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9日凌晨3點,中國維權律師王宇在家中突然失蹤,在留下最後的訊息後,一家三口至今音訊全無。從第一個被肅清的王宇開始,中國政府陸陸續續大規模逮捕了超過一百名律師以及政治運動者,官方媒體上更直指政府的行為是「維護秩序」,時代的異議者有什麼問題?讓我們用文字把王宇以及他們的故事還給你。(延伸閱讀:人人是媒體的時代,你的媒體原則是什麼?

「有人撬門的聲音,我從貓眼往外看,漆黑一團,什麼也看不到。偶爾有低聲說話的聲音,但聽不清楚,我先生和兒子的電話都處於無人接聽狀態,他們現在到底怎麼樣了?有什麼事衝我來,為甚麼嚇唬孩子?幹這些雞鳴鼠盜的勾當!不要臉!」

這是中國維權女律師王宇在失蹤前,留下的最後訊息。

7月9日凌晨3點,王宇家中突然遭斷電、斷網,30多名警察隨後闖入王宇家中,與此同時,王宇與自己剛送到首都機場、尚未登機的丈夫和兒子失去聯繫。不只王宇本人,一家三口至今音訊全無。

王宇作為這幾天中國清肅行動中第一個被捕的維權律師,聲音卻在媒體中被隱沒,中國官方媒體紛紛將此大規模逮捕定調為「打擊重大犯罪團體」,認為這些陸陸續續被捕的一百多位律師和政治運動者「嚴重干擾社會秩序」。(延伸閱讀:反對中國政府非法拘捕!聲援中國的女權人士

「合宜的感慨喟嘆,合時的人云亦云,極端平凡又甘於平凡」——王宇這些時代下的異議者無法服膺於這樣的價值,讓我們用文字,把那些被視為「噪音」的故事還給她們。

中國最勇敢的女律師

王宇,1994年畢業於中國政法大學法律專業。2004到北京開始律師生涯,2006年和兩名律師合夥成立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而2008年5月4日,這一天徹底改變了她的人生,王宇從沒想過一起爭執事件,會讓她以莫須有的罪名入獄,更讓她從此踏上了荊棘滿佈的維權律師之路。

當時的王宇在天津西站檢票口與鐵路工作人員發生爭執,卻遭到毆打,為此王宇向天津鐵路西站派出所報警,並要求就醫治傷,但警察袒護鐵路員工,對王宇的要求不予理會。王宇對派出所的瀆職行為不滿,遂向天津鐵路公安處鐵路警務督察部門投訴。因王宇的維權投訴,天津西站鐵路派出所開始對她進行瘋狂的報復。

在王宇投訴警察瀆職事件七個月後,王宇被瀆職派出所的警察從家中帶至天津,名義上是「解決投訴問題」,卻在第二天對她刑事拘留,理由是王宇涉嫌「故意傷害罪」。瀆職派出所警察稱王宇打倒鐵路工作人員三人,並致一名男子耳聾重傷,一人輕傷。最後在偽造證據以及違反程序正義的司法報復中,本是被毆打者的王宇卻反過來以「過失致人重傷罪」罪名判兩年半刑期,直到2011年6月才重獲自由。

「我本身是受冤案的,被冤枉過,可能是這種同情心或引起共鳴吧,讓我覺得如果能爭取的話,一定要幫他們爭取無罪、或是能夠讓他們減少一些被關押的痛苦、從聲譽上能夠讓他們免受這種來自官方的打壓。」王宇曾在受訪時這樣說著。

因為遭到天津鐵路公安報復陷害,王宇體會到個人在公權力面前的渺小與脆弱,她放棄了本來商務律師的事業,轉而將目光放在公益維權案件上,致力於為中國的弱勢群體與異見人士提供法律服務。

她先後代理范木根案、曹順利案、伊力哈木案、女權五姐妹之一李婷婷案、「屠夫」吳淦案及多起法輪功案件,並曾參與2014年「建三江」案件,從不畏懼抵抗當權者蠻橫的她,被稱為「中國最勇敢的女律師」。(同場加映:【女力領導專欄】不要因為世界是黑暗的,就害怕成為那個光

