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給人冷冷形象的郭雪芙,其實內心是個很有溫度的人。在演藝圈做自己很不容易,但郭雪芙卻保有那一份真,從前習慣武裝自己,也漸漸放開了。他說,希望在乎的人能感受到他的溫暖,來看看郭雪芙的故事。(延伸閱讀:不一樣的女子團體 Dream Girls

女人,特別是漂亮的像郭雪芙這種,讓人有刻板印象:難相處,也許有點驕傲,甚至讓人輕易宣判,我不喜歡她。出道以來的人氣,除了為她帶來光環加身,也難免有些委屈和不痛快,而她一貫地哭完,繼續工作過日子。她哪是什麼高冷孤立的女神,聊天的那些時間,她像個朋友,大聲地笑,放肆地聊。

這樣的情況不太常見,拍攝當天郭雪芙一個人到現場,沒有經紀人也沒有隨行工作人員,掛著一副墨鏡,很快地和大家打了聲招呼後進休息室,有些冷,有些疏遠,「果然跟傳聞中一樣」,有人小聲說著。

拍攝時,她依舊沒有太多笑容,不過發現,對攝影師的指示與編輯們給的提醒,她除了客氣回應也會搭上一個淺淺的微笑,拍攝順利進行,拍到了滿意的照片,那份疏離與冰冷才慢慢瓦解,看見平時螢幕上熟悉的郭雪芙。(延伸閱讀:微笑看世界,世界也會微笑對你

「我希望,他們感受到我的在乎。」

郭雪芙幼時母親過世,父親離開她與妹妹到大陸工作,成長過程由「乾媽」帶大,訪問前兩天剛好是母親節,順道問了她怎麼過,她淡淡笑說,「在工作中度過了,不過有準備禮物給乾媽,母親節後,找了一個空檔回去陪她吃飯,把禮物送給她。」

這些年來的郭雪芙好像都是這樣抽離、獨自過來了,對母親節沒什麼印象,大家過節時,她總會找些事讓自己忙,「媽媽過世後,就沒有再意識到這個節日。近幾年突然想開,怎麼會忘了從小扶養我長大的乾媽呢?我很感謝她,開始會想和她一起過節。也許是生長家庭的關係,常常看別人跟爸媽一起去逛街、吃飯,而我成長階段沒有這種經驗,我不太會表達關心,跟長輩互動也很生疏,心裡的感覺很難說出口。現在好多了,我開始會擁抱她,告訴她我愛她。」

郭雪芙國中畢業之後北上讀書,很久一段時間只想獨立,不想依賴僅剩的家人,建立防備、塗上很重的保護色,在人前從不卸下心防。不過,試著變得堅強同時她卻忘了如何柔軟,以及堅強以外更重要的事。(和你分享:「一個人生活」哲學:日本女人的獨立,從小開始

從接觸模特兒開始,郭雪芙發現對演藝工作的熱情,看到的人和事也多了,這時才發現自己多年來打造出來的剛硬外殼似乎到處碰壁,「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門學問,也碰巧是我最不擅長的。(笑)我不太會跟人溝通,常被公司唸。以前我不太會打招呼,旁人覺得我沒禮貌,可是我以為來工作不太需要去社交,經紀人一直提醒我要改。(原來稍早看到的郭雪芙已經算蠻溫暖了)工作時,不管什麼人跟我聊到有興趣的話題,我就會一直聊,可是聊不來時,我就無法繼續無邊際的聊。」

調整過程中,她開始想到自己與家人的相處方式,發現忙於工作的同時自己竟然錯過了許多,「我有個一起長大的姐姐,生了一個小孩,最近和她見面發現小孩已經4、5歲了,我都不知道,這段期間都沒跟她和家人交流,時間就這樣過去了,覺得可惜,也錯過了很多。」(推薦閱讀:與家人約定成俗的默契,是最難忘的記憶

現在,她期許自己能成為一個有能力給予溫暖的人,「我希望,他們感覺到我的在乎。」

「習慣,就放開了。」

拍照結束後,郭雪芙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盤起腿,笑臉等著我發問,比起拍照時的她,看起來輕鬆自在多了。她沒什麼距離,不端架子,也不扭捏,想到什麼說什麼,有時嚇得一旁的經紀人冒冷汗。

聊到稍早的「冷酷」,以為她緊張,她笑著說那是她專心狀態的樣子,長久以來的工作習慣常讓人對她產生誤解,「以前常常有人跟公司說我沒禮貌,我卻全然沒發覺,這點後來改進後倒是還好。

反而到了後期,有段時間媒體常常有針對我的負面報導,多到朋友會問我,媒體跟我有仇嗎?我想破頭了也不知道為什麼,以前非常在意,甚至天天躲在家,在經紀人面前大哭。現在很習慣了,反而放得很開。」的確,訪談後的隔天就出現郭雪芙穿著紅白拖鞋,到醫院探視表哥的新聞,哪個偶像比她放得開?

「很多時候,我其實蠻脆弱的,尤其覺得被誤解時。我無法去解釋和陳述,無法控制的事情,像是輿論等等,常會覺得很無助又沮喪。不過一路上,學習和遇到的事情很多,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心態真的很重要,心態是好的,其實就慢慢走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