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從古至今,旅行總能帶給我們一種嚮往,踏上旅程就能找到人生失落的意義。我們嚮往的生活總是在遙遠的彼方,彷彿當下的生活永遠都不夠好。親愛的,你也有想要藉旅行逃離現實的這種念頭嗎?帶你重新感受生活,不再執著於出發的意義,或許生活總在他方,但至少幸福可以在當下,就在自己身上。(推薦閱讀:培養感謝「平凡一天」的能力,不錯過生命的美好瞬間

初夏的加拿大蒙特婁,完全符合我對她的美好想像。這幾天剛好是她們的Mural Festival,主要幹道Saint-Laurent Boulevard封了街,讓商家隨意擺攤位。連續五個街口,有著陶醉在自己薩克斯風的街頭藝人,歐式的露天酒吧,和打扮前衛卻又令人感到舒服的少女們。她們邊哼著法語歌,邊與身邊的朋友們打鬧。

我漫無目的的在街頭亂晃,見到好久不見的葡式蛋塔,便停下來買一個,解解嘴饞。下雨了,為了躲雨便跑進最近的一家可麗餅店,吃著有點過鹹的鮭魚可麗餅。我看著只吃了一半的食物,心裡還是覺得西雅圖附近那家好吃,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人的關係?

回到短租的Airbnb住處,熱情的女主人N把家裡佈置得溫馨卻又不失典雅,第一眼見到吊床我便二話不說地躺著休息。聽著雨聲,三十一歲的她和我聊感情、聊人生,看著旁邊的貓咪慢慢地睡著。(延伸閱讀:最苦的不是生活,而是失去生存的樂趣

這就是我想要的旅行。浪漫的,一個人的旅行。

以前去旅行,總是要編個很矯揉造作的理由。為了去看世界,去見某人,去把回憶洗淨,去靜一靜。以前我只要一心煩,就會想離開西雅圖,離開那個充滿許多人情與回憶的地方。於是我去了舊金山,去了坎昆,和好姐妹在池畔邊慢慢的把過往的故事一個個傾吐。她會心疼我身上的疤痕,這讓我感到些許安慰。

但每隔一段時間,我又忍不住想逃離西雅圖。於是去了芝加哥,去了紐約,去了佛羅里達。我總是在別人身上尋找自己旅行的意義。到底為什麼呢?是我要去的旅行,是我要迷的路,是我要嘗試沒試過的食物,為什麼老是要在他人身上找答案呢?這次明白了,因為那時候的我不快樂。I wasn't content with myself.(你會喜歡:感受身邊的人事物:自我覺察的簡單三步驟

那晚,我與N結束一段很深的對話。她說,她覺得她在我身上看到inner peace。我疑惑的問她,真的呀?但心裡其實挺開心。每個人的每段旅程都有不同的意義,這次的蒙特婁之旅是很純粹的旅行,我想放鬆心情,想要看看這座美麗的小城市。

過海關的時候,海關問完該問的問題之後,還很好奇地確認他自己沒有聽錯。你一個人來嗎?完全沒有親戚朋友在這裡?為什麼選擇蒙特婁?我說,我沒來過加拿大的東岸,一直很想來這裡體驗蒙特婁的悠閒步調。不為了誰而來,不為什麼而來。就是來,就是走,就是看,就是感受。

有時候旅行是很刻意的為了放下心中的大石頭。但其實放不放得下,與旅行沒什麼太大的關係。這是一個讓你逃避現實的好機會,然後你去了,親眼見識到沿途景色與人文風光。你用單眼拍了些壯觀的照片,說服自己心情好像開朗點了。你回家之後,心中的大石頭怎麼還是存在?

