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主題【小姐去哪兒,台灣,是最近的遠方】我們談論在地旅行,也推敲旅行的意義!作者海苔熊說,出發旅行之前,思考旅行是為了滿足快樂的「定義」還是填補空白的焦慮?當我們覺得日子越來越匱乏,閉上眼睛想著旅行,問問自己什麼是你內心的初始風景呢?

前幾天我和胖胖貍談到了一個非常有趣的觀點:「台灣人的心靈,罹患了一種貧瘠的疾病。關於快樂的定義,已經,窮得只剩下美食和旅行。」*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現在網路上的文章會被美食和旅行所淹沒?吃飯前總是要先餵飽相機、到了旅遊的景點之後,「好美噢!」的讚嘆尾音還沒結束,就拉著身邊的人去自拍,然後用大大的臉和胸部去遮擋美麗的那些風景,當手機臉書滲入我們的美食和旅行,我們究竟還剩下什麼呢?(推薦閱讀:旅行的孤獨感,來自連不到網路?

過動時代

「這是一個過動的時代,」心理師呆呆鴨跟我說。

「我們透過瀏覽快速而短暫的臉書訊息,養成我們不斷缺乏的注意力。有些人變得只能看八百字內的文章、留十個字以內的留言、當塗鴉牆滑到已經有太多重複的時候,就打開免洗的手機遊戲玩,而這些遊戲通常在一個月之內就會被刪除,反正還會推出更多的免洗遊戲。」她說。

為什麼我們要選擇過這樣的人生呢?當我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一陣像是名偵探柯南式的閃光穿過我的腦門,我突然想起和一個孩子聊到他的網路成癮。

「聽起來你的手機遊戲都玩不久,那為什麼還要下載來玩呢?反正馬上就會刪掉了不是嗎?」我問孩子。

「因為無聊。」他無感動地說,繼續低頭滑著他的臉書。 有時候「無聊」這兩個字,背後其實藏著很多意義。或者說,當你不想再感受自己的時候,無聊的感覺就會產生。(同場加映:瘋狂比較、人手一機、媒體亂象:漸漸與世界脫軌的台灣

逃離症候群

「有時候我們社會議題的關心,只是源自於對自我議題的逃離。」

我們活在一個可以輕鬆逃離自己的時代。當你感覺「無聊」的時候,你可以低頭滑手機、遠端祈福、甚至很諷刺地在一段「感同身受留言」之後,立刻去看一段搞笑的影片。

當社會參與變得容易的時候,我們就很難區分,參與者對事件的理解程度與決心。當我們的世界只剩下讚和點擊率,我們還能擁有什麼更深刻的東西?(推薦給你:臉書不分享也快樂!開心與不開心都是自己的人生

我們除了犧牲對於社會的深刻,也犧牲了對於自己的深刻。穿梭在大量的訊息之間、每個都參與一點點、但是又不涉入太深,有一個很棒的好處是:你終於可以藉此逃離自己的議題。

只要低頭滑手機,你可以不用去想目前糟糕的感情關係、不想提起的家庭問題、應該要做但卻一直拖延的工作、早就下定決心但是從來沒有執行的夢想等等。

更棒的是,透過對塵暴、醫療糾紛、明星出軌等等議題的關心,你可以躲在別人的議題裡面,安心的不去想起自己的議題。看起來你好像很關注這些社會議題,但事實上,你可能是透過和社會議題的連結,斷開與自己的連結。(推薦給你:塵暴事件給媒體與個人的五個反思

可是這畢竟不是永恆的解決之道,所以當你在搭捷運、等紅綠燈、等人、等電梯、等開網頁的時候,那些被壓抑的、關於自己的議題又會湧現。於是,所有的人生留白對你來說都是一種焦慮,你不敢停下來,因為只要停下來,就得思考到自己。

「如果發現自己是逃離症候群,那該怎麼辦呢?」我問呆呆鴨。 「停下來,深呼吸,在心裡默數六十秒。然後抬頭,看看身邊的人事物。嘗試去感受這一刻全部的當下。」她說,好像是禪師會講的話。

「這很不容易,尤其是剛開始練習的時候,你會很想要逃離,很想把手機拿出來滑、很想在開始吃飯之前就拍照、很想要在還沒有好好的體驗之前就上傳照片。可是當你嘗試過幾次之後,你就會發現其實並沒有這麼困難。或許,你可以先從小的旅行開始,不要帶手機,只帶著你自己。」她繼續補充。(推薦閱讀:科技讓我們更孤獨嗎?

找尋你心目中的初始風景

「如果閉上眼睛就能旅行,什麼是你心中的初始風景?」

日本學者八城薫說,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初始風景,那或許是你心靈深處,最初也,是最後的一片寧靜。

於是,我也試著嘗試這種方法。當我閉上眼睛,第一個看到的是一道長長的河岸,河面上波光粼粼,風吹著水波紋,偶爾幾隻水鳥略過在河面上親吻。

睜開眼睛之後,我只帶了自己,信步走向最近的河堤。在朦朧的新北大橋上,陽光灑在我的肩膀,我才發現世界上最美的地方並不是遠方,而是你心中那個,尚未崩壞的地方。


七月專題,小姐去哪兒,一起來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