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你會喜歡:

當我們愛這個世界
才算是活著

We live this world when we love it.

——泰戈爾,《飄鳥集》

// 親愛的早安❤我愛我自在節這一天,讓我們一起重新學習體貼自己、理解世界,擁抱活著的每一刻。

圖片來源:jade lu

我該把你比擬做夏天嗎?
你比夏天更可愛,更溫婉:
狂風會把五月的嬌蕊吹落,
夏天出租的期限又太短暫:
有時天上的眼睛照得太熱,
他金色的面容常常變陰暗;
一切美的事物總不免凋敗,
被機緣或自然的代謝摧殘:
但你永恆的夏天不會褪色,
不會失去你所擁有的美善,
死神也不能誇說你在他陰影裡徘徊,
當你在永恆的詩行裡與時間同久長:
只要人們能呼吸或眼睛看得清,
此詩將永存,並且賜給你生命。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第18首〉,《致羞怯的情人─四百年英語情詩名作選》

// 你像夏日一樣有朝氣,又比夏日綿長。

以詩之名〉〉當我們談起愛

撩起你心底輕愁的是海上徐徐的一級風
一個小小的潮正拍著我們港的千條護木
所有的船你將看不清她們的名字
而你又覺得所有的燈都熟習
每一盞都像一個往事,一次愛情
這時,我們的港真的已靜了。當風和燈
當輕愁和往事就像小小的潮的時候
你必愛靜靜地走過,就像我這樣靜靜地
走過,這有個美麗彎度的十四號碼頭

——鄭愁予,〈夜歌〉

// 以詩之名〉〉每一盞都像一個往事,一次愛情

是你讓愛復活 是你讓我心中的荒涼轉熱
是你讓我成為我
我在你的眼睛深處看見自己的形象

你說你喜歡樹
看見一片落葉 就可以看見整座森林
看見那個生那個死 那個無盡的無盡

你讓我明白愛你是如此莊嚴的事
你也讓我明白 對你的愛會蔓延 成災

你說我們應該和往事和解
和往事一起坐下來 喝杯茶
這我沒忘

——鍾文音,〈愛你的往事 〉,收錄於飲冰室茶集──以詩歌和春光佐茶藝文館第十六

以詩之名〉〉閱讀鍾文音 

圖片來源:Abby Rockwell

我在十字路口停下來,等你
希望你會跟上來,詢問
我再小聲告訴你
這裏是我生命轉彎的地方

很久了,我僅有的夢境遲緩地
自黃昏的櫥窗裏浮現──
你正飛快地奔跑,我跟在後面
撿拾你一路遺落的珠寶與首飾
把它們一一拋入相互撕扯的浪裏

而月亮偌大地自海面昇起了
一朵雲飽蓄著月光沉降,和平地灑下銀色的雨水
你手指著,喘息:曾經一個小孩在那裏走失了......
是啊!我想:是你嘆息的潮水
掩去了他身後的足跡......

於是我們沉默著互道再見
彷彿你是遙遠的一道霓虹亮麗,在西門
鬧區複雜喧囂的巷弄裏,沉默著
我堅持,只是沉默不告訴你
曾經,我在生命轉彎的地方等你

——陳克華,〈我在生命轉彎的地方〉   

// 我在我生命轉彎的地方,等你,即使我們終究要別過身,也不忘記相遇的燦爛。

以詩之名〉〉再見,也是另一個春天

圖片來源:Chris Ko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