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在報導一則名畫遭竊案時,一句「陳澄波本人,也是相當緊張」讓 TVBS 主播華舜嘉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攻擊與謾罵,甚至遭到停播兩周處分。同為主播的呂若潔想要和大家分享他對這件事的看法,究竟媒體有沒有失言的權利?(延伸閱讀:NCC 護航中天新聞的背後省思:我們該期待什麼樣的媒體

最近一起畫家事件的口誤,引起軒然大波,這位被罵翻的主播同業,曾經在幾年之前跑線的時候遇過,印象中她是一位認真的採訪記者,如今因為上主播台的一句口誤,我想這位畫家的名字,在網路上,可能會和她一輩子連在一起!

的確,播錯了就該認錯,因為真的就是說錯了,但是網路上的謾罵,有些真的太無限上綱了吧?這陣子,大家似乎以罵媒體為樂,千錯萬錯,都是媒體的錯?是這個概念嗎?我想問的是,正當大家都罵媒體出錯罵得很開心的時候,回想自己,就不曾在工作上犯錯嗎?


(圖片來源

最近看了很多文章,很多所謂的專業人士,跳出來罵媒體不專業。說實話,你可能不知道,被你罵的記者,平常可能根本不是你的專業領域的採訪者,可能是因為一時新聞量太多,所以不得不來臨時支援?

電視媒體也沒有那麼多時間去完全弄懂你的專業,而是得在很短的時間之內,迅速的採訪、蒐集、整理新聞資訊,然後以最快的時間,力求正確的傳遞出去。有的時候你以為的世界,只是媒體處理大量資訊的一部分。(延伸閱讀:這個時代,我們需要更多說真話的媒體:女性媒體新想像 VICE

快速而大量的處理新聞,才是電視新聞的專業、好嗎?(至於深入的專題新聞報導,通常會放在特定的新聞節目中播放)

當然,媒體環境已經不同以往,不可否認每個行業都有一些奇葩,常常會犯下一些很令人傻眼的錯誤;每個行業,也都有一些特別不認真、或是素質特別低的人,但真正的媒體人跑新聞,尤其是碰到重大事件背後的拼命,並不會輸給令人尊敬的醫療人員的!

像是這一次的八仙,我的臉書就看到無數的新聞同業,銷假回去上班,大家也是抱著很沈重的心情在採訪;再舉例來看,我認識的一位年輕攝影記者,入行沒有太久,但他願意遠赴災區,像是前進尼泊爾拍攝震災的第一手畫面,不用提現場死傷無數,樓房倒塌,還有傳染病的風險,光是住宿的旅館就完全停水,好幾天攝影記者用一瓶礦泉水洗澡,也沒有水可以沖馬桶,在這樣的環境下,還要趕著把即時新聞畫面傳回台灣,可是你問他下次還願不願去災區採訪?他還是義不容辭!

很多新聞人是靠著熱情在撐,希望大家不要因為某些新聞出了一點錯,所有媒體的努力,就被抹煞,有的人還說「不讀書、長大就去當記者」這種話,聽了真的很傷人。謾罵的聲音太多,工作又真的很累,很多優秀的媒體前輩,部分已經離開,未來可能還會有更多人覺得不如歸去,這樣下去,也只是惡性循環。(一起來看:希臘人民捍拒紓困案:「今天的NO是民主歐洲大大的YES」

除了愛罵,最近我還常常在網路上,看到有人抱怨,台灣的新聞台都沒有國際新聞,還會特地提到希臘阿、美債阿、升息阿等等幾個關鍵字,或是 PO 上一兩個專有名詞,就想嚇唬人,要談希臘嗎?那你覺得希臘會不會退歐?機率有沒有破五成?為什麼?希臘退歐之後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德國要這麼強硬?這樣風險性資產還能買嗎?

一連串的問題,其實就算你一題都無法回答,我也不會在網路上罵你什麼,因為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專業,你一定懂很多我不懂的東西,但我最看不下去的是,很多人在抱怨新聞台都沒有國際新聞的同時,好像覺得自己就比較優越?!其實國際新聞可以無所不在,只要你願意去看!

以前我們都抱怨說,尼爾森的收視率綁架了台灣的電視圈,但說到底,尼爾森的收視數據畢竟還是只有業內人士看得到,也有不少人抱怨尼爾森的調查收視用戶樣本有限,還可能向社經地位中下的家庭傾斜,所以收視口味都比較低俗,而電視台為了營利,也只好配合製作相關口味的節目/新聞,來衝收視率,變成一個向下沈淪的循環。(延伸推薦:「中國好聲音」爆紅!為什麼台灣的綜藝節目讓人想轉台

但是,現在網路媒體也很發達,不用收視樣本,因為每一則新聞的點閱率,就那麼公開而血淋淋的在那裡,隨時可以查看、也很難隱藏,我隨手打開了蘋果日報的 APP,截了兩張圖,兩則新聞一則點閱率28萬次,另一則國際新聞4萬多次,點閱率差了近7倍,也就是說,出這兩則新聞的績效,就差了近7倍!(我還選了一則最熱門的國際新聞,有一些國際新聞的點閱率,甚至只有辛酸的幾百次。)

 

當千夫所指,大家都在大罵媒體低俗、沉淪的同時,是不是也要想想,究竟台灣閱聽人的收視口味,出了什麼問題呢?新聞走向的確會被收視率影響,就像是你工作不免要追求業績一樣,所以你收看的、點閱的每一則新聞,其實都正在決定台灣新聞的未來樣貌。別再罵了吧,想要耳根清靜一些,就讓我們從支持好新聞做起:)

作者為非凡新聞台「財經八點檔」主播呂若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