就好像張柏芝在電影「十二夜」裡對陳奕迅說的那段話。張柏芝所飾演的Jeannie在與陳奕迅分手之後,去了一趟英國,去了那些會勾起痛苦回憶的地方。最後才發現,什麼旅行的意義、她眼裡的愛情,其實全都是女孩子一個人在演的內心戲。我們對一段感情如何投射,都是各有各的說法,各有各的解釋。陳奕迅聽著聽著睡著了,因為這一切對他來說,已經與他無關。

這兩個多月來發生了很多事,不單只是你,還有其他很多很多事。我覺得自己像被人催眠了一段時間。啪一聲,突然醒來,其實我真的很不成熟,每次見到我以前的男朋友,我都覺得很奇怪,我覺得自己不可能喜歡過他們,原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然後就覺得這個對不起我,那個對我不好,其實問題是我自己。

和你分開之後,有段時間我很恨你,恨你狠的入骨。我甚至覺得,我對你那麼好,你有什麼理由不要我?我那麼喜歡你,你沒有理由這樣對我。所以我可能說了一些我不應該說的話。只是因為,我要你一樣不開心。而原因是因為你傷害了我,但是沒想到,原來根本不關任何人的事。所有的一切,皆因我自己不夠成熟。

之後我去了英國,一下了飛機我就想哭,因為我記得你說過,如果以後你真的拍拖,你一定會帶你的女朋友去見你以前的教授。然後你就問我,我們什麼時候過去。現在我到了,但是只有我一個人。我在火車站下車,去了你的大學,我突然覺得你好遙遠,我很怕,你怎麼變得那麼陌生?如果連這種感覺都沒有了,那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到了第三天,我又去了你的大學,我坐在你宿舍的飯堂裡,我想像,你曾經在這裡出現過,然後我就哭了,是不是我不夠好?我坐火車去倫敦的時候,碰到一個從香港來的男孩,他問我是不是來旅行。我說是的,他問,怎麼不見你有相機?於是他幫我拍了一張照片,他說回到香港會寄給我。

昨天我收到相片了,他在後面寫著:給我哀傷的朋友。然後電話響了,我突然覺得,那個電話是你打的,於是我拿起電話,但是沒有聲音,一會兒就掛斷了,我覺得,一切都應該完結了。突然間,我的感覺全都回來了,就好像四年前,我剛剛畢業,搬出來住的時候,所有東西,都是剛剛開始。(同場加映:愛上一朵玫瑰的任性:小王子教我們的六個關係課題

突然間,我的心不再疼了,我也不再不開心了。我的心好像跑回來一樣。我覺得自己可以重新開始,我曾經想過找你,給你寫過很多信,但是都沒有寄。因為我告訴我自己,如果要找你,是為了想讓你回心轉意的話,我就一定不容自己那樣做,因為我不能讓人家再這樣對我。我跟HEMAN說,我想找你告訴你,我已經不再在乎你,她說,如果不緊張,根本就不用找,我說我不想讓你覺得,我沒有你就不可以,HEMAN說,算了,JEANNIE...你鬥不過,你鬥不過。

我知道,所以我不再鬥了。我只可以說,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你。然後很傷,很傷,很傷心。然後,我希望有一天,我不再傷心,可以重新開始,我一直在等這一天,希望快點到來,而這一天終於來了。

我感到旅行的意義好像不再那麼重要了,至少不再像曾經那樣呼天搶地的重要。我愛去哪個城市,愛爬哪座山,愛駐足在哪幅巨作之前,愛停留在哪一個攤位,愛在哪家餐廳填飽肚子,都不需要找理由,也不需要解釋給別人聽。每個人各有所好,也各有自己出走的原因。(延伸閱讀:女人迷獨家專訪:肆一帶你看見旅行的意義

希望哪一天,我也不要再為過去的人事物而找尋旅行的意義了。踏遍世界角落原是自己的事,也從頭到尾都是自己的事。

當然若幸運,也會希望可以像IG裡#Followme那對情侶一樣,有另一個人和我一起去看世界,一起用雙腳寫下兩個人的故事。那一定會是個很美、很美的故事。

 


七月專題,小姐去哪兒,一起來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