踩著鮮血與眼淚的維權之路

王宇這「勇敢」之名,從來不簡單,而是踩踏著鮮血與眼淚而來。搜索著她一路而來的奮鬥,讓我想起了余秋雨《借我一生》書中的那段話:「人世間總有一些不管時節、不識時務的人,正是他們對時間的漠視,留下了時間的一份尊嚴。」 因為維權律師們這樣的不識相,讓種種抹滅人性的忍耐去成就了時間的尊嚴。

在中國作為一名維權律師,先要直接面對的是惡劣司法環境。儘管中國憲法明確規定了公民有信仰、思想和言論自由,但實際情況是,政府和司法機關往往視若無睹,以違憲的手段作為維穩政權的方法。

「司法界我覺得很混亂,沒有統一的管理啊、或者是監督啊。作為執法機關,不但不執法,而且非常嚴重的違法。我所知道,有不少地區,當地司法局就明確的告訴當地律師,不許接法輪功的案子,或是你接這方面的案子可以,但是你必須要做有罪辯護﹔公安機關可能在會見過程中,給你設置障礙。還有比如說檢察院,它就不想要給你閱卷,它就一直在拖。」沒有法治的概念,是王宇為中國司法下的註解。

在參與維權的過程中,更會受到了來自公權力的多方面打壓。王宇在幫助當事人維權的過程中,就曾多次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被抓、被打、被拖出法庭、被取消辯護人資格......在此次大規模逮捕事件之前,公權力機關就已使盡各種手段,來企圖讓異議聲音消失。

除了法治的缺乏以外,本應該是守門人角色的「第四權」媒體也往往成了官方掩飾的粉餅與打壓異己的傳聲筒。中國政府控制一切媒體,只播出所謂「政治正確」的新聞,將政府機關希望人民相信的論述傳遞出去。在不容易受到管控的網路空間,則施以自我審查,刪除「不良信息」,封鎖異議網站或相關平台,以及投入俗稱「五毛」的網路評論員進行輿論引導。(推薦閱讀:這個時代,我們需要更多說真話的媒體:女性媒體新想像 VICE

中共黨媒新華網就曾發文攻擊王宇,並利用她過去的冤案做文章,對其抹黑報導。在此之後,其他與官方相親的媒體也相繼打著同樣撻伐王宇的旗幟。

事情從新華網一篇無署名文章《女律師打人致聾被判刑,拒不執行判決仍四處接活》開始,之後人民網、央視網、環球網,及其他社群網站、公安微博等媒體紛紛轉載。全文內容除了重新起底王宇當年背離客觀事實的冤案以外,還評論她是「張口法治、人權、正義,到處打著『維權』旗號活躍逍遙」。

幾大官媒聯合抹黑王宇,種種字眼就像文革時期的大字報。讓我們看見了中國政府如此在意異議聲音在媒體上的呈現,是因為真實的中國有太多需要掩蓋的黑暗面,中國政府所展示的「中國」往往只是幾個「現代化櫥窗」,只是不到15%總人口的生活狀況,與全面真實的中國社會相差太遠。

儘管如此,王宇從來沒有放棄過作為一名律師應有的操守和堅持,即使是面對中共官媒針對她當年冤案的大肆攻擊,她僅僅用:「不懼怕」三個字做了回應。

「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是即使微弱,我希望也能在人權、言論自由方面起一點點作用。」王宇曾這樣說過。

一切傷口都保持著溫度,一切溫度都牽扯著疼痛,一切疼痛都呼喚著癒合,一切癒合都保留著勉強。

從美麗島到島嶼天光,臺灣正在走過種種拉扯的騷動,而根據中國人文政治作家余杰比擬,中國才剛要進入「美麗島時代」,從這次的大規模逮捕事件,讓我們看見了如王宇這般用傷口去交換人權的異議者,是時代的噪音、時代的疼痛,更是時代微弱卻堅定的意義。

 

參考資料:來源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