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當初對我那麼壞,憑什麼過好生活?」、「我會變成這樣,都是他害的」親愛的,你也曾在分手後,對那個他有很多怨懟,甚至希望他過得不好嗎?嘿,其實,分手後他的好與不好,都已經與你無關。你的快樂,是你自己的。(延伸推薦:提分手的人不見得都是殘忍的


 

我們永遠都有選擇的權利

桂帆三十歲時選擇了放棄經營十年的婚姻,因為前夫得了一種叫做「外遇成癮」的病。這些年,她努力讓自己快樂,努力讓自己過得有品質,也努力讓自己忘記。

幾一陣子她無意間在臉書上發現了前夫在大鵬灣開了一間民宿,老闆娘是他的新婚妻子,照片中還有一個正在學步的孩子。

她來找我,讓我看了網站。當下那一瞬間,她這幾年受到的委屈全湧上心頭,所有被錯待、被辜負的情節,一幕幕地浮現在眼前,眼淚不受控制地像是水龍頭沒關好一樣直流,心中盡是「為什麼這種人可以過好日子?」的疑問。(延伸閱讀:離開一段感情後,擁抱與原諒當時的自己

於是,我們有了以下的對談:

我把面紙盒遞給她,抽了幾張面紙之後,她深呼吸緩了緩情緒。

「你希望他過得不好?」

她皺了皺眉,認真地思索了這個問題。

「偶爾啦,也不是常常。」

「那你看到網站的時候,是什麼心情?」

「有點憤怒吧?」

「你想到什麼?」

「想到他當初再三地外遇,最後竟然連我們一起經營的補習班都不管了,搬去跟外面的狐狸精同居。」

桂帆開始有些激動。

「後悔做出離婚的決定嗎?」

「不會,因為當時我瀕臨崩潰的臨界點,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存在的價值,我必須離開才能重新來過。」

她對於自己當初的決定理由很清楚。

「那為什麼生氣呢?你還想到什麼?」

「離婚後他到處說我有精神病誣賴他,還不斷地打電話恐嚇我,要我把名下的房子過戶給他,不然就要到我上班的地方來搗亂。」

「所以你當時做了什麼選擇?」

「直接把房子過戶給他,我不想再繼續糾纏下去。」

「後悔嗎?」我問她。

「其實有點。因為如果房子在我名下,我可以狠一點,把它賣了換點現金。」

的確,工作那麼辛苦,身上有些錢可以省些力氣與時間。

「那你打算怎麼辦?」

「也不能怎麼辦,是我當時做的選擇。」

很好,她提到關鍵字了。

我接著問,「你現在過得好嗎?」

「不錯啊,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雖然沒有男朋友,但是跟朋友相聚、看電影、閱讀、旅行,其實就佔滿我的時間了,這也是我一直想要的生活。」

「所以,你前夫再婚、開民宿的事,跟你有關嗎?」

聽到我的問題她笑了,是個聰明的女子。

「那我們可以開始享受下午茶了嗎?」

我揶揄她,她顯得很不好意思。

「對了,我最近看了本書,跟你分享。」

我認識桂帆十六年了,算是她經歷婚變、療傷、復原的整個過程的「目擊者」。獨自生活的這幾年,她選擇了自己喜愛的接案工作,幾年下來已經是一個很有經驗的文字工作者;同時,她讓自己維持閱讀、運動和旅行的習慣;她開心的時候會哈哈大笑,傷心時也不會憋住淚水。

我想,她真的很用心地療癒了自己,雖然偶爾會有低潮,不過,誰沒有呢?如果不說,四十三歲的她,看起來像二十八歲。(推薦你看:家庭主婦退休的那一天,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最近讀了《不理性的力量》,你呢?」我問她。

「哈哈哈,我讀了《還好我們可以練習快樂》。這兩本書都是關於認知心理學的,對嗎?」

「很好,那我們可以針對剛剛的問題再來練習一次嗎?」

她笑著瞪了我一眼,然後我們針對她剛才的情緒問題又做了一次釐清。不過,這一次,桂帆很快就發現自己把「想要」變成「過度誇張的需要」這件事了。(《還好我們可以練習快樂》一書中的理論。)

整個步驟是這樣的:

首先,「察覺」到自己被「負面情緒」綁架了。就桂帆的例子來說,她的負面情緒是憤怒、不甘心。

其次,我們必須下決心「面對」我們「被負面情緒綁架」這件事。認知到影響我們的不是事物本身,而是我們對事物的看法,也就是我們的心態。外在事件誘發我們的情緒,使我們產生負面想法。桂帆的負面情緒來自「前夫再婚」這件事,引起桂帆「想要」有個人陪伴的念頭,如果不然,就會很孤單悲慘。而且,負面情緒讓她把「想要」變成「誇張的需要」,以至於事情的嚴重度落在「非常糟糕」的評分點上。

接下來,釐清自己的思考模式

情緒是從特定的思想而來,我們必須學習用較有效益的方式來思考,也就是「理性思考」。我們之所以會被誘發出負面情緒,是因為認知上的扭曲,使我們把一切看得太嚴重,並且預設不幸將會發生。簡單來說,「非理性信念」只會導致我們痛苦。(一起來看:不要被情緒綁架:放下憤怒,與自己和解

桂帆經過「理性思考」之後,發現「有人陪伴」這件事對她來說並非「絕對需要」,而是「偶爾想要」,而且也不是「非常糟糕」,而是「有一點糟」。

最後,我們要問自己「當我要做這輩子人生中最有價值的事情時,這個問題會帶來多大的阻礙?」桂帆的答案是「幾乎不會」。看吧,理性思考多麼有力量。

「喔,對了,那本《不理性的力量》在講些什麼呢?」

「嗯,那是一本關於人類有哪些不理性的行為,並且藉由察覺,我們可以化不理性為力量。」

「兩本書有異曲同工的感覺。喔,對了,我覺得我們應該要常見面。」桂帆笑著說。

「怎麼說?」

「你為我的寫作帶來靈感。」

「好啊,版稅怎麼抽呢?」

這場下午茶之約,起始於悲傷,結束於歡樂,是好的下午茶。

四十歲,我們可以讓自己成為老是自怨自艾的阿桑,也可以成為一個豐富的女人,你永遠都可以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