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對政治冷漠的人嗎?愛沙尼亞的劇場人用「 Unified Estonia」行動計畫,創造七千五百人的參與紀錄!當劇場人演得比政客還像還專業,除了給政治人物一記當頭棒喝外,也是想告訴大家:「參與政治沒有那麼難,政治絕非少數人遊戲。」(推薦閱讀:揮別「不碰政治」的年代:從反課綱看台灣家庭欠缺的討論

「為何有些人從不投票?為何對政治漠不關心?為什麼政治跟一般人這麼遠?」這些問題不僅僅台灣有,愛沙尼亞的劇場人也想問這個問題,他們用了一個絕無僅有的方式來尋找答案,一個名為「 Unified Estonia(團結愛沙尼亞)」的超大型計畫,創下七千五百人參與的紀錄,史無前例的規模與做法,一舉奪得2015年布拉格劇場四年展最佳展覽金獎( Prague Quadrennial 2015 The Golden Triga for the Best Exposition )。

Unified Estonia 紀錄片「Ash and Money」七分鐘版
Video credit:"Ash and Money" / "Kust tuleb tolm ja kuhu kaob raha" from Teater NO99 on Vimeo. )


(photo credit: Baltic Reports )

藝術?新政黨?Unified Estonia 一鳴驚人,執政黨剉著等

2014年3月24日,愛沙尼亞國會大選的前一年,愛沙尼亞知名的劇團 Theatre NO99 召開記者會宣布成立「 Unified Estonia 」,Unified Estonia有主視覺、歌曲、標語,樣樣俱全;Theatre NO99 的演員們換上西裝,侃侃而談愛沙尼亞未來的願景,表演精準、言之有物,左打銀行右打執政黨,推出清晰的選舉廣告與海報,他們的訴求正切合民主社會的弊病,立刻受到矚目。

一開始政治界覺得 Unified Estonia 不過是劇場人的胡搞蠻纏,但 Unified Estonia 支持人數直線攀升,年輕人大排長龍希望成為 Unified Estonia 的一員。很快的 Unified Estonia 聲名大噪,某天深夜 Unified Estonia 的海報遭到大肆破壞,很快的陰謀論四起,有人說是執政黨帶頭破壞,有人說是 Unified Estonia 的成員自導自演。 (這劇碼,台灣讀者是否覺得很熟悉?)


Unified Estonia 的海報遭破壞
( photo credit:VIRGO KRUVE VEEBIKODU JA BLOGI 

沒想到一切一發不可收拾,Unified Estonia 聲勢如日中天,連成員們都感到驚訝。訂於5月7號舉行的大型造勢晚會門票銷售一空,引起愛沙尼亞政府的危機感,內閣宣布要詳細檢視 Unified Estonia 的財務,檢查「是否有有心人士在背後操控」。政治評論者甚至預測 Unified Estonia 如果真的投入國會選舉,有可能拿下25席(國會共101席),Theater NO 99 的成員笑稱「25席?我們總共只有10個人啊,還是我們每一個人可以帶媽媽一起投入國會(笑)」究竟 Unified Estonia 會不會正式註冊成為政黨,成為最熱門的問題。

黑箱選舉 造神運動樣樣來,絕無僅有超大型造勢晚會/劇場計畫

面對各方追問,Theatre NO99 的回答是「 Unified Estonia 會不會成立政黨,由造勢大會上決定」,當然,造勢晚會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
5月7日造勢晚會當日,距離開場還有一小時,會場已經大排長龍,熱門度不輸江蕙演唱會,各主流媒體緊盯會場,愛沙尼亞的各政黨都派員出席,大家都要看看 Theatre NO99 葫蘆裡賣什麼藥。造勢大會有美女熱舞、有帶動呼口號,場子熱鬧無比。藝術總監 Tiit Ojasoo 出場時,全場響以熱烈的掌聲,前有八個旗官開路,兩旁觀眾起立歡迎,儼然有下一個政治明星的架式。


( photo credit:Unified Estonia 

大會的重點是由全體在場的人以手機直選 Unified Estonia 的領導人。呼聲最高的為 Theatre NO99 藝術總監 Tiit Ojasoo ,但主持人仍在講解投票過程時,螢幕上竟然出現「 Tiit Ojasoo 得票100% 」的數據,全場一陣尷尬大笑(這個「不小心洩漏黑箱」的劇碼如此熟悉,令人一陣苦笑)。 雖然手機直選票數為另一位候選人獲勝,但台上的八個領導委員不疾不徐拿出「代理投票」權,一舉把 Tiit Ojasoo 推上大位,狠狠諷刺愛沙尼亞現行的投票制度。

