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女人迷」?女性媒體網站、一群喊著要「多元流動」的女生?女人迷從哪裏來,又將陪伴我們到哪裏去?這星期開始,女人迷 CEO 張瑋軒的女力專欄,帶我們看見女人迷的前身後路,看見——你就是那個女人迷。(推薦你看:

今年是女人迷的第四年,這四年多來,我們從 「沒有人看好的異類者」 (outlier) ,到很多人「沒想到我們可以完成這些和那些的異類者」。寫在 525 我愛我自在節活動的一個月後,因為心中有太多感觸,寫在上週美國最高法院對於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判決之後,因為心中有太多激動,寫在八仙樂園人災悲劇之後,因為心中實在有太多沈重。但這些事情,讓我一直在想,女人迷是怎麼走到今天的?我也不斷,我們應該如何走得更遠更好,如何帶給這個世界更多正面影響力?我相信關鍵在於——堅持自己並追求卓越的精神。即使,這樣的堅持和追求,會讓你非常孤獨。

創業,是認識自己和這個世界最快的方式。 認識自己,因為你必須對自己絕對的安靜,絕對的誠實,因為自欺欺人幫助不了你。 認識世界,是因為你會發現什麼叫做現實、什麼叫做殘酷、什麼叫做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但無論如何我堅信:做自己是絕對唯一的選擇,即使這個世界是血腥而殘酷的

我們三個創辦人在 26 歲的時候,在我們零人脈、零產業知識 (Know-how)、零家世背景、零經驗的狀況下,只因為一個簡單的起心動念——我們想要在亞洲做一個有性別意識的媒體 (gender perspective),我們想要帶給大家多元思考刺激,希望無論男人或女人都能自己定義自己,得到生活的自由。就這樣,我們從零開始,拿過去工作所有積蓄,我也青年貸款,沒有任何背景資源的投入一個夢想。(推薦閱讀:

但也許是因為島國環境,也或許是因為台灣創業生態圈在我們四年前創業的時候尚未蓬勃,也可能因為我們從未加入任何加速器或培育中心或參加任何青年成長計畫(如 YEF 或 AIESEC),因為女人迷一開始就說出我們想要改變台灣、改變世界的狂語,也或者是當時真的太少女生在互聯網行業中創業,我們從一開始,就是異類者,女人迷不屬於任何一個圈圈,所以在這條路上其實特別辛苦。

我遇過前輩大老在眾目睽睽之下,別人引薦的場合直接當面對我不屑一顧地說「我為什麼需要跟你講話」; 我遇過超成功女性創業家笑笑地跟我說「你要不要趕快收一收,你們絕對做不起來」; 我遇過同輩創業團隊伺機找各種可能批評鬥爭、排擠封殺我們,威脅我們的作者不准在女人迷發表論點; 我也遇過認識的人找到機會便落井下石,用幾乎是網路罷凌的方式攻擊我們。

我也遇過無數 「關心」:「女生就應該在三十歲之前找到好人趕快定一定,創什麼業?」 我也遇過許多懷疑「女性網站可以改變什麼世界?」 遇過抄襲者說「呵呵,我老闆直接打開你們網頁叫我直接抄你們的設計/文案,你要高興被致敬。」(同場加映:

還遇過知名網站抄襲女人迷,還能臉不紅氣不喘的說「我們用你們的文章還可以幫助你們的流量,不要小題大做」 甚至毀謗「聽說你是因為漂亮/很會撒嬌,才可以談到很多合作?」 甚至笑話「你們在辦家家酒吧?你真的覺得亞洲女生需要女人迷嗎?亞洲女生都只是想找有錢人而已拉。」甚至威脅「不給我投資?那我就做一個跟你們一樣的。你應該知道我背後有多少資源吧?」 喔,對了,我有提到,我還聽過對我人身安全的威脅嗎?

無標題

幾年前,當我第一次發現原來這個世界跟我以為的不一樣的時候,我很挫折,我很沮喪,很想解釋一切,或是憤怒為什麼有人可以這樣對我們?但我開始理解我過去的假設,假設這個世界是善良禮貌溫柔這件事情也許是錯的,這些年的經驗,讓我明白其實大部分時刻,世界是噬血而且殘酷的——大部分的人,其實並不真的希望別人比自己好,大部分的人必須依靠打壓異類者來得到自身存在的快感與滿足。

女人迷一直都是很異類的存在,所以簡單來說,我只有兩種選擇,一種是按照世界的遊戲規則玩,一種,就是承認世界的確黑暗,但我們還是堅持用自己的方式,用自己與眾不同的方式去面對這個世界。

