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波士頓美術館為了要讓大家更了解印象派大師莫內的作品《日本女人》,在畫作前擺上一件和服,讓參觀民眾能夠穿和服拍照留念。但這樣的活動,卻引發許多人不滿,認為這樣的舉動不但不能幫助大家了解日本文化,更有文化挪用、複製西方刻板印象的疑慮。(延伸閱讀:日本文化觀察:為什麼日本女人不管做什麼都要「可愛」?

讓民眾體驗和服的活動,成了波士頓美術館的大麻煩。

週三和服日 體驗畫作背景

《波士頓環球報》、BBC 綜合報導,波士頓美術館(Boston Museum of Fine Arts)被質疑有「種族歧視」的活動出現,原因是館方想讓民眾更了解畫作《日本女人》(La Japonaise)的創作背景,邀請大家參加「週三和服日」的活動,民眾可以在印象派大師莫內《日本女人》畫作前換上館方準備好的和服,並拍照留念。

post title

然而,這項活動開跑不久,就遭到活動人士抗議,他們認為這樣的活動無疑是把西方霸權想像的刻板印象展演出來。

亞洲人=功夫、神龍、妓女

29歲的克莉絲汀娜・王(Christina Wang),她談到身在美國的亞裔人「從過去到現在常被忽略或是輕視,例如完全不會現身在媒體中,要不然就是只能跟功夫、東方神秘的龍女、妓女等等印象畫上等號」,「這次美術館邀請大眾來試穿和服,也與過去這些刻板印象歷史一樣。」

王小姐拿著標語站在美術館內,上面寫著:「就在今天!穿上這件和服體驗什麼是殖民帝國者的種族歧視!」另一位抗議者達斯(Aparna "Pampi" Das),也談到美術館這樣的活動讓人覺得回到過去「歐洲人把非洲人裝進籠子叫人來看」的時代。(延伸閱讀:《掏空我的愛》:當東方把西方掏空,欲望與被欲望的反作用力

目前,波士頓美術館發出聲明停止了和服試穿的活動,但民眾仍可以在現場觸摸、欣賞和服。

小補充:小心,你可能「文化挪用」了!

聽起來很難的「文化挪用」是什麼?過去已有學者指出,挪用(appropriation)原指「直接複製、抄襲、採用他人的圖像作品,改變其原創性與真確性」,文化挪用的意思大略可以解釋為霸權者用特定元素來看待受壓迫一方的文化,舉例來說美國人把美洲原住民的「羽毛頭飾」(war bonnet)戴在頭上,就是典型的文化挪用。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wikicpmmons

探討流行文化網站 interrupt 也談到,不少服飾設計往往靈感借自其他文化,一般大眾在穿上這些帶有其他國家文化意義的服飾時,很可能一不小心就可能會冒犯到其他國家的民族,如果你擔心自己哪天穿和服、包頭巾或是戴上墨西哥帽時冒犯到他人,可以先自問「這樣服飾背景的國家/文化和我有關係嗎?」,「為什麼我想穿這樣的服飾?」

如果你和服飾的背景一點關聯也沒有,僅出於「我就是想好看/性感」來穿的話很可能會冒犯到其他文化的民眾。但是,如果你使用服飾的原因,是基於想教育大眾、傳達你曾體驗過的文化時,那麼就比較不傷人。

民眾:不太清楚在吵什麼

由於,抗議人士就站在離畫作和試穿和服地點不遠處,參加活動的民眾凱特琳(Katelin Hardy)接受《波士頓環球報》訪問時表示,她和這些抗議活動的人長談後,決定不去穿和服了,但她還是不清楚為什麼這些人要抗議「週三和服日」。

組織這次抗議活動的阿米斯(Ames Siyuan)受訪,她表示許多人都不斷強調他們不是種族歧視者,但她想討論的不是這件事情,她想讓大眾知道,為什麼這樣的活動會有「文化挪用」的負面效用。(同場加映:結婚就能滿足社會期待?多元成家的東方困惑

該討論西方人怎麼看東方

「我們應該和大眾談談,什麼是西方霸權看東方文化時代帶有的『東方主義』(Orientalism),以及為什麼這樣的意識形態是錯誤的。」,「他們(指館方)像是要讓東方主義更加不朽一樣,他們沒有給予任何的背景資訊,在缺乏文化脈絡的情況下邀請民眾來試穿和服,這就像是他們在說『嘿,來穿穿看吧!』,這不應該是教育大眾的方法。」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Boston Museum of Fine Arts  

莫內反諷藝術圈之作

談到促發活動和爭議的畫作《日本女人》,這幅畫作是印象派大師莫內(Monet Claude)於 1876年完成的作品,畫中的女人正是他的妻子卡蜜兒(Camille),《波士頓環球報》介紹到,當年莫內是想嘲諷當時席捲巴黎藝術界的日本風,於是她的太太卡蜜兒換上了艷紅色的和服,還用金色的假髮來點出歐洲血緣。後來的研究學者談到 19世紀時歐洲人的「亞洲癡迷」風潮時,多指出那其實是一種帶有分化和偏見的東方主義。

小補充:東方主義不好嗎?

根據《維基百科》介紹,東方主義為西方作家、設計師及藝術家對東方的模仿及描繪。以東方主義形容西方對東方的研究是有負面意思的,在「西方」的知識、制度和政治/經濟政策中,長期積累的那種將「東方」假設並建構為異質的、分裂的和「他者化」的思維。在一些激進作品中,東方甚至被認為是西方的對立面;即將所謂的「他們」(They)表現成「我們」(Us)的反面。

和服來自日本名古屋

至於仿造畫作誕生的和服,這其實來自日本名古屋美術館,日本館方想提供民眾體驗和服的機會,波士頓的美術館恰好是名古屋館的姊妹館,雙方交流了這項展件,波士頓美術館的副館長凱蒂(Katie Getchell)說,體驗和服的活動在日本獲得相當大的迴響,他們也希望波士頓人有體驗的機會。

凱蒂說:「參觀民眾很珍惜這樣的機會,他們可以看見實體的和服,並且試穿和欣賞和服上精細的工藝之美,另外這也能讓他們更可以體會畫作的背景,想像當年身為一名住在巴黎的女子,穿上來自東方的和服並讓丈夫畫下是怎麼樣的心情。」(延伸推薦:「日本女人隨時都要帶妝」背後的日本禮貌哲學!

網友:感到羞恥

藝術館的活動,也在網路上引發論戰,批評館方的網友就認為這是個失禮的活動,BBC 報導中提到,網友 Junko Goda 留言:「波士頓美術館,欣賞和挪用是不同的事情,我曾住在波士頓也很愛到美術館參觀,這次我只替你們感到羞恥。」,另一名網友 Aaron P 也寫道:「你們加諸在受影響者的衝擊力,並不會因為你們不覺得自己是種族歧視者或是你們沒有挪用他人文化而減小。」

籌辦抗議活動的阿米斯說:「我真的不知道這樣的藝術活動可以達到什麼教育目的,若要說有的話,大概就是更加深各種萬聖節變裝活動的印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