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原諒我,如果我眼中
再沒有事物比浪花更清澈,
原諒我,如果我的空間
綿延不斷無遮掩
無窮盡:
我的歌是單調的,
我的語字是暗處的鳥,
石頭和海的動物,冬日行星的
憂傷,永不腐朽。
請原諒這一連串的水,
岩石和泡沫,潮汐的
狂言囈語:這即是我的孤獨:
拍擊我秘密自我之牆的鹽水
急劇的翻躍,使
我成為冬日
的一部份,
一聲鐘響接一聲鐘響在浪中
自我重覆的同樣延伸的一部份,
寂靜的一部份,長髮一樣的寂靜,
海藻的寂靜,沈沒的歌。

——聶魯達,〈原諒我,如果我眼中〉

// 孤獨是必要的,學會自己一個人,才能享受複數的生活 

圖片來源:Vivi Gnzlz

我這一輩子
也許不那麼勇敢
走過很多彎路,
還蹉跎歲月,
讓許多歌
白白地隨風而飄。
我很少像人們以為的那樣。
但當我的心在雨後的麥田微笑,
像太陽一樣閃耀,
我從來,從來沒有
鬆開過我愛的那個人的手。

—— 我沒有鬆開過愛人的手 ◎ 莫里斯‧卡雷姆

以詩之名〉〉這一輩子,最勇敢的是未曾鬆開你的手 

圖片來源:Frank Brouwer

愛不是種職業
教養,或是其他

性不是牙科
痛楚和蛀洞的滑溜填充材料

你不是我的醫生
也不是我的療藥,

放下這個醫學憂慮,
閉嘴,仔細聽,

你的批准或是詫異

也沒有合法的必要
那並沒有違反任何一種疾病

除了你,
而這並不需要被理解

或是洗刷或是燒灼,
只需要

被一再複誦。
許我個現在式吧。

——〈是/不是〉,Margaret Atwood

// 愛情,既不是醫生也不是良藥,是一種被所愛的人允許的疾病。

以詩之名〉〉

圖片來源:Supitsara'Pam GL

晴朗的你推遠了所有的雲
在你裡面感覺被打開
曬著一時的光

——葉青,〈有〉,《下輩子更加決定》

// 下雨無妨,看見你就是晴朗。

以詩之名〉〉讀讀愛情

用一方方暫時的綠地
換來一塊塊被永久竊據的天空

用一箱箱洗髮精洗衣精洗碗精
換來一畝畝污染下陷的土地

用一條條車道、豪宅、展覽館
換來一群群流離失所的人民

如果這是市場交易的邏輯
如果這就是民主時代的常態

那麼或許有一天我終能坦然接受
那些滿載愛與期待的紙飛機,那些精心彩繪的紙船

什麼都換不回來

——鴻鴻,〈以物易物〉

// 嘿,你最想交換什麼呢?什麼東西,是你無論如何都換不回來。

圖片來源:Raghav Bilw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