大會的最高潮,由當選的 Tiit Ojasoo 發表當選感言,旗幟飄飄,眾人舉臂歡呼,歌手慷慨激昂的唱著主題曲,Tiit Ojasoo 留下一句「現在,你們自由了」,翩然下台。人們對於親身參與過的事件總有特別的感受,看到自己所支持的候選人邁上大位,心情雀躍激動淚流滿面,彷彿從此撥雲見日普天同慶。但,然後呢?選上了,然後呢?生活可有一夕變天?Tiit Ojasoo 的一句「現在,你們自由了 Now you are free 」,像針刺毫不留情地挑破夢幻泡泡,留下震耳欲聾的沉默。(接下來:寫在太陽花學運之後:年輕世代的下一步,結束才是開始

假作真時真亦假─ 是藝術計畫或是政治實驗

究竟 Unified Estonia 是一場行為藝術,還是一個正在成熟的公民參政計畫?如果將它當作劇場,Unified Estonia 的造勢大會有超過7千5百人出席,儼然是當代歐洲參與人數最多的劇場製作。如果將它作為公民參政計畫,Unified Estonia 成功突圍,證明「參與政治沒有那麼難,政治絕非少數人的遊戲」。

民主政治的光怪陸離,讓劇場人更適合從事政治?

Unified Estonia 整個計畫若有似無的反諷現今愛沙尼亞政治,以及民主社會常見之通病,包括海報被毀、黑箱投票、宗教狂熱式的造勢大會等民主社會常見之怪象,凸顯現實的荒謬。Unified Estonia 拋出兩個問題:

第一,「投票在民主政治中的意義」
如果選民在投票所只花15秒匆匆根據候選人的外表、財力投票,有何意義?如果選民根本不投票,政黨政治決策掌握在少數人手上,民主意義又何在? Unified Estonia 造勢大會上刻意誇大全民直選投票的滑稽之處,同為體會過民主體制無奈的人,定會覺得又心酸又好笑。

第二,「政治作為一種專業,其意義何在?」
在愛沙尼亞,參選的門檻為年齡。深入理解政策的選民少之又少,政治人物日益懶惰,僅用虛浮的口號如「成為歐洲五富」爭取選票。另一方面又擺出「政治很複雜,一般人最好別碰」的傲慢態度,讓政治參與度越來愈低。藝術總監 Tiit Ojasoo 直指「政治人物並不比我聰明,更何況外面有千千萬萬個比我聰明的人,憑什麼說我們不能碰政治」。

在各式媒體發達,素人當道的年代,政治與表演的界線越來越模糊。早期的政治人物的表演僅限於媒體採訪時,且有專人打理形象講稿,鏡頭前後「前台 / 後台」分野明顯。如今拜科技之賜,鏡頭無孔不入,政治即為表演,政治即為生活,果真如此,政治作為一種專業,它的定義何在?會不會劇場人更適合從事政治?畢竟劇場人能編能演要悲情要知性都可以。(推薦閱讀:不要讓同婚變成政治術語!希拉蕊搖擺不定的彩虹旗矛盾

如 Tiit Ojasoo 所言:「如果國會議員能演戲作秀,那麼我們劇場人也可以搞好政治( If the parliament can sometimes do bad theatre, we can do good politics. )

劇場介入政治, Unified Estonia 效應持續發酵

Unified Estonia的意義不僅僅在於用專業演員「扮演」政治人物(而且演得比真的政治人物更像更好)而是以史無前例的「劇場介入政治」的方式,作了一場社會實驗,成功的證明一種可能性,至此,劇場之於政治不再是被動的(被動的被審查、或是被動的接受補助),而是可以積極介入政治,光是各政黨代表出席 Unified Estonia 造勢大會,就足以證明此計畫之成功,也證明劇場人賴以為生的表演能力、策劃能力能有效的轉換於政治領域,掀起一波浪潮。

最終,Unified Estonia 並沒有註冊成為政黨,而是延續其計畫宗旨,成為一個平台,分享他們以劇場介入政治的 Know how,提供講解清晰的操作手冊,並且拍了一系列的教學影片「How to Take Power?(如何掌控權力)」,(第一集:錢從哪裡來),讓其他地方的人們可以如法炮製。劇場人之能量不可小覷,在布拉格劇場四年展獲獎之後,令人期待它的後續影響力。


video credit:NO55 Ash and Money from Teater NO99 on Vimeo.

愛沙尼亞小檔案

首都:塔林( Tallinn )
國土面積:45, 339平方公里(約為1.25個台灣)
官方語言:愛沙尼亞語
人口總數:1, 315, 271 人(約為台北市的二分之一)
人口密度:30 人/ 平方公里(台灣為684人/平方公里)
1918年2月24日 脫離俄羅斯帝國獨立
1941年6月14日 愛沙尼亞被蘇聯吞併,成為蘇聯的加盟共和國,是為愛沙尼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1991年8月20日 脫離蘇聯獨立
2004年5月1日 加入歐盟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歐盟會議佔有6席
2011年1月 加入歐元區
2007年12月21日 成為申根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