我很開心我選擇做自己。

我選擇做自己,我選擇堅持初衷、我選擇信念、我選擇善良。於是我不憤怒、我不哀傷,我不解釋,我甚至不害怕,我只想專注的追求更好的自己跟女人迷。我只想要好好珍惜與感謝,那些所有曾經的鼓勵建議和所有的幫助,因為我深刻明白,那些善良絕絕對對都不是理所當然。我選擇專注做好,真切感謝,然後盡力回饋。

最重要的是,我學會的是,你不能因為世界都是黑暗的,就害怕成為那個光。堅持善良是很孤獨的,因為你會跟大家都不一樣,所以這個世界會盡一切力量熄滅你,熄滅你的特立獨行,冷嘲熱諷你的與眾不同,你會覺得你一無所靠毫無歸屬,但是我只想說,堅持善良也許孤獨,但即使孤獨但卻快樂。因為你知道你在接近的,是一個更好的自己,你是真正的為自己而活,而不是為別人而活。(延伸閱讀:

無標題

(編輯插話:當她看見有人站在台上發光時,總會露出這樣溫柔的眼神。)

當有人恐嚇,說要抄襲我們做另一個女人迷,我微笑,然後,這些年不知道倒了多少「假裝女人迷」,但我們還在這裡。 當有人嘲笑,說亞洲女生都有公主病不需要女人迷,我微笑,然後,我看到 525 我愛我將近千人為自己站出來真情投入的女孩們。 當有人諷刺,說這麼強調團隊文化沒有用,每個人都應該可以被取代,台灣年輕人沒有能力沒有抗壓力的時候,我微笑,然後,我看到我們團隊每個年輕面孔對自己卓越能力的追求,面對高薪挖角無動於衷,只因為大家都相信女人迷的價值跟使命,相信我們真的做得到讓這片土地更美好。

當有人建議,說我們要強打正妹創業才能有媒體曝光,我微笑拒絕,女人迷堅持一步一步慢慢累積現在的上百萬讀者。 當有人懷疑,說台灣市場太小,不需要另一個女性媒體,我微笑繼續堅持,然後今年 525 的聚會上我看到來自亞洲各地的讀者熱情的說:「我特別從香港飛來,就是要支持你們」、「我從高雄上來參加,等一下就要坐高鐵走」、「我從日本特別回來參加,幸好我有來」、「我從北京來的,我們沒這樣的活動。」(同場加映:

我很開心無論有多少黑暗時刻,我都還能夠微笑繼續堅持下去。我們的團隊都是這樣的堅持做自己,堅持我們的格格不入。在無數個睡不著覺,在無數個抱頭痛哭,在無數個崩潰日子之後,我們還能微笑堅持做自己,做著女人迷。

剛好前幾天收到一個創業前輩寄給我的信:「還記得當年我說『沒想到妳們還活著...』。現在我要說,你們很厲害,不僅還活著,而且活得有模有樣,欽佩妳的勇氣、視野跟格局,這樣的大格局,這樣的勇氣,說真的,我現在覺得你是真正的創業家,稱得上叫做 CEO。期待你們下一步的發展。女人迷 womany 註定會在台灣(及華人)的女性創業史跟影響力留下深刻的足跡。」收到信,不喜不憂,我只覺得,深深感謝這一路上的那些沒想到沒看好甚至惡意的,因為這只會讓我想要變得更強壯,讓我更想要用不一樣的方式帶領團隊,讓我隨持保持警惕,讓我知道我要用盡一切力氣努力,雖千萬人吾往矣。(推薦閱讀:

最後送給你,我非常喜歡的編劇 Graham Moore 的奧斯卡得獎感言:

“當我十六歲的時候,我曾經試圖自殺。因為我覺得我非常奇怪,我很格格不入,我覺得我毫無歸屬。但今天,我站在這裡,我想要把這個時刻獻給覺得自己很格格不入的小孩。是的,你很不一樣,你與眾不同,但當時間到了,當你站在你發光的舞台上的時候,請你分享這個訊息給下一個人。

At 16 I tried to kill myself because I felt weird, and I felt different, and I felt that I did not belong. And now I’m standing here, and I would like this moment to be for that kid out there who feels she’s weird or she’s different or she doesn’t fit in anywhere. Yes, you do. … Stay different, and then when it’s your turn, and you’re standing on this stage, please pass the message to the next person that comes along.” --- Graham Moore

做自己是唯一選擇,無論這個世界有多血腥和殘酷,無論這個世界多想同化你,做自己就能與眾不同,做自己能讓你心滿意足,真正的活著,因為你是為自己而活,而不是為別人而活。

無標題

(編輯插話:在525自在節的活動現場,這位女孩勇敢的站上台說出自己的脆弱,瑋軒給了她一個擁抱。)


職場女力問答區
,聽你說也替你解答