,會找人談,會把自己關起來,直到自己覺得夠了,就說「你(負面的情緒)走吧,我要回來了」,然後把精神放在接下來該做的事情上,現在越來越知道如何管理自己悲傷的情緒,也越來越縮短傷痛的時間。同樣的,高興的事也一樣,無須得意太久,免得樂極生悲。

像我以前常掉東掉西,尤其是錢包或是重要的東西總要懊惱好幾天,怨自己怎麼這麼倒楣,或生氣自己怎麼這麼不小心,情緒就停留在自責中。現在可能自我生氣一下,馬上就想下一步要該做什麼,趕快打電話報失證件、信用卡等等,然後就想以後要注意什麼事來預防相同的事再發生。這是一個好好的練習,這樣我的精力就放在接下來的事情,而不會停留在懊惱的情緒當中。(不要被情緒綁架:放下憤怒,與自己和解

比較大的傷痛像母親的往生,有一段時間我感到好失落,好難過,夜不成眠,原本想請個長假療傷,但是最後打消念頭,讓自己還是回到生活正常的軌道,一樣的上班,一樣的開會,有空時用音樂、文章和日記寫下對母親的懷念,藉由文字慢慢地和母親道別,也是自癒的過程。


( photo credit:Flickr )

所有的傷痛、難過都會過去,所有的疤痕也都會結痂,時間有時候是一帖良藥。但我們都要培養一種能力,就是往前看,讓日子回到正常的軌道,讓生命自己去找出口。(辛曉琪的生命態度:時間帶不走的天真,歲月送給我的成長

生命,是流動的,接受,走過,感激,放下,一切皆會變成生命更厚實的力量。

作者是世紀奧美公關創辦人暨總顧問,歡迎連絡丁菱娟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