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嘴王迪詩專欄,那些沒有人敢碰觸的議題,王迪詩來說。今天她談職場裡的「抽水」文化,抽水在粵語裡代表佔便宜,有時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位階不夠高還沒得抽水。聽她帶來犀利嗆辣的香港觀察。(推薦閱讀:親密有界限,遇到職場性騷擾怎麼辦?

Stella 有個綽號叫「低胸裝皇后」。這麼直接的綽號,不用我多解釋了吧。

她每天穿得火紅火綠,fine,但有必要連上班都狂 show「事業線」嗎?Oh,sorry,這個問題太無知了,當然是因為上班才要露出「事業線」呀,那是她在事業上最強的武器啊。Stella 是一個律師,只是被她這樣一「露」,我已經搞不清辦公地點是中環律師行還是KTV了。

有次在 pantry 沖咖啡遇見 Stella,她裝成生氣的樣子。為什麼我說「裝」呢?因為她非常刻意地扁起一張嘴,同時努力把兩邊腮鼓起,真正生氣的表情是不會如此卡通的。二十歲以後的女人裝萌,我看著只覺得嘔心,但有些阿伯對於中女裝萌卻非常受落,Stella 可是很懂得捉摸男人心理。

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丟下這句說話:「Ronald 那個衰公又來抽我水,真氣死人喲!」我心想,這可奇怪啦,你不是很享受嗎?當然,這「抽水」是指言語上而不是肉體上。(港式用語,「抽水」指佔便宜)

對一些男人來說,言語上抽水很多時比肉體接觸更加過癮。男人在言語上作調戲,Stella 會識趣地順著這一球的來勢回他一板,雙方一來一往,男人自然覺得非常有趣。(推薦閱讀:聽女人說,六招高級調情法

明明對男人的調戲無比受落,如今 Ronald 抽水她又擺出生氣的姿態,好明顯是要在我面前曬命,「連公司高層 Ronald 都喜歡來抽我水呀!多威風!」。我呷一口咖啡,跟她笑笑,步出 pantry,留下她繼續威下去。 一班男人圍起來的話題總離不開鹹濕笑話,雖然我不明白講來講去都是那兩個器官到底有什麼好笑。但只要不影響我,就由得他們享受沒有女人在場時候那種口沒遮攔的自由吧。

作為女人,如果「不小心」聽到男人講色情笑話會給予什麼反應呢?正經女仔會裝作沒聽見,那除非是非常猥瑣的男人,不然絕大部份我所認識的男人見女士走近都會很有默契地改變話題。Stella 聽見男人講鹹濕笑話並且搭訕!男人見她這樣 open,當然是打蛇隨棍上吃她豆腐,而這大概就是 Stella 樂於看見的結果吧。

每個女人都有自己的定位,你是怎樣的女人,男人就會怎樣對你。

有些女人可以 flirt,有些不可以。一 flirt,她就告你性騷擾。又或者一 flirt,她就以為你想跟她結婚。所以有些男人最愛 flirt 人妻,因為人妻沒有手尾,一定不會以為你 flirt 完想跟她結婚。跟人妻偷情,對某些男人來說是最自由的事。(推薦閱讀:自然而然的歐式調情:是搭訕還是誤會一場

不過,如果你以為 Stella 對所有男人都這樣 open,那就錯了。她的「慷慨」是有條件的,只會豪給那些有身份地位的男人,亦即是有可能帶給她好處的男人,或許是幫她升職,給她介紹一份筍工,利用有身份的男人為她拉各種關係。對著那些薪水低、職位低的無名小卒,Stella 會加穿一件外套,地位再低一點的她就多加一條圍巾。

我第一次注意到 Stella 對男人「大細超」是在一個晚宴上。一班有頭有面、五六十歲的阿伯大合照,Stella 風情萬種地大喊「我又影!」,然後脫開披肩,擠進去挽著身旁那個阿伯的手臂,笑瞇瞇地來個合照。阿伯看見她都覺得好 high,之後 Stella 還拿出手機,逐個逐個跟這些有錢阿伯頭貼頭影 selfie,那些男人的老婆在一旁看得眼火爆,但畢竟是有身份的人,又不好在大庭廣眾說些什麼,惟有死忍。

後來有幾個新入行的低級卒仔找 Stella 合照,呵,她居然裝作聽不見當他們透明,這個女人也夠現實了吧。(港式用語,「大細超」指的是厚此薄彼的不公平待遇)

更多犀利寸嘴,都在王迪詩《沒有